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 萱

好姐妹要結婚了,一同認識十幾年的好朋友們聚在一起,算是溫和的單身派對吧!沒有內褲猛男,只有幾個素顏睡衣坦誠相對的熟女們擠在橘子小小的床上,偽裝是當時十幾歲的我們,趁舍監老師查房不注意時,偷偷摸摸的小小聲聊天。

話題繞著過去的點點滴滴打轉,第一次集體考試作弊、那次翹模擬考出去玩被集體記過,那個同學變成了什麼,又那個單位阿長特別機車;聊著聊著,萱萱嘆了口氣感嘆已邁而立之年,卻仍找不到自己的"正確先生",還是在一個又一個男人懷抱裡打轉,不斷的在劈腿和被劈之間輪迴,在我們集體同意是因為她太肉慾後,她邊把抱枕砸向我們邊抱怨著誤交匪類!緊接著說:「才不是!我原本也是很純情的!在那次後……..」,她幽幽望著窗外一片黑漆的街道,「我覺得我再也不能真的信任一個男人了!」

萱萱說得很真,我們都知道那時候她被傷的多深,提早下班想要給他一個驚喜,但受驚的卻是自己,從此以後,她變得非常不在乎,或說是害怕吧?每個男朋友都短暫的交往,搞得每次聚餐都要很小心的認人,怕把現在的阿凱叫成上次的小晟,「其實我是想要穩定的關係,可是每當我在上班,就會想說會不會又發生一次?」護士的工作有班表可以查,深夜要上班,假日不一定放假,「偏偏只要偷看手機,那些骯髒的簡訊一封比一封A!」男人這種只有衝動的動物,不是戴貞操帶就可以約束的!「現在變成只要幾小時找不到人,我就覺得有鬼,而且就算沒抓到,也覺得是藏得比較好而已!」萱萱抱著枕頭很無力。

說到底,經過幾千年的演化,從石器時代到女權主義的現代社會,女人要的還是這個-「安全感」,被人呵護、可以寄託的幸福感受,無論用多麼剛強的外表所裝飾著,有幾個女人完全不害怕自己的另一半偷吃?

於是我們勤敷面膜、拉皮、瘦身,硬是要穿著腳很痛的高跟鞋,真是怪了,大多生物都是公的漂亮母的醜,因為生育權在母的那方,為什麼到了萬物之靈的人類卻要母的打扮漂亮還要生小孩,生了小孩又怕變醜後公的跑掉?當女人類怎麼這麼麻煩?這麼忙啊!?

我們輪流給萱萱擁抱,讓她知道還有我們,當她受傷了、想要逃避了,我們都還在這裡,為她加油打氣。夜已經很深了,琳仔打了個很誇張的哈欠,躺在床上的橘子已經不省人事,睡衣已經掀到肚子上,只是親愛的萱萱,妳沒有辦法從別人身上得到「安全感」的,也不是LV或是大鑽戒可以給妳的,因為那深藏在妳心中,在妳每一次照鏡子的笑容裡,只有妳相信自己獨一無二,沒有能取代,妳才能擁有這個力量找到Mr.Right。

放心去愛吧!我親愛的萱,別總是在感覺不安就拔腿逃跑,相信自己,妳是值得被珍惜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