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態度

大夜,在血跡斑斑的急救過程中結束了,今天的主角是位肝硬化的叔叔,年紀不大,不過五十出頭,是個上市公司的董事還什麼的,反正是個有頭有臉的有錢人,名片上密密麻麻都是頭銜的那種,也就是會有很多人打電話來要病床、催床、調床,總醫師還會親自到病房硬挪出床位,最後病人會由督導與主任一大群人浩浩蕩蕩推床進來的那種。一般人所謂的VIP-非常重要的人。

肝硬化是因為年輕創業時喝酒打拼的紀念品,聽家屬說,那時病人常常喝酒喝到半夜三點,只為了讓客戶簽下百萬合約書,隔天一大早又要趕到另外一個縣市去說服另一個客戶;日以繼夜的為了他的公司努力打拼,那段沒有休假也沒有下班的日子,她連回憶都感觸萬千。總算,公司有模有樣了,但已經傷痕累累的器官不是休息一下,舔一舔就會好的傷口。叱吒風雲不可一世的他,那個可以呼風喚雨、使人擁有權力,也可以使人萬劫不復的商場戰神,但卻無力於自己舉著白旗,怒喊著:「罷工!」的身體。

曾經有個獨坐在沙灘上的老人,他悵然的望著落日,回想著在海上驚險的七天七夜,身旁放著的是搏鬥的戰利品-只剩下骨頭的大魚。我看著整理乾淨的叔叔,聽著家屬哀慟的聲調,旁邊長官們來來去去的關切與安慰,思索著人生是老人還是那條魚?如果我是老人,我很努力、再努力的拼到了所謂的成功,但在一次意外後失去了一切,當我呆坐在公園,路人會不會相信我曾有的成就?還是會取笑這是一場白日夢?又或著我是那條魚,我用自己的方式活著,不求華裘也不求炫麗只想要快樂的游在大海裡,卻一樣被外在的壓力掐住我的喉嚨,讓我不得不用力的反抗。我和命運奮鬥了七天七夜,累了,沒力了,剩下來的骨頭能不能証明我曾經活著?

叔叔由往生室的先生在深深一鞠躬後,蓋上特有的黃色絲綢離開了病房,我看著人群越來越小,消失在燈光昏暗的轉角。努不努力的人生,在死神面前有沒有差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沒有辦法選擇出生,但是可以努力改變自己的人生,可以選擇獨有的生活態度,我也許這一輩子都不會有叔叔的功成名就,不會有長官替我挪床,也許為了五斗米折了我的腰,但我擁有的平凡,可以讓我坐在湖邊看著圈圈漣漪,讓我能夠仔細端詳路邊那朵驕豔的小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