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

雖然那只是一個只有25床的單位
但是每天還是有人輪著要急救

奶奶是個縱隔腔有個腫塊的病人
但是年事已高
家屬並不願意再多做些什麼
左胸壁因為氣胸放了個胸管
那天被抓到樓下掃了超音波
看起來胸部已經沒有積液了
在檢查室裡將管子拔掉
家屬送病人回來還開心的告訴我們
奶奶拔了管子 不痛了
她很開心 可以好好睡了

不到二十分鐘我接著發藥到了這床
奶奶側睡著枕著手臂
一如往常她喜歡的姿勢
拍拍奶奶 要打針了
她沒有反應
再拍拍奶奶 要打針了喔
她還是沒有回應
翻回正面一看
她已經嘴唇發紫 摸不到脈博
一連串的急救過程再次的上演
整整壓了30分鐘的胸外按摩
“啪” 在床上用力心外按摩的醫師說”斷了”
奶奶的肋骨斷了

結果還是失敗了
接上呼吸器應家屬的要求讓她回家
送奶奶離開的我有點遺憾
只要早點發現 也許還能救回來
也許不用壓到肋骨也斷了
又或許
上天要給善良的奶奶善終
讓她平平順順沒有苦痛的離開
在睡夢中 舒舒服服的走

而粗暴的我們
卻打壞了上天的一番好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