人心險惡

68年次的女生
跟我哥哥一樣大…..
已經自殺兩次
家人為了保護她
讓她辭掉工作在台中家休養

那天夜裡
是母女間的心電感應吧
眼皮猛跳 坐立難安
找到鑰匙打開鎖住的房門

燒 碳

彎彎睫毛旁 清秀臉龐上是張牙舞爪的燒燙疤痕
那烙痕
想必也深深烙在母親的心上

再一次的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年輕的病人總是擁有很多的關心
來自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叔叔伯伯阿姨姑姑
每到會客時間絡繹不絕的人潮佔滿整個病房
總是要準備一包衛生紙
提供家屬擦擦淌淚的眼眶

這天大夜
正在與一個血壓掉的奶奶博鬥
突然門鈴響起
「我是萱萱的家屬,我想看看她」
現在?半夜三點?有沒有搞錯?
進門的是一個小姐 戴著口罩
自稱是病人的乾姐姐
進來後問東問西
問其他家屬的反應
是不是要繼續急救或是放棄
她說 要盡力維持她的生命
就算是變植物人 也有保險可以給付

她止不住的眼淚
大把大把的掉
在床旁臥著病人的手
不斷的叫她加油
鼓勵她快點好起來
雖然隔壁奶奶血壓依然沒有起色

但 看著沒有血緣的乾姐姐的關心
仍感到一絲絲暖意與溫馨

交班給白班學姐時
告訴她我昨天的感觸

「搞不好是保險業務來刺探軍情
過來了解疾病程度,看可不可以少賠一點

…….保險…..刺探軍情……..少賠一點……….

人心險惡嗎?…………………我輸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