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阿嬤

九十五歲的阿嬤躺在床上
嘴裡含著氣管內管
焦急的家屬淚眼汪汪
“只是感冒而已 怎麼這麼嚴重?"

四代同堂的大家族
家裡是開傳統餅店
自小就是阿嬤拉拔成人
對於老阿嬤更有一份深刻的情感
臥著她的手
在耳朵邊輕輕的要阿嬤放心
脾氣倔強的阿嬤據說已經二三十年沒離開過家
身體倒也沒有病痛
一家幾十口熱熱鬧鬧活活潑潑的
阿嬤生性善良
總是教導晚輩蟑螂螞蟻蚊子都不能打
對待他人要有禮 真誠
有時候一家人在客廳看著老阿嬤和小孫子鬥氣
相互搶玩具或是零食
若是小孫子偷打阿嬤落跑躲回房間
阿嬤就會拿張椅子坐在房門口一邊敲門一邊罵
直到小孫子受不了了打開門
阿嬤順勢打回來
才會善罷干休
因此輸的總是那還很嫩的小孫子

從來沒想過奶奶會突然生了這場重病
在子孫晚輩心中是老菩薩的她
都以為會是在睡夢中平平順順的過去
不會如此吸不到氣的樣子 令人心驚膽顫
送到加護病房的奶奶鬧著脾氣
不斷的揮手推開靠近她的人
身上蓋著的被子和家屬祈福過的小青蛙
全都丟到地上
不願意理人也不願意張開眼睛
會客時聽見家屬的聲音就一直哭一直哭
年歲已大長滿皺紋的臉龐
原本應該是含飴弄孫的快樂時光
卻在這裡被插滿管路

在呼吸器使用下的阿嬤算是呼吸狀況不錯
但是肝腎功能卻在慢慢退化
尿量越來越少 身體慢慢水腫
家屬問著已經照顧阿嬤近一個月的我
是不是要讓她開氣切?

這怎麼說呢?
我的身份是護理人員
有義務有責任盡一切所能保住生命
進而提升生活品質
我知道阿嬤呼吸器使用配合打利尿劑
也許可以再撐著半年一年或是兩年
讓後代晚輩慢慢接受生命輪替
只是這樣的歲月
是不是阿嬤想要的?
但身為外人的我
又有什麼權力讓他們放棄?
我知道沒有看過接著呼吸器活著的人
很難想像那樣的日子是怎樣
他們會懂嗎?
我請他們想一想
如果自己九十五歲了
想不想要躺在病床上
喉嚨開個洞接著呼吸器
一路躺到100歲
我想這樣的決定
還是只有家屬有權力

家屬點點頭 沉默了
開過一次又一次的家族會議
他們要讓阿嬤回家了
回去阿嬤二三十年不曾離開的家
回去阿嬤安心放心的屋子裡
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
圍著至親至愛的血脈
在這裡開始 也在這裡結束

那天回家的交通車上
遇見了這位家屬
聽他幾乎是喃喃自語的說著這一個月的心情
他很後悔很後悔 前幾年忙著工作
沒有陪阿嬤和親愛的人
所以阿嬤住院的這段日子
他放下了所有工作
吋步不離的守著
沒有會客的時間
他一個人走在湖邊
發呆著 看著湖面上的鴨子嬉鬧
卻忍不住的掉下眼淚 再偷偷擦乾
體會過失去至親的傷痛
所立志每週都要有一天能夠陪家人
他不想要再後悔自己沒能來得及付出
看著他體會的傷痛
自己也有所感觸
回家以後不安排任何的朋友聚餐
想好好待在家裡
陪陪很久不見的家人

但不知是太久沒回家還是怎樣
哥哥去錢櫃唱歌到半夜一點
隔天去六福村玩整天
媽媽打扮的漂漂亮亮喝喜酒去
無聊的爹賊頭賊腦的在我身後走來走去
開口對我說
“妹妹,妳可不可以幫忙顧店
我想要和洪伯伯去宜蘭玩?"
還狡辯上週他也有回去陪奶奶
問題是奶奶又沒有叫他顧房子
自己跑去玩 什麼跟什麼?!

唉…
我想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相處的方式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