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小故事

……..最近一直有個畫面在我腦海中反覆出現,那是在好多年前,我才剛剛進到病房當菜鳥的時候,寫出來,算是一種贖罪吧!

……..先說說本單位的背景

……..胸腔科病房,白班有五個護士上班,總共50床,組長照顧少一點,所以平均11床/人,是個一週連插五天、一天會插五支管的恐怖單位,也因此,小的留不住,老的也留不住,中間的還沒長大就夭折了。這樣講大家好像還是不太懂到底這是個多恐怖的單位。

……..舉實例好了!我們五個護士上班,我是來第二個月的工讀生,我這麼青嫰嫩的資歷,在五人小組裡,可是僅次於組長學姐,那至於組長學姐來多久?答案是不到一年半,換句話說,我們五個護士加起來的年資不超過兩年,其中學姐占了一年半,剩下來的是-二個月、一個月、兩週和八天。

……..什麼?你問我為什麼八天的也算是一個人力嗎?

……..喔,是的,因為本單位訓練滿七天就會要求新人獨立照顧病人….

……..啥?你問我這樣有能力照顧嗎?

……..這…..官方說法是有執照的護士就是合格的護理人員……

……..扯得有點遠了,我是要說在我腦海中的畫面。

……..事情是這樣的,那天也是這樣的人力(其實不管那個班都是這樣的人力,不過越晚人越少),學妹(是的,我在一週後就已經當了學姐)從病房衝回來護理站,向我們大叫25C很喘,我們一群人拿著急救工具衝向病人單位,很快的器具都備好了,只剩下醫師插管了。

……..當天的情況很妙,我們很菜,當科的醫生也不過剛來三天,在當實習醫師時沒有自己插過管,就在等待總醫師移駕的時候,學姐對著比我還要青的"住院醫師第三天"說:「妳就先插管吧!我們東西都備好了~。」

……..學姐一開口,所有人都轉頭看著住院醫師,手裡壓甦醒球(Ambu)的我也看著住院醫師。

……..她很慌張的說:「可是我不會啊!」
……..學姐很快速的又補了一句:「實習也看了不少次啊~妳總要會吧~。」

……..這似乎聽起來很有道理,於是那位可愛的住院醫師接過氣管內管,雖然有點遲疑,但還是勇敢的把氣管內管插進病人嘴巴……。

……..毫無意外的!

……..她插進的不是氣管而是食道,在沒有鼻胃管引流壓力的情況下,壓甦醒球的空氣會進到胃裡,胃就像一顆充滿氣的氣球,隨著住院醫師把氣管內管插下去的同時,咻!所有胃裡的東西都得到釋放,不管是完整的米飯、消化到一半的肉塊,或是胃出血的咖啡渣,全部都混雜著胃酸,直直的往住院醫師的臉上飛去……

……..說真的,場面很糗,因為總醫師就在這刻踏進了病房,看見這一場慘劇。

……..「學長…」住院醫師抹去臉上的半消化物,不讓它們在開口時掉進嘴裡,總醫師的表情很顯然有被住院醫師嚇到,但還是強作鎮定,專業的先看了一下病人。

……..「停!先不要壓球!」總醫師制止我一直扣ambu,他仔細的看看病人,做了身體評估,然後他抬起頭,看看我們,接著欲言又止的吐出這句話:「病人還在自呼,不用壓了!」

