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要幫忙的嗎?

晚上六點
「喂~總醫師學長嗎?我是今天白天的住院醫師,我剛查完房,有一床病人好像有點喘!我不太會處理,可以麻煩你來看一下嗎?」今天故事主角不是我,是值二線的總醫師。「喔..學妹,妳要先call值一線的值班醫師,如果他沒有辦法處理,會再通知我」。

值班是有一線和二線的,簡單講就是分級制,讓資深的人當成後衛,資淺的在前線,一方面避免不必要的醫療浪費,像是小小的"醫生~我睡不著"不需要兩個醫生處理;另一方面則是讓資淺的人能試著去掌握病人狀況,為他以後需要獨當一面時做準備。學長掛掉電話後心裡毛毛的,沒有看到病人是沒有真相的,再加上這批新進醫師的素質有點令人害怕,於是他回電話給白天的那位住院醫師,問清楚床號後決定先上去看看病人狀況再說。

學長抬頭看看病房門上的號碼,敲敲門走進去後在三秒內回到了護理站,無奈的說了聲"準備on Endo"白班的學妹從來沒有插過管,驚慌失措之餘,只好跟著學長在後面見習。幸好薑總是老的辣,學長插過的管可能比學妹看過的還多,再加上這學長又是有 名的旺,什麼事都會被他遇到,算是經驗相當豐富。駕輕就熟的半小時內收工,大家各自分工,整急救車的整急救車、點藥物的點藥物、整理病人單位的整理病人單 位,白天的學妹正在努力的補剛剛過程中的醫囑,總醫師學長和家屬解釋著病情與後續的處理,一邊拿起電話聯絡加護病房床位。

遠遠的看到一個人影走過來,是親愛的值班醫師出現了,喔?他去那兒呢?怎麼到現在才出現呢?總醫師顯然也很想知道這個問題。他停止和家屬的討論,把值班醫師叫進了會議室,想好好關心一下學弟,為什麼被通知病人要插管後,在30分鐘後才姍姍來遲呢?是有別的病人也在急救呢?又或是剛好被卡在電梯裡了呢?還是走到 一半挫屎不得不去呢?總醫師希望學弟有一個很好的理由可以解釋這種草菅人命的行為,他看著他,耐著性子等一個答案。

「我剛剛接到通知病人要插管時剛好在吃飯啊!」學弟直視著總醫師,他說他在吃飯,在吃排骨便當。
「所以呢?」總醫師吸了一口氣,很大很大的一口氣。「我想」,學弟歪著頭接著說:「他們應該要準備30分鐘,所以我就把飯吃完再上來,不然都要等很久。」學弟表情正經給了總醫師一個答案,他覺得病人在喘沒有關係,可以等他30分鐘吃個飯、或許還有空把附的兩粒丸湯也喝完、把卡在牙縫中的菜渣清出來,擦擦嘴、把骨頭丟到廚餘桶;病人要插管了一點關係都沒有。

總醫師說不出話來,張大眼睛看著學弟。學弟看學長都沒說話,接著問:「學長,那有要幫忙的嗎?」學弟很誠懇的注視著學長,像是迎新晚會裡,那個原本該負責帶拜火舞的幹部不知去向,只好由其他幹部幫忙帶完並點燃營火後,大家都已經在收燒完的灰燼,才看到他興沖沖跑來殷切的問著:「還有要幫忙的嗎?」

還有要幫忙的嗎?” 有 3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