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阿姨在短短的幾天內
肺部感染又快又猛
已經使用了100%的氧氣面罩
血氧還在60幾
那已經是快掛掉的數字了
在一旁照顧她的是她的先生
在病房時卻一直沒辦法接受病危
不但拒簽病危通知書
還把通知撕成碎片
送到加護病房時阿姨已經喘到快不行了
通常我們說的喘到快不行
就真的是”快不行了”
她的先生站在窗外
愣愣的看著她
身邊站著一群醫師和護士
等他一點頭就要衝進去進行緊急的氣管內插管
眼看著阿姨的生命一點一滴的消失
意識已經有點不清楚了

值班的黃醫師是個脾氣溫和的好好先生
詳細的解釋插管和不插管的後果
她的先生看著她的妻子
還喃喃說著她原本沒有那麼差
原本都好好的
都是因為在樓下沒有用比較好的藥
都是因為沒有做好處理才會這樣

原本在旁聽著不作聲的我
頓時了解了狀況
我語氣堅定的告訴他
“先生!你的妻子一定是不舒服才來醫院的!
她不是你說的好好的! 你現在根本沒有選擇!
現在不插管 她很快就會走了!請問我們可以幫她插管了嗎?”
我永遠忘不了他先生如大夢初醒一般的眼神
帶點驚慌 帶著恐懼 帶著許許多多複雜的情緒
最後點點頭 請我們讓她睡著再幫她插管
好不容易插上了管以後
請她的先生再度到病房看她
打了鎮靜用藥的阿姨不醒人事
我為我剛剛很兇的態度向他道歉
向他解釋身上的每一條管路的功能
還有她目前的意識狀況
我看著他站在床旁不知所措的樣子
那心疼 哀傷的眼神
在我告訴他”別擔心 我們會好好照顧她的”的時候
我看見他紅了眼眶 不能自己的啜泣
這樣一個四五十歲的大男人
就這樣一路哭著走出我們病房

我想那是一種很複雜的情緒吧
因為這位阿姨的丈夫
已經是登記有案的HIV(+)
是未發病的愛滋病帶源者
而阿姨有沒有被感染
抽血結果還沒有出來
但以她那來勢兇兇的肺炎
應該已經八九不離十

也許是心疼妻子加上內疚的心情
他不想也不願意接受妻子病危的事實
他選擇了逃避 選擇了否認
只想讓自己好過一些
我很抱歉 沒有能力能安撫他的情緒
只是看著他顫抖的背影
感覺還是……有點心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