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看

聖誕節的早上
送走了來自金門的阿公
肺癌在台灣打化療
想說趁身體好一點
回老家看一看
卻在金門被送進了醫院
也不知怎的意識喪失
在金門的醫院不太清醒的過了幾天
家屬說
血小板太低 要補個血
也要等到隔天
乍聽之下
真的很訝異
台灣醫療分佈不均
常有所聞

輸血需要等到隔天
這 很扯

不管怎樣
阿公還是坐飛機回到了台灣
送近我們醫院時
血壓只有八九十
補了水打了升壓劑
血壓慢慢回穩
心跳也正常了
七八個家屬擔心緊張的在旁團團轉
心疼阿公碰一下就不斷皺眉
感覺就是很痛的樣子
但意識不好血壓不好的病人
能給的止痛藥不多
也不能一直給
家屬就更擔心更緊張

在平安夜裡
阿公突然不斷的抽痙
一下臉一下腳一下手的
發高燒
情況整個掉下來
醫師向家屬解釋後
他們決定要讓阿公回金門
讓他回家
要在真的還有"心跳血壓"時
回家

也許阿公也聽到要回去了
在等救護車離開前那一刻
心跳掉下來
因為家屬要阿公"有心跳"的渴望
又經過一個完整的心外按摩和電擊的過程
就只為了讓他"有心跳"

有時會想
如果是我
我會希望在醫院因病死亡
還是堅持那一口氣留到家
而被電被壓被插管呢?

如果是你呢?
你是怎麼想的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