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奶奶

下午兩點,正是水深火熱的趕紀錄時間。

一隻皺折、乾燥老人手緩緩的伸到面前,嚇了我一跳。

「小姐」這個蒼老、低沉的聲音說著:「這個給妳吃!」

這佈滿歲月痕跡的手,是來自23B莊爺爺的妻子。莊爺爺因為五年前中風,變成了植物人,而長期臥床的身體,隨著年齡的增長,進出醫院的次越來越多。

莊奶奶和我們越來越熟,剛開始回鍋還會不好意思的和我們打招呼,之後變成只要進到急診,就會指定要住在我們病房,還會先上來向我們報到。

「奶奶!妳們又回來啦!」我餘悸猶存的回應,呼了一口氣想平靜我的心搏過速。

「對啊,莊爺爺在急診。」莊奶奶說話平靜,像是要到朋友家,而莊爺爺還在停車場停車。

我拉了把椅子讓莊奶奶坐在我旁邊,邊趕紀錄邊和她聊著。與其說是聊著,不如說是開一個窗口讓她說著,讓她說著在家照顧莊爺爺的這一段過程。

「上次扭到腰以後,站起來都很吃力,再幫他翻身,喔~吃不消喔~」

一直以來,都是奶奶在照顧爺爺,兩個兒子都在大陸做生意,幾個月難得回家一趟,家裡的大小事都由奶奶獨立完成,包括幫爺爺灌食、翻身、擦澡,她在我們的訓練下,甚至比新進的學妹還要專業。

「老了喔!不曉得還可以照顧爺爺多久啊~」

我望著奶奶,回想起五年前的她,看起來是雍容華貴,家境很不錯的貴婦樣,怎麼才五年,轉變得這麼快?

「奶奶啊~幹嘛不請外傭照顧啊!妳的身體自己也要顧啊!」我停止打字的動作,拍拍奶奶的肩。

「唉呀~妳也不是不知道,之前請的那些,沒一個好的!照顧成什麼樣子!自己來比較快啦!」

說得也是,若是依照奶奶的標準,除了動作標準外還要很流暢,只有資深的護理人員才能夠達成她的要求(其實是因為她是我們教出來的,怎麼會發現我們的錯呢!)

每兩小時翻身換尿布一次,每四小時一次灌食一次,每十二小時拍背15分鐘,每八小時關節活動30分鐘和換氣切,每十二小時拍背15分鐘……還有不定時的抽痰等等。比照加護病房的照顧方式,我們是輪三班,她是一個人值班。五年的時間其實真的不算短,用盡全心全意的力量照顧一個躺在床上的人,二十四小時幾乎不能休息。

我仔細的望著奶奶,原本白胖的臉頰已經消瘦了,取而代之的是黑眼圈還有法令紋,以及眉頭中間深的化不開的煩惱,白嫩的雙手在長期清洗、消毒之後,粗糙的像是砂紙,再加上長期翻動爺爺,受傷的手腕一直沒有休息,施力時都會痛。

我想說點什麼,但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奶奶站起身來,不想打擾我們工作,揮揮手向我說再見。她慢慢走出病房的背影,看起來很無奈、很堅強也很認命。誰說這世界只看得見錢呢?我就看到了對感情最溫暖的單純。

莊奶奶” 有 1 則迴響

  1. 匿名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一直很羨慕能到老相伴的愛情或許真正的愛情不只是在口頭上說說也不在於是否被聽的到吧能幫忙換尿布,換氣切的愛情啊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