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聽別人講話

一群好久不見的姐妹們相約在餐廳裡
看看大家是長胖了 還是變瘦
也享受一下難得遠離醫院藥水味的優閒下午茶
正當我們幾個吃飽撐著
輪番取笑萍仔不雅的解開皮帶露出凸凸小腹
一點形象都沒有還表現坦蕩蕩

後面傳來有人大力的拉開椅子
像是丟沙包一樣把自己丟進座位裡
高聲闊論的談論著她的委屈
“學姐真的很奇怪ㄟ!”
聽見學姐這兩字的我們直覺的豎起耳朵
莫非是同行?
我們快速的交換眼神
很有默契的閉上嘴
阿維的水杯還停在空中
想知道學姐到底是為什麼很奇怪?
有沒有我們這麼怪?
後面是兩個約莫二十出頭的小女生和一個小男生
綁起馬尾的女孩皺著眉頭 用很生氣的口吻接著說
”有沒有搞錯!帶我的學姐竟然直接告訴我她一點都不想帶學妹!!
態度差的要死!問她什麼都愛理不理的!"
頭髮及肩的女生發出不可思議的附和聲
“是喔!我下個禮拜也要去x大醫院報到說,
那邊的學姐不曉得會不會好一點?“
她憂心忡忡的嘆口氣
馬尾女接著說
“更過份的是,她看到其他學姐和醫生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然後轉頭看到我又擺一個stool face!"
啊哈!講術語了!!!
是自己的人沒有錯

stool face 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用語
通常是學妹們進單位最快學會
也最快使用的醫學名詞
中文也有相對應的語意
一般人用台語發音
也就是傳說中的“結 屎 面”

馬尾女緊接著又講
“昨天我病人要輸血 我知道要拿輸血set
可是我怎麼知道輸血set長什麼樣子?
我還怕弄錯,
所以我就拿兩個長得很像的set過去問學姐
她那時後也沒有在忙啊!
只是坐在電腦前打紀錄還有聊天
拜託!
兇什麼啊!還叫我自己去查!
血都已經回來了
不是說要在四個小時內輸完嗎?
這麼大一袋血要輸
還叫我去查set
到時後輸血異常一定又是算在我頭上!!"

“更過份的是
昨天交班我還搞不懂
我也不過才來一個多月
十幾床怎麼可能交班交得和她們好幾年的一樣
下一班的學姐問我我那知道這麼細
我也才來沒多久
帶我的學姐在旁邊也都沒有幫忙
就看著我一直被罵
很奇怪ㄟ~
那還要她幹嗎啊?
我現在只要快三點就胃痛!
這些人真的很機車!!"

短髮女已經嚇得沉默了
自顧自的吸著她的飲料
我想她應該在考慮是不是要趁早轉行
在一旁的一直默默聽著的男生說話了
“帶我的學姐人還不錯"
難道是我們萬紅叢中一點綠的保育類男護士?
“不過,我交班的時後如果交不出來,學姐也不會幫我"
“你看!很機車吧!"馬尾女總算找到知音
“可是,我覺得,交班是訓練我快速找到方法去解決問題,
因為每天交班學姐電的問題就是最重要的那幾件事"

沒有錯 我們也只在乎那幾件事
至於03A的家屬和03B的外勞有沒有作伙
我們一點都不在意 也不會交班
更會維持病患隱私而保密

“像在神經內科最重要的就是病人的昏迷指數,
我之前病人有改變都沒有發現,要急開刀已經來不及了,
那次交班就超慘,回家還內疚了很久,
所以我現在知道,我甚至可以下班再去做管路護理都沒有關係
事情的輕重緩急要怎麼安排,才是最重要的"

聽完學弟發表的感言
我們真想摸摸他的頭請他吃午餐
能在逆境中擁有正面思考能力的真是少之又少

我在當學妹時也是笨得要死
整天被罵得亂七八糟
一度想要幹掉學姐再自殺
我給自己的第一個目標
是能夠完整交班
技術上的照護 如果不太重要
都是白班下班晚上六點去換藥
換完後再去打記錄
中間穿插著被學姐抓去電早上漏的東西
打完再去翻我十三床病人的資料
如果真的看不懂或是住太久
我會拿檢驗單的黃色紙
自己整理一份病人住院史放在交班本後面
從阿長約談我覺得我人緣不好
到她覺得我有能力上小夜
是三個月
從其他學姐想罵我髒話
到變成喜歡和我一起上班
其實也不過五個月

當然回頭看
我也覺得某學姐超機車
就算不是交班給她
她還會專程跑來電我
短短三個月內我的體重掉了5公斤
被同學取笑是骷髏人

壓力不大嗎?其實很大
大到我現在看到那個學姐都還會害怕
成為我午夜的夢魘
但幸好帶我的學姐是個天使
雖然她帶不到幾天就升去當阿長了
但那幾天給我的溫暖
足夠讓我面對所有的困境

但現在除了會恐懼
我不得不承認某方面是感謝當時丟我東西的學姐
她讓我知道-這世界再也沒有低潮了
也不會再有壞人了
我的底線已經畫出來
沒有事情可以難得到我
只有我要 或是我不要

