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

最近陽光有些刺眼
下大夜走在沒有遮蔽的路上
整夜沒睡的疲倦
讓我有點張不開眼睛
昨夜與死神拔河整晚的結果
還是輸了一局
一上班就見到大量鮮血從鼻胃管不斷的冒出
嘴巴裡鼻腔裡源源不絕
抽吸的瓶子在轉瞬間已經裝滿了奶奶的血
一公升的血液在瓶子裡 滿滿的
趕緊輸血 再輸 再輸 再輸
像是在被誰嘲笑著做白工一樣
奶奶的血壓還是在5、60間遊盪
抽吸瓶滋滋的努力吸著勇敢的往2公升大步前進

家屬來了
她溫吞吞的女兒和氣急敗壞的我們呈現懸殊的氛圍
她緩緩的詢問我們
”能不能早上再打電話給其他家屬
現在是半夜3點
到早上也差不多吧!?
現在打給他們會吵到人家睡覺
能不能早上再打?”

差不多?什麼叫差不多?
5分鐘就可以決定會不會變成植物人了!!!
我想現在不是兒子睡覺的時間吧!!
很想脫口而出的"你媽要掛了ㄟ!"
但怕明天會被院長約談
依然是客氣婉轉的告訴她
“小姐,能不能立刻去打電話,
奶奶也許不能撐到早上"
突然間我覺得好悲哀
想像著奶奶含莘如苦的將他們一個一個帶大
在那個物資缺乏的年代是怎麼樣養大5個小孩
當奶奶老了 病了躺在加護病房裡
全身插滿了管子
而每一條插進身體裡的管子都在出血
不管我們怎麼給藥怎麼輸血
也拉不回血壓
想要讓奶奶完成"回家"的心願時
他女兒想到的是"讓哥哥們再多睡一會"
是因為我們把環境整裡的太乾淨
讓她以為就和平常一樣呢?
還是她天生就是個會為哥哥想多一點的人?
而如果我是那位大哥
一覺睡飽飽的醒來 伸伸懶腰
再接到通知母親已經過世三四個小時
那我會感謝親愛的妹妹如此貼心嗎?

最後大哥還是從床上被挖起來
來辦理自動離院的手續
隨著救護車的離開
原本喧鬧吵雜的病房頓時安靜
瞬間緊繃的肌肉鬆懈下來

累了

真的很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