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的希望

奶奶從來身體都很硬朗
在這兩三天年歲大了
走路呼吸很喘
肺部不太好了
一直在門診控制
家裡也準備了氧氣製造機
雖然這一年來
送急診20次
但也總是住院個三五天
出院回家 倒也沒什麼大事

最近天氣轉涼了
同住的兒子發現奶奶怎麼嘴唇發紫
好說歹說不肯來醫院
怕又要住院
最後兒子硬是一把抱起
扛上車 直奔急診
就在下車的那一刻
奶奶失去意識
在急診經過插管打藥
硬是被拉了回來
血壓很不穩定
dopamine 8 pc in N/S  500cc  IVF 30cc/hr
這指的是很誇張多的升壓劑劑量
而血壓也只有維持90左右

慶幸的是奶奶隔天醒了
吵著要回家
一直要講話
插著管的奶奶說不出話
生氣的亂揮亂動
一下拔掉點滴漏得滿張床
一下踢掉動脈導管大噴血 噴得呼吸器上都是血
逼不得已 只好被固定在床上
真奇怪 這麼好動 血壓為什麼還是不好呢?

小夜
奶奶心跳像跟誰拼了似的
應是維持在150次/分
她還是認真的扭來扭去
血壓在升壓劑控制下勉強可以見人
在血壓不穩定情況下
也不能使用降心跳的用藥
慢慢的 升壓劑往下調到10cc/hr
家屬好開心的告訴奶奶
加油 要回家了 要乖乖配合
卻在隔天白班裡
再度的休克
沒來由的心跳掉到70次/分
血壓60..50…40的掉
什麼藥物都上了
沒有用 就是沒有用

家屬從失望到期望到再度的失望
奶奶走了 我們留不住他

侯文詠說過
“我們只能救 我們能救的人"
奶奶多清醒的這兩天
又到底是 我們的努力
亦或是 命中的註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