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脫

風吹來微涼的橘紅色秋天
在昏暗暗的病房走道上
有說有笑的說話聲由遠到近
一位姐姐推著輪椅停在來護理站前
上面坐著的是小她五歲的妹妹
蒼白的面容蓋不住眼神的靈活
急性白血病的女孩
此次是來做骨髓移植的
單親家庭媽媽又早逝
兩姐妹相依為命

半夜發高燒的妹妹昏迷不醒
總是靠在一起睡的姐姐驚醒
趕緊送妹妹到醫院
才發現是白血病
捨不得妹妹孤單的姊姊
除了工作全心全意的陪伴妹妹
陪她住院休養幫妹妹打理一切
這次是來做骨髓移植的
要先打化療破壞原有的抗體
再打進捐贈的骨髓
汰舊換新 讓身體再活一次
打完化療 所有抵抗力降到最低
像是個人型培養皿
種什麼長什麼

高燒不退 呼吸越來越短
血液痰液尿液都長了細菌
原本活靈活現的雙眼
也因腫賬的眼皮而張不開
血壓下降的那天
醫師告訴姐姐是敗血症
身體多重的感染
細菌過多讓身體充滿毒素
妹妹就快要撐不下去了
擔心失去唯一親人的姐姐
在護理站對我們大聲咆哮
摔桌上和手裡拿得到到的東西
哭喊著要我們救活妹妹
要醫師不能停止心外按摩
升壓藥物無上限的調整
明明知道藥物濃度已經超過最高的劑量
再往上調也只是數字的改變

平時和姐妹兩感情不錯的靜
心疼著姐姐的不捨
也難過著妹妹的身體上的痛
伸出雙臂擁抱著姐姐
告訴她
她已經為妹妹做了太多太多
全身水腫的妹妹禁不起胸外按摩的破壞
她緩緩的告訴姐姐
夠了 所付出努力的都夠了
讓妹妹好走 讓妹妹安心的走
原本兇悍的姐姐
愣愣的看著靜
沉默了幾妙後抱著她痛哭失聲
她唯一的妹妹 僅存的家人
是她一直以來呵護照顧的妹妹
沒有了 她什麼都沒有了
無助軟弱的姐姐伸出手
表現她最後的堅強與對妹妹的疼愛
簽下了不施行心肺復甦術的同意書
停下手邊工作的醫護人員
默默的離開病房
讓姐姐能再多相處一會
再握緊妹妹漸漸失溫的手
那是她從小一直牽到大的小手
開始
是她牽著她吃飯 睡覺
結束
也是她牽著她走完最後一段旅程

依然是橘紅色的秋天
陽光從窗外折射
藍色的天空沒有雲
終於
妹妹可以飛了
可以一償宿願 飛得又高又遠
再也不用關在這小小白白的世界
再也不用受更多的苦痛
可以輕盈的 自在的
飛向高高遠遠的無垠天空

解脫” 有 1 則迴響

  1. 菜鳥SN

    唉~在醫院生離死別的橋段在不同的角落上映著…看了你這篇文章的分享,感慨良多,ㄧ個臨終病人讓他好走,是對的….生命的價值在於有限的時間裡活出她的光采,而不是藉由一些無謂的醫療急救措施延長生命的長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