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孝子

「都是你沒有注意媽才會變成這樣!」「什麼叫我沒有注意!你自己又做得多好!」「媽這個月是跟你住喔!本來就是你的責任!」「你講什麼鬼話!這個月是你和我換媽才來和我住的!」…..快到和急診約定接病人的時間,我們會把加護病房的沉重大門打開戴上手套和口罩,等待急診同事推病床進入加護病房,在聽到推床的滾輪聲前,有兩名男聲不斷的相互爭執,跟著病床的接近,吵鬧的聲音越來越大,原來是新病人的家屬邊推著床邊對罵,火爆的氣氛一左一右的在病人旁邊燃燒著,皺著眉的醫護同事們,向我們使了無奈的眼色,加快速度把床推進來,仍昏迷不醒的病人,不知道算不算是老天給她的恩賜?

奶奶五年前同住的老伴過逝後,不知道是不是打擊太大?變得越來越不說話,不想動也不願意動,慢慢的,下肢肌肉萎縮,想要動也不能動了。兩個兒子各自有家庭,都以事業繁忙和家裡太小為由,沒有人願意接奶奶來照顧,但你知道的,台灣人覺得送老人到安養院去就是「不孝」,所以兄弟兩協議一人照顧一個月,每到月底時哥哥就會一早把東西都打包好,一早就催弟弟來接奶奶,往往到了晚上弟弟才會拖拖拉拉的來戴奶奶回家;到了下個月底,則變成弟弟催,哥哥拖。在你推我也推的情況下,兄弟反目成仇,原本不愛說話的奶奶,成天坐在輪椅上,像個傢俱一樣,讓兄弟倆向親朋好友展現他們所謂的「孝順」。

弟弟發現奶奶一直沒反應時已經是晚上十點要睡覺的時候,弟弟要抱奶奶上床時發現奶奶怎麼整個人軟棉棉的沒有力量,身體還非常的燙。一陣驚慌的情況下,奶奶在急診被插上了氣管內管,接上了呼吸器。我們按慣例的拔光病人所有的衣物做全身的身體評估,只有三十幾公斤的奶奶,沒有肉的屁股上有十幾公分大的壞死,還看得見白色的骨頭,旁邊垂下來焦黑發爛的肉絲,伴隨黃色惡臭的分泌物黏黏稠稠的慢慢流下;其他部位的骨突處,也都是滿滿大大小小的傷口,教科書上會長壓瘡的地方全部都有,連很困難會長的地方也有!!邊換藥邊咒罵的我們,沒有辦法想像奶奶在家是受到怎樣的照顧?一整天有沒有幫她換個位置?她到底有沒有吃飯?有沒有人注意到她身上的傷口?皮膚皺折處黑黑一塊塊的垢,有沒有人注意到,奶奶還是個活著的人?

換完藥和擦掉這些垢已經是半小時後了,我們請家屬進到加護病房裡問一些病史,卻怎樣都找不到人,最後在吵雜的樓梯口發現正在互歐的兩兄弟,好不容易請他們進到加護病房進入程序,我轉右邊問嘴角流血的弟弟,奶奶有沒有糖尿病等?弟弟歪著嘴叫我問「他」,於是我轉左邊問「他」,大哥則揉著眼睛說奶奶這個月住弟弟家,有事要問弟弟;問不出所以然,我只好換著問明顯一點的問題:奶奶屁股這麼大的洞,還引起了敗血症住進加護病房,平常難道沒有抱怨嗎?這時兩兄弟倒很一致的回答我:「我媽都沒有喊過不舒服啊!」,放下筆,我請兩兄弟都可以離開了,我猜平常他們也沒跟奶奶說話吧?他們打架也不是為了奶奶的身體健康,而是為了表現自己的仁至義盡,為了不要讓被人指指點點而已,證明自己是個可以立牌坊的火山孝子。

奶奶兩天後就離開了,她一直沒有醒過來,傷口感染太嚴重,所有高毒素的菌都在血液裡開轟趴,再強的抗生素也救不了她,奶奶離開前,因為家屬不願意簽署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奶奶是在壓斷了兩根肋骨急救滿30分鐘後才離開的。我們幫瘦瘦小小的奶奶整理乾乾淨淨,替她換上整齊的衣服,我想這是她這五年來最被呵護的時候。她的兒子聯絡了所有其他家屬來見她最後一面,我聽著這兩個兒子哭得肝腸寸斷,訴說著奶奶這幾天在加護病房受的苦,最後肋骨還被弄斷,聽得整個醫護同仁都很想上去撕破他們的假面具,並呼他們兩巴掌。OH!MY GOD!如果這樣也可以算是盡心盡力,大便應該都可以吃了。

火山孝子” 有 4 則迴響

  1. 比阿呆還呆

    之前住過加護病房沒記錯的話是每2個小時護士會來幫你翻身.因為肋骨鎖骨全身多處骨折外+血氣胸那是會讓你痛到連呼吸都會痛的那種.所以應該能體會沒有肉的屁股上有十幾公分大的壞死,還看得見白色的骨頭那是會有多痛.我不相信照顧一個長年躺在病床上病人會不知道病人有那麼大的傷口.真是有誇張到不行.然道都沒在幫那個奶奶翻身或擦身體嗎?越講越想飆髒話比去住養老院還慘.記得住院的時候隔壁床的看護.(是看護喔)都會很細心的幫隔壁的阿公翻身阿抽痰阿.半夜還會起來幫那個阿公摳大便.(常常半夜被臭氣燻醒)哀!人百百種一個外人都比兒子強..還是多存點錢醫療險保重一點才是真的……

  2. 匿名

    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人會變成這個樣子?我看到學姊寫這個故事,我腦海裡浮現的是我工作地方一個一個的老人。沒錯,我在安養中心工作了4年,現在看這篇文章,讓我想到很多嘴裡說孝順,心裡卻只想看我們做錯事來指責我們的家屬,本以為我的心已經麻木了,但是我看到這篇故事,還是忍不住心酸!很多爺爺奶奶送來安養中心的第一天,80%的家屬都會說:我們會送來這裡也是不得已,絕對不是說不孝,我聽到時,真想回他一句:我沒說你不孝,不用急著澄清….去年,有一個爺爺送來時,家屬跟我說:他身上有傷口。他那種輕描淡寫的口吻,我不會模仿,我那時以為是小傷口,但是,當我和護佐幫他清潔時,我才驚訝它的"傷口"竟是全身多達7個近乎大於10公分*10公分*5公分的傷口,而且家屬是因為他突然有一天身上發出臭味才知道有"傷口",因此而住院做清創。我當時真替爺爺難過,因為,他將財產分完了,現在也是幾個孩子輪流養,結果….卻讓自己變成這樣,我跟爺爺說:你兒子真不孝,爺爺還說:沒有,是他們太忙了。天下父母心ㄚ~~孩子卻沒有感受這份愛~~今年,因為爺爺的傷口癒合不錯,雖然還沒痊癒,但家屬便迫不及待要帶回家,他們的說法是:不能把他丟在這兒,這樣不孝,我們可以自己照顧。如果你們真的可以自己照顧,為何當初會送來?我想是因為住安養中心的費用讓你們突然變孝順吧?!

  3. 學妹,你說的我能了解,多的是這些嘴上的孝子,而往往到老還是在體諒小孩的老人們,成了最被犧牲的人,護理工作常常會讓心靈冷漠,我們一起加油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