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加護病房是個密閉的空間,在裡面工作的好處除了挑戰性高,可以感覺很強的護理專業以外,更棒的是不用和家屬打太久的照面,每天只要30分鐘的會客過了就好。並不是我們關起門來要對病人做些什麼,而是家屬們都很大一群,而且會無時無刻輪流來問一樣的問題。

……..新病人入場後,病人的兒子和女兒還有老婆打頭陣,這當然沒話講,包括主治醫師、住院醫師、護理人員都會在第一時間把病人的病情、治療目標、治療過程還有預後等等,說得一清二楚;在主治醫師解釋完後,我會再帶著家屬看看插著管的病人,說明他為什麼是昏迷的狀態、麻醉藥大概多久會退、還有身上各式各樣的管子有什麼功能。
……..其實我還蠻喜歡這個過程的,告訴那些心懸在半空中的家屬們,病人現在的生命徵像很穩定,一直嗶嗶叫不停的監視器上的數字各自代表什麼意思,以後會客時注意心跳、血壓還有呼吸,就不用急急忙忙的找醫護人員問狀況。也許會多花20分鐘在解釋這些管線,但會讓家屬放下那顆吊著的心,更重要的是,下次會客他們會知道那時後要叫妳,那時候只是機器在亂叫,讓家屬放心,並且信任你,可以減少很多被家屬叫過來叫過去的情況。
……. 但我必需承認,那只是假像,只是活在我腦海裡的幻想天堂,因為家屬不是只有親密的老婆和小孩,還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從高雄來的阿姨、從台東來的叔叔、當兵的同袍、公司的同事、美國特地飛回來的老闆、對了對了!千萬別忘了那三十多年的好鄰居一家人。每一次會客時間只有30分鐘,一天也不過才3次,每次會客一次只能2個,而且一定要穿上隔離衣,保護病人也保護訪客。
……...只是這些大人可不是幼稚園還在崇拜權威的階段,不是會偷穿別床的隔離衣偷溜進來,被趕出去還會討價還價,話說去菜市場買菜送蔥是賺到,穿了別床的隔離衣,而送病菌給抵抗力弱的病人,可就不是件好事。要不然就是會有接不完的手機,最巧的是都會在探訪的時候響起,就在接著不能被電波干擾的生命監視器旁。這些規則講了又講,但是下一個進來的訪客依然會有一樣的狀況。你問我幹嘛要這麼嚴格嗎?因為我不希望辛辛苦苦把屎把尿的病人,毀在這堆殺人於無形的探訪者上。
……….這天來看阿公的是他的表姐夫和表姐,就是那種過年才會見面的親戚。一走到病床旁就急忙忙的找護理人員,而我當時正在隔壁床和家屬一起把奶奶拉正,讓她坐坐椅子,稍微運動一下已經有點萎縮的肌肉,免得拔管後沒辦法下床活動,痰越積越深,很快又要回到加護病房來。這位遠房表姐就站在奶奶的房門口,不斷向我揮手,在我以為阿公是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她拉著我,很緊張的問我:「他為什麼一直流口水?是中風了嗎?」。
………我轉頭看看阿公,阿公咬著氣管內管看著我,我再轉頭看著這位表姐「小姐,」我盡量保持我的禮貌,「如果妳一直咬著珍珠奶茶的管子咬兩天,妳也會一直流口水的」原諒我很機車,但當一個護士被這麼緊急的呼喚,就算不像黑暗騎士要拯救世界,但至少希望不是件無俚頭的事,譬如說-流口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