……..故事到這邊,相信醫護背景的各位已經有點眉目了,是的,就是一群菜鳥聚集的下場。

……..首先是菜菜鳥學妹飛回護理站說病人喘,但是是不是喘到要插管?還是有其他處理方式?學妹沒有經驗,反正病人喘就先拉警報,啟動了制式化的急救過程。

……..再來是菜鳥的我,拿了Ambu就衝上去扣,沒有先評估病人的狀況,「反正就給他有氣就對了」,跟本搞不清楚Ambu的使用時機,亂扣一通。

……..緊接著菜鳥組長想解決這件事,讓大家好回去做正事,直接就要愣在一旁的菜鳥住院醫師插個管好收工。

……..而不知所措的菜鳥住院醫師,在大家的注視下硬著頭皮插了管,結果是被病人噴了一身的殘渣。

……..好啦~總醫師到了現場,發現這病人喘歸喘,但還在自呼,意識很清楚的被我硬叩了ambu,像是拿著超大電風扇對著臉吹的難受;又發現病人喘的原因不是沒有氣,而是肺部積了水,是肺水腫導致他很喘,應該要停止點滴打個利尿劑,把水拉一拉就好了。

……..依著總醫師的醫囑,病人很快就好轉了,也不喘了,剛剛那場鬧劇也隨之結束,病人和病人家屬沒有責怪我們,反而覺得我們這麼大陣仗的,真的很關心病人,很有醫德,而且奶奶也不喘了,表示治療是有效的,家屬的想法很單純。

……..這件事一直記在我的腦海中,永遠記得總醫師看著我們時,那難以置信的表情,還有當時內疚的心情,那時候不太懂怎麼一回事,一直隔了好久好久以後,我才慢慢懂得如何評估病人的狀況,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那需要很多很多的前輩教導,還有很多很多經驗和很多很多的嘗試才會學到的。

……..這件事已經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在臨床工作的日子,我都會提醒自己一定要快點成長,不要再讓這樣的糗事發生,因為我們守護的是生命,是神聖的生命。

……..現在的病房聽說已經改成1:6-8的人力比,新舊人力比也沒有以前這麼誇張,相信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會再發生了,但願我們的醫療品質能夠越來越好,越來越進步,讓每條生命都能獲得最好的照護,不需要再承擔這些人為的風險了。

過去的小故事” 有 7 則迴響

  1. 我爸最後一次住院的住院醫師也是很菜,抽肺積水時看她手法跟表情就知道,走的那天晚上也不是她值班,但就剛好她還在護理站打電腦,於是她接手幫我爸CPR,我簽放棄電擊同意書跟隔天去開死亡證明時,看得出來我爸大概是她"經手"走掉的少數病人之一,反倒是我安慰她, 我父親走是求仁得仁。有些話沒說出口, 但我知道"一醫功成萬骨枯", 好的醫護人員不是天生的, 得靠經驗跟磨練, 那是得踩在多少的屍體上完成, 我只希望一切的"犧牲"是有代價,至少讓後面的人更能得到更有效的照護, 但是看到護理人員流動率那麼高, 說真的, 很怕耶…

  2. scanol

    照顧病人,最辛苦的永遠是家屬,謝謝你的體諒,用諒解代替責罵,能讓我們能夠有機會提供未來的病人更好的照護品質,謝謝你!

  3. 匿名

    好久不見阿 scanol 學姊-*-我是大頭..看你這篇文章 真的好類似我現在在病房工讀急救的情形一樣那天我上小夜班 病人也是很喘 也同樣的菜鳥住院醫師及護士兩位 而我這個暑期工讀生在旁邊當流動的.. 病人喘到後面沒脈搏不能自呼 當然是CPR了…但住院醫師一下就ON上Endo了…但病人還是沒救回來, 病患本身入院是因為左側手和腳骨折 最後從x-ray上發現,病患左側第3.4.5肋骨斷裂插入肺內 導致氣血胸…,後來我想想 當時我在量v/s時發現病人很喘 以告知學姊和醫師 ,但後面沒呼吸沒脈搏 ,急救時身評也沒做… ,後來一位v.s總值 調胸部x光出來才發現 病人早在入院那天就有輕微氣血胸了.。真的看到學姊這邊文章感觸很深…

  4. 匿名

    你好我想請問一個問題我本身是精神科護理人員已經上大夜班快一年了prn還是要貼個白班但我每次上白班到下午都會頭暈想吐想請教學姊是否知道是什麼問題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