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

阿公已經是肺癌末期了
在家人的期待下插了管做最後一博
意識已經喪失了阿公
看不見也聽不見家人的聲淚俱下

典型的過度關心的家屬
一大群
不斷重覆問著同樣的問題
手腫 意識 腹脹 敗血症
一天要回答七八次
帶來一大堆偏方
有美國認證的營養食品
有南部祖傳的中藥秘方
或深山高僧的祈福聖品
中西合併 外服內用
每次會客光解釋藥物彼此會有作用
不應該混著用 或許會產生無法預期的副作用
後果沒人能負責
也許是想盡點力吧
大家都努力的要阿公好轉

最後阿公還是走了
家屬當場崩潰 泣不成聲
但卻遲遲不將阿公帶走
他們說 阿公生前最愛幫助人
希望能將器官捐出
癌末的病人 只剩眼角膜可用
呼吸器規則的打著氣
不看他的眼神和臉色
彷彿這位慈愛的阿公還活著
只是熟睡了 只是在休息
但他卻是在等外科通知
將眼角膜取下

最後一刻了
願意再在身上劃刀
拿走自己的某個部份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