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的藝術

護理的藝術

加護病房裡,呼吸器嗶嗶嗶作響,心電圖上一條直線指向死亡;

他一直握著她的手,那牽了一輩子,捨不得又不能不放的手。我們禮貌的請他先到外面等候,最後一次,幫她整理得乾乾淨淨,仔細的抹去腳上的碘酒,還有右手滲出的血漬;我們盡量動作輕柔,卻還是在水腫緊繃的皮膚上,留下小小的撕膠帶破皮,「嘖!」學姐為了她的不小心皺了眉頭,嘴裡喃喃的說著「抱歉」,但, 也許已經是多餘。

我們將整齊的她蓋好棉被,雙手以優雅的方式疊放在腹部,梳順的頭髮貼著雙頰,蒼白的臉和微張無力的眼,訴說著生命的消逝。我們用枕頭將額墊高一點,好讓她的下巴可以下壓,保持嘴巴的閉合;旁邊放著聖經或是唸佛機,以她的宗教引領至她所期望的天堂。你說電視上不是都把臉蓋著嗎?不,我們不這樣做。在一個灰白色充滿藥水味的房間裡,家屬憋著呼吸用顫抖的手拉開臉上的布,會使愛她的家人太難過,所以我們盡量減少人們對死亡的壞印象,讓留下來的人覺得她只是「長眠」,安詳、寧靜且沒有病痛的前往另一個世界。

我們很努力,很努力的讓留下或離開的人都感到舒服,也許沒有誰能夠代替她的位置,家屬的悲傷需要一段時間撫平,但我們的貼心舉動能讓這別離的最後一刻變得溫馨而非害怕恐懼,因為我們知道,這對我們來說這只是工作的幾分鐘,但在家屬心中會是被永恆刻劃的難忘記憶。

護理的藝術”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