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故事

肺癌第四期,瘦弱的四肢看不出曾經是滿身肌肉的舉重教練。阿公住院來來去去已經不知第幾次了,不離不棄的是結髮四十載的妻子,滿是白髮,細心陪伴在阿公身邊,偶爾和護理人員聊聊天,打發二十四小時緊緊守在病床旁的時間。夜裡,阿公突然的呼吸淺快驚醒了奶奶,學妹當機立斷通知住院醫師前來處理。抽血、給氧、保持靜脈通暢,快速的作完身體評估,除了心跳跳到一百三十幾下,其他還算正常,且抽血結果僅氧稍稍偏低,提供足夠氧氣即可。一陣兵慌馬亂之後,學妹接著去發未發完的藥物。過不到五分鐘,奶奶又慌著跑出來說阿公很喘,要學妹快點去看看阿公!

隨手把工作車丟在路旁的學妹,立刻衝到病房,發現他和五分鐘前的狀態差不多,心跳下降至一百二十幾下,表示氧氣給予是有療效的;學妹鬆了一口氣對奶奶說:「阿公的肺部不好,氧氣才剛剛調整,最少要半小時才會有改善,先別那麼急!」。奶奶一聽,當場變臉破口對學妹大罵:「我照顧阿公一年外!我甘ㄟ不哉伊!妳去乎哇叫先生過來!」。學妹知道和奶奶解釋再多是沒有用的,轉身回護理站再度請醫師到病房。值班醫師東摸摸、西摸摸後覺得還是血氧過低造成,告訴奶奶:「阿公的肺部不好,氧氣才剛剛調整,最少要半小時才會有改善,先別那麼急!」話都還沒說完,奶奶連忙彎著有點駝的背,不斷向醫師鞠躬,感謝他還專程跑這一趟,說些受他照顧真不好意思等話。醫師面無表情向奶奶點點頭,臨走前,轉頭用「這樣也要叫我過來」的眼神看了一下學妹,沒多說什麼,就回值班室去了。

自覺被擺道的學妹邊罵髒話邊發沒發完的藥,正在盤算要問候值班醫師的那個親戚時,奶奶又衝出來拉著學妹,著急的要她再去看看阿公!!「沒有問題!」學妹立刻拿起手機把值班醫師call來,心裡想著要忙大家一起忙!!別想我會幫你擋!!醫師三度到病房臉色已經很臭了,不耐煩的看著沒有很大變化的阿公,指示不然再抽一支血看看有沒有改善,也讓奶奶覺得有處裡。結果是血氧在高濃度氧氣下,和之前室氧下差不多,生命徵象目前沒有太大變化。這下學妹擔心了,照理說這麼高的給氧,血氧應該要破錶才對,先按耐著之前不爽的情緒,提醒醫師血氧拉不起來要小心喔!沒想到拿喬的值班醫師對學妹大吼,認為她沒有評估病人就一直亂call!!冒煙的學妹原本要使出佛山無影腳的短腿版,但礙於穿裙裝不方便而作罷。

不爽歸不爽,沒發完的藥還是要繼續發,見到奶奶還是要陪笑,病人有狀況還是要處理,有時後護士和某些行業沒什麼兩樣。發藥發到阿公那間房,學妹拿著磨好的藥到病床旁,奶奶囔囔著阿公不對勁,是不是要叫醫生來?這時的阿公已經變得冒冷汗,心跳也增加到一百四十幾下,學妹四度拿起電話請醫師來看他,電話那頭的醫師不太甘願的:「嗯..」了一聲。還沒等到醫師,學妹先把氧氣調到最高,把血壓機固定在病人手上,心裡有底,等一下會很忙,加快腳步要把藥都發完。

「救郎喔!!緊來喔!!」奶奶的驚叫聲劃穿了寧靜的走道,阿公眼睛上吊已經不省人事,血壓下降、心跳變慢,在大家緊急把設備搬進病房時,遠遠看到值班醫師從值班室才探出頭,一臉發生什麼事的模樣。總醫師到病房後領導著大家執行急救,奶奶在門外哭得聲嘶力竭,突然衝進來指著抽藥的學妹開始大罵:「攏~~~~~~~~!!」奶奶抹掉眼淚接著罵:「叫你請先生過來!未瞎米無企!!!」,嚇呆的學妹一時間不知所措,學姐見狀要奶奶先到房外避免影響急救,奶奶半推半拉走出門前轉過頭來,再度指著學妹:「伊那係企!攏你害ㄟ!!!」。

學妹是哭著急救完的,她不懂為什麼最後是她扛起這樣的責任,明明該叫醫師她都有叫,也有提醒醫師病情的改變,可是奶奶面對醫師時是一個樣,醫師說的話就都是對的,她努力的都是屁……到後面已經聽不清楚她到底在講些什麼,抽張衛生紙給她,上班時間,還是請她先去洗把臉,整理記錄準備要轉病人到加護病房。在轉送的過程中,奶奶整路都在痛罵學妹,哭吼著要她賠一個好好的阿公,路人們議論紛紛指指點點,學妹咬著牙、紅著眼眶,只求這惡夢一場快點結束。

到加護病房後兩個小時,阿公心跳、血壓都在下降,奶奶堅持要完成阿公回家的願望,且一定要「有一口氣」;眼看著心跳越來越慢,火速的讓阿公躺上救護車離開。隔天,正當大家討論起昨天那倒楣的學妹,聽見加護病房的門外有人在大吼大叫,奶奶衝進護理站咆哮著要找護理長,原來是阿公在救護車上就已經往生了,為著阿公沒有「剛剛好」在家裡斷氣,要訴諸法律途徑。第一次因為病人「不準時」而發生醫糾的我們,瞠目結舌。坐在會議室聲淚俱下的奶奶,揚言要告倒這間醫院,告死我們這些沒有道德的護士們,要我們為阿公的死負責!!主治醫師默默的聽完奶奶一條一條的指控,點點頭,告訴奶奶:「妳已經照顧的很好了,原本只有三個月的生命讓妳照顧成一年,沒有人會怪妳的!」,奶奶一愣,突然的大哭了起來,呆坐了一會兒,向我們點點頭,說聲謝謝,一個人慢慢的扶著墻走出加護病房。

主治醫師告訴我們,阿公從診斷肺癌就是他的病人,奶奶很自責的以為是因為她沒照顧好,所以才得到這個病,這一年來她總是全天候的守著、陪著、伺候著阿公希望他好轉,她很怕,怕有一天阿公離開了,別人會不諒解她,所以她甘願當阿公的衛星,就只繞著他轉。阿公走了,奶奶的惡夢成真,但其實得癌症並不是奶奶的錯,那不是一種懲罰,奶奶需要是有人拉她出自責的深淵,給她一點鼓勵。

在醫院裡的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故事,無論是家屬或是病人,甚至是旁觀的你和我;也許是從小被父母遺棄,所以嗑藥刺青的愛吼人黑道老大;又或是從小窮怕了的阿公、阿嬷一天到晚偷棉枝;更多的是陪著另一伴半個世紀的牽手,太害怕失去又不知道如何是好,而變成了計較狂。常常被這些人氣得牙癢癢的我們,在聽完這些故事後總是感到心軟;了解人性總有他軟弱且不堪的一面,需要偽裝著堅強來保護害怕受傷的心。深吸口氣,拍拍學妹的頭,走吧!一起去把今天的藥發完吧!

奶奶的故事” 有 4 則迴響

  1. 哀!!好感人…真的..每個人的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是相聚在一起就是有各種火花會發生恩..學姊的文章真的是起承轉合深値人心耶!!真的改天可以出書了(^_-)-☆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