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江姓醫師對我們的小儀學妹意圖不軌。

小儀照顧的病人只要是一丁點不舒服,什麼無關緊要的皮膚癢、屁股長紅疹,不管半夜幾點江醫師都會都會起來開藥,而我們這些年老色衰的學姐們,兩個小時前就告訴他病人血壓偏高,他還責怪我們為什麼去嚇病人,嚇到病人血壓都高起來了!這些不平等的待遇很快就在小小的單位傳開了,大家七嘴八舌的你一言我一語,「聽說他有約小儀去吃午餐ㄟ…」「江醫師不是有女朋友嗎?」「上次才誇張!小儀把整罐優碘倒到他衣服上,他還顯得很HIGH!」、「還有還有!江醫師還問小儀可不可以教他化妝ㄟ…」「他幹嘛學這個啊?!」「當然是藉口啊!妳很笨ㄟ!」,護士間煩悶的工作總是需要一些調劑,但別看我們這樣長舌,該擦的大便還是有擦。其實也不能怪江醫師,我們小儀剛畢業兩個月,清新脫俗的像朵小雛菊,簡簡單單卻又俏皮可愛;而男人本來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在他眼中,怎麼看的見我們這些殘花敗柳呢?

話說這天小儀蹦蹦蹦的跳到我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善解人意的學姐我溫柔的問她:「怎麼了呢?是上不出來嗎?我這邊有一些緩瀉劑..妳可以先拿去緩緩的瀉….」「 謝謝學姐!」小儀真不虧是有禮貌的好孩子,討人喜歡,她接著說:「我不用藥,其實我是想問學姐,妳知道江醫師最近常常過來和我說話嗎?」當然知道啊!我也是屬於有眼睛的殘花敗柳之一啊!這麼刺眼的事情怎麼會看不見呢?更何況江大醫師這個月不管有沒有值班都會來我們家吃晚餐,那麼巧每天都有家屬答謝送水果、送鹽水雞、送PIZZA、送飲料、又有藥廠提供便當、麵線、水餃、脆皮雞排,更厲害的是接著開會有多的糕點,剛剛好黑森林、草莓果凍、芒果冰沙、提拉米蘇、藍莓慕思都剛剛好各剩一個,最神奇的是整個月的十個班所有人都有事或不想值我們家請他換班代值,讓江大醫師幾乎以本單位為家,還偏偏都是親愛的小儀學妹有上班的日子。這樣的結果讓許多沒有和小儀一起上班的學姐們感到十分不爽,因為沒有辦法品嘗國宴般的饗宴!

小儀接著說:「是這樣的,他從我們放在桌墊下的通訊錄看到我的電話,這幾天我下班他都有打電話給我…..」江醫師唸得起醫學院果然是聰明伶俐,擁有過目不忘的好功力,「學姐,他約我去看演唱會,說有多的門票,妳覺得我該去嗎?」才剛誇獎江醫師是個人才,怎麼還是用姐姐我這個年代的方法呢?話說回來男未婚女未嫁,其實也沒什麼該不該猶不猶豫的,「只是,現在這樣就很多學姐在背後討論,我怕到時候會被講得更慘!」聽起來這小妹妹是挺想去的,我是不是應該先打給江醫師要一點美言費,把不把得到我們家小儀,我可是有關鍵的一票啊!…….待續…..

故事”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