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若

第二次了

她的媽媽沒有上次的驚慌失措
只是靜靜的陪著推床進來 
無神的向我們點頭示意
小若只有二十三歲
應該是大學剛畢業
正滿懷夢想要一展抱負的年紀
第二次的住院
第二次傷害自己

媽媽是在散落一地的藥丸中發現她的
濃濃的瓦斯味讓媽媽心驚膽跳
她不懂 為什麼辛苦懷胎十月拉拔長大的小女兒
一而再 再而三的想要離開她 
想要結束甚至還沒開始的人生
小若蒼白的臉上看不出青春的光彩
左手一道一道的疤痕透著淡淡的粉紅
那是上一次 我們很努力小心呵護
怕深深的傷口會醜了小若白皙的手腕
小若從小就沒有爸爸
和媽媽相依為命的長大
小若一直很想要有個完整的家庭
在高職半工半讀的時候
認識了大她十多歲的他
強壯而成熟的他 讓小若傾心
不管是不是第三者
小若為了他墮胎三次
某次還被元配當街打了巴掌
但小若都能夠忍
因為她以為那是對愛的奉獻
相信她耐心 乖巧的等
總有一天能擁有幸福而完整的家
後來
他不再對她軟言軟語
某天不再接她電話
她才知道他全家移民到國外
走得無聲無無息
沒有支字片語
小若不斷撥打著已是空號手機號碼
她不相信愛情是這麼不堪
他說過他的心是屬於他
他說過他這輩子只愛她
他知道她的生活只圍繞著他
他也知道 她全心全意等他
原來 這一切 
只是夢一場
傷心已經不足以形容小若的感受
那是一種陷在無盡黑暗裡 
很沉重 很沉重的壓迫
沒有眼淚 
再也流出不出一滴眼淚
她學會喝酒 流連在夜店裡
不在意醒在不知名的男人懷裡
她以為狂歡和醉到不省人事可以讓自己好過
她以為很多男人搭訕可以證明自己的價值
所以她隨著音樂擺動 笑著 叫著
但是 幾個夜裡過去了
她的心只有更空 更寂寞
像是抽離了自己的靈魂與身體
她拿起碎裂的酒瓶
一劃一劃的想讓痛證實自己還活著
與她在汽車旅館的男子嚇到酒都醒了
連忙把滿身是血的她送到醫院
媽媽心疼著 責怪著她
有這麼多愛她的人
為什麼只在意不愛她的那個人?
手上的傷口很快就痊癒了
小若仍然走不出黑色的陰霾
望著窗外 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
不吃 不喝 也不睡
媽媽需要上班養家
回到家裡卻發現小若不知已經昏了多久
她自責沒能看好她
沒能阻止悲劇發生
拍拍媽媽的肩膀
我們都沒有說話
這次
媽媽不用再擔心小若再傷害自己了
因為
吸入過的瓦斯讓腦部缺氧太久
小若 將永遠靜靜的睡著
再也不會醒來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