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解

會客時
她大女兒眼中盡是不解的問我
為什麼這麼久了
她媽媽還是一個無解

呼吸衰竭的阿姨
被送到加護病房
因為要隔離而收到我們病房
剛上來時
阿姨是醒著的
很虛弱 但是會點頭搖頭
也許是插管壓迫
她的嘴唇已經破到看不上面的皮
像是小丑誇張的嘴巴
一大片 紅紅 不斷流血的傷口
這很高難度
因為每次清嘴巴就會流血流不停
白色的紗條和紗布
不斷被鮮血染紅

當然有擦藥
這不用懷疑
只是為什麼會破成這樣呢?

慢慢的
嘴巴的傷口縮小了
也不會總是溼溼黏黏
參雜黃色紅色的分泌物
感染情形也好轉
血液培養是陰性
有機會轉出急性加護病房
可以到慢性病房慢慢拔管


翻開尿布卻看到大量血便
一天高達2000cc的血液
是鮮豔的紅 從肛門像大逃難的奔出
源源不絕
又緊急排了血管攝影 結腸鏡
發現她的腸道黏膜也都是潰瘍
止住了大條血管的出血
還是有小血管在漏

偏偏這時阿姨開始有手腳抽動
也不理人了
神經 血管 肺部 再加上她長期洗腎
情況急轉直下

會客時
她女兒看著我的眼神
那種不諒解 那種無力
我知道她很想有個答案
需要一個理由解脫
我看著她 我沒有辦法讓她放心
她說的對
我們沒有給她答案
因為我們自己也沒答案

我們只能解答已知
偏偏有太多的未知
曾聽過某個主治醫師說過
“人要做神的事 太辛苦了"

真的 我們也是很平凡的平凡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