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學妹

學妹最近笑容少了,心事重重的樣子,和過去活潑開朗的模樣判若兩人。

「怎麼了?」床上沐浴時(當然是替病人洗澡,不是護士在床上洗澡),我在隔離房裡提出了我的疑問。

「沒有」

學妹頭也不抬的回答我,手裡持續脫爺爺的衣服。這擺明是說謊的樣子,就和我每次問結核病病人有沒有吃藥,他也是這樣說「有」,但我總能在抽屜裡找到滿滿的藥丸,這兩者是同樣顯而易見的謊言。

「喔~」我沒有繼續追問,停止了這個話題。這是學妹不是病人,她有她隱私的權利,我不用擔心她帶菌散佈給其他人,且看樣子應該還不會自殺。所以,她不願意說,我理當要尊重。

我們都沒有說話,熟練的脫衣、打水、抹肥皂,快速完成替病人洗澡的動作。突然間,我看見了一滴滴的眼淚落下,靜靜的,無聲的那種。

我脫掉濕答答的手套向爺爺借了張衛生紙,雖然他是植物人,我還是有問過爺爺,在他不反對的情況下,遞了張衛生紙給學妹。我保持沉默,等待學妹願意開口。

「學姐」,鼻音很重,是那種哭得很委屈的聲音,「感情不是付出就會有結果,對不對?」

我持續著倒洗髮精的動作,望了她紅腫的眼睛,很誠實的回答她「是的。」

感情不是理智、不是買賣,它是一種感覺,一種兩人四目交接時,會有心跳很重的感覺;一種想念對方,想要再靠近一點的感覺;更是一種,能夠在茫茫人海中,看到他散發出來的光芒的超能力。

它不是買蘿蔔送葱的喊價,但是感覺對了,很可能是買蔥送蘿蔔。感情當然不能衡量,也沒有對錯,只有愛與不愛而已。

故事是這樣的,學妹在一年多前認識了一個男生,一個很好,很貼心的男生。一起上英文課的時光,成了學妹過去臉上總是帶著笑意的原因。他們一起上課、同路回家,偶爾聊天聊到凌晨。

臨床的工作壓力有時大的讓人喘不過氣,阿長、學姐、病人、家屬等等的問題,讓學妹這顆小齒輪越轉越快,轉得她暈頭轉向,一度沮喪的想要揮白旗。但他出現了,他溫柔的傾聽與真誠的安慰,讓她在忙亂的運轉中,獲得一些些的喘息。

慢慢的,男生在學妹心中的份量越來越大。學妹三不五時會送些小物和卡片給他,傳傳簡訊,撒撒嬌,能夠向他傾訴的學妹,心裡總是甜甜的。有時候,男生似有若無的問問學妹,願不願意接他的喜帖,或是紅包要包多少,似乎暗示了什麼但又隱諱不明。

只是身邊沒有女朋友的他,仍然是學妹想停泊的港灣。於是,學妹選擇摀住耳朵,忽略這樣的訊息。就這樣,日子一樣的過,路也是一樣的走。

直到有一天,男生明白的告訴學妹,他們就只是好朋友而已。男生的一番話,幻滅了學妹描繪未來的可能,也碎裂了學妹的心。

從此之後,原本總是陽光的學妹變成了烏雲,夾雜著大滴大滴落下的雨水,是學妹心痛的凝結。

我無言。

感情真的不是付出就有結果,這很無情也很殘忍。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愛別人,以為自己給的多,就應該得到相同的回饋;以為在他身邊,就會是永遠,卻忘了難以捉摸的情感,不像玻璃窗那麼透明。

洗好爺爺的我們,還是躲在隔離房裡,在這拉上窗簾的小格間裡,我陪學妹哭個夠,給她一個壓抑的出口,好好將沉澱在心底的淤泥,仔仔細細的清掃一遍。

陪學妹” 有 3 則迴響

  1. 罐頭

    罐頭最近在實習壓力就好大了 在投入臨床工作的學姊壓力肯定更大 感情有時可以有很大的支撐力量 但是忽然失去時 有段時間真的會很難熬 還好有你這位好學姊讓他宣洩 也祝福那位感情不順利的學姊可以找到更能依靠的港口

  2. 學姊好久沒來了,期中考剛考完重症的EKG跟血液動力學還有顱內動力學,搞得我有點頭昏腦帳,發覺重症這科,真的就是融會貫通的護理還挺有趣的~回歸主題,學姐妳那個學妹..真是替他感到難過說,人家說感情是種互相的東西,愛與被愛不可能是單方面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