聽完那位可愛的男護的看法
我忍不住回頭瞄一下他的小指頭有沒有微翹
是穩穩的握著杯子
我想是他不夠資深的關係
還沒有翹起來

男生和女生的差別最大的在於事物處理的前瞻性
男生往往看得比較遠
女生則是處理眼前的小事
護理人員其實是會以女生為主不是沒有原因
因為細心 仔細 溫柔 是病人需要且影響生命的
但在當主管時這樣的格局就會顯得小氣
相反的
男生在處理病人瑣事時感覺有點草率
但卻升得很快 因為他的想法夠主管 夠整體
而且性別的不同 管理小女生總是特別有一套

不管怎樣
態度才是決定人生的最重要因素
怎麼面對 怎麼想 怎麼做 別人怎麼看你
來自你對事情的態度
過去四個月一共走掉了八個學妹
每個都是適應不良的逃走
該檢討的是我們不該要求學妹的照護品質
在她會把病人搞死時和言悅色
允許她們搞不清楚set也不看包裝說明?
還是是學妹應該檢討自己的態度
忍受被罵個幾月然後脫胎換骨?
其實我們也沒有答案
看樣子好像是應該要求醫療品質
但是學妹一罵就跑走
人力不足留下來上班的累得半死
你說 “那電的時後態度好一點啊!"
我們也檢討過這件事
但是變成學妹不怕你
交班和妳打哈哈 敷衍了事
最後倒楣的還是病人
你說"那找積極向上的學妹來上班啊!"
唉 那可是萬中無一啊~!

如果非要找個人來指責
應該是那該死的健保制度吧?!

偷聽別人講話” 有 5 則迴響

  1. shopping

    看完這篇文章又心有戚戚焉…我們單位最近新人學妹也很多阿..真的是覺得..臨床壓力果然很大…文章再度借我引用囉!

  2. 哈哈︿︿同感,雖然我只是學妹@@一個剛畢業做半年護理工作的學妹,做的夠不夠讓學姐滿意我是不知道,但剛開始真的是覺得想逃跑,雖然這裡的學姐在意的都是我做錯的,我只有在合理的情況下被學姐質疑,再加上我覺得’不適應’這理由不夠充分,我覺得光只是不適應不夠說服我當個第一個工作的職場逃兵,在加上一個單位沒做滿三年根本學不到東西,所以我咬著牙,用很多我所能想到的方法去學習去進步,也許看在學姐眼裡我沒有進步多少,但我在工作時心理的壓力確實比剛開始工作時少了很多很多,也能從一開始的一日n罵,進步到偶爾一罵,當然罵的都是我的疏忽和不夠確實,我覺得這很合理也很重要,不過我覺得真正進入職場,技術是其次,倒是人際關係反而很重要,要不是有學姐語重心長的告訴我很多我該注意的,我想我不是換個工作或是換個環境就好的!這是對我好也是對病人和下一個接班的人好,所以雖然會有點受挫,但我想的是原來這裡又疏忽了,一定要更注意更仔細一點才行,畢竟護理工作比醫生更貼近病人,直接掌握病人的生命,當醫生的指示有疑慮時也是最後一線的執行者-護理人員去發現去處理,這工作,很辛苦壓力也很大,但學到的不只是照護,還有病人用生命交換很多東西給我,我覺得很棒。(想到最後反而很像要交實習報告的心得@@學生的職業病還是很重)

  3. 還只是實習生

    我是個在找資料不經意連到這的看了你幾篇文章我覺得對護理又更添加了那麼一點興趣你的文章好生動 有些好好笑 有些讓我不小心哭出來雖然我還只是個在煩惱實習作業害怕被電的護生今天是我第一天在MICU實習天哪真的超緊張明明昨晚跟今天早上我拼死拼活看了書但老師今天隨機問幾個問題就讓我想也想不起答案尤其呼吸器操作之類的跟心電圖和急救以前上課都覺得好像還好沒想到親身接觸覺得真的太困難了聽說阿長問的問題大多會是偏向希望我們對病人有個別性的回答臨床實務的東西可是我的反應真的超慢好多事明明知道 但被問的時候就是會空白好怕會被電死謝謝你耐心看完我的煩惱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老練起來

  4. 感謝你喜歡我的部落格實習其實蠻好玩的特別是在學校以為自己是最高年級走路都很有風結果到醫院裡連打掃的阿姨都可以電你很有低自尊的感覺其實不止是你包括到醫院上班的正式員工都會有一樣的問題醫療仍是很重的師徒制也是因為菜鳥就是會一片空白我想阿長會問你病人個別性的問題不用擔心妳就把病人想成是你自己你會希望有怎樣的照顧就好了另外建議你準備一點對單位的建議像是燈光不夠亮飯很冷 等等然後提出一個可以改善的可行方案但千萬不要攻擊到學姐(像是 XX學姐很機車之類的)這之間有點難平衡但若你可以具體的講出東西阿長會對你另眼相待的加油

  5. 匿名

    針對最後一段「看樣子好像是應該要求醫療品質,但是學妹一罵就跑走,人力不足留下來上班的累得半死,你說 “那電的時後態度好一點啊!",我們也檢討過這件事,但是變成學妹不怕你,交班和妳打哈哈 敷衍了事,最後倒楣的還是病人,你說"那找積極向上的學妹來上班啊!"唉 那可是萬中無一啊~!」我認為,如果不用電的就無法讓學弟妹知道你正在認真嚴肅地「教育」他們,代表自己的溝通模式也出了問題。就像同事/朋友/家人之間談正經事時,不必用大聲咆哮或冷言嘲諷,好好說話也可以讓對方知道自己態度是很認真的一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