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氣

又住院了

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了
深遂的五官 和濃濃的口音
這位原住民朋友
已經住院像在逛超商了
每次都是一樣的原因
喝酒導致的胰臟發炎
住院幾天好了又出院
他的老婆越來越沉默
低著頭聽我們碎碎唸著為什麼不管好他?
為什麼又讓他喝酒?
他的老婆只能不斷的向我們倒歉
眼神中的無奈一閃而過
這天中午
他的太太去買午餐 不在他的身邊
發著藥的我走到他的身邊
索性不管形象的坐在他的床旁
看著他 不說一句話
他愣愣的笑了 那原本是神賜的燦爛笑容
在一次又一次的酒精荼毒中
漸漸失去了光彩
嘆了口氣 我看著他不知所措的神情
 “為什麼一定要喝酒呢?“我真的不懂
喝了酒 不能工作 沒有經濟來源 又反覆疼痛而住院
他的老婆不但要顧他 要賺錢 還要照顧三個年幼的孩子
為什麼一定要喝酒?
他看著我 深深吸了口氣
“不喝酒 沒有朋友啊“
那濃濃的原住民語調 有些失落
在他的部落 三五好友總是聚在一起喝酒跳舞
不景氣的時代 聚集的人更多
他說他不是不想工作
每次要上工前經過村莊門口
找不到工作的人們看著他 有些哀怨 有些羨慕
那些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
一起吃穿 一起上學 一起胡鬧
大家都失業 就一起失業 要喝酒 就一起喝吧!
他說 “那些是好朋友 要同甘共苦“
我突然間了解了
像是吸毒的人很容易再上癮
因為他需要歸屬感 他需要有人陪
他很怕孤單
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因為愚蠢的義氣摧殘自己
只能殘忍的看著一個又一個家庭的毀滅
我能做什麼?
我可以改變一個病人 也許努力改變一個家庭
可我改變不了一個部落
改變不了 一個失業率高 處處充滿嘆息的社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