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施行心肺複甦術

阿公被送來時後已經不省人事
住院一個月一直沒有好過
嚴重的敗血症引發器官衰竭
在我們看來 該是讓他好走
因為做再多也沒用

他的家人對於阿公還懷抱的一絲希望
覺得阿公可以有好轉的機會
越來越酸的血 沒有半滴尿的腎臟
休克的低血壓 不斷上調的升壓劑
我們知道只是時間的問題
照顧了一段時間
捨不得也不願意再看到阿公做無謂的急救
不願意看到他壓斷了肋骨 口裡吐著鮮血
不願意為了維持血壓灌進幾千西西的水
讓他腫的連衣服都穿不下
或是那接連的電擊 燒焦的肉味有種難以形容的不快感

可是家屬不願意放棄
想要堅持直到完全沒有希望
我看著家屬的眼神
說真的 挺心疼的
心疼的是無神躺在床上的病人
回天乏術還要接受這個辛苦的對待
心疼的是焦燥在站床旁的家屬
心急如焚卻什麼都不能做

事實上他們可以做些什麼的
可以選擇一條讓彼此好過的路
放下
簽不施行心肺複甦術的同意書
接受阿公要先離開的事實
避免阿公受到這樣的傷害
讓他好好的走 還是有尊嚴的 完整的走
而不是衣服拔光 插滿管路
肋骨斷裂 胸口燒焦 腫成兩倍的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