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醫療尖端的爸爸

這天哥哥和爸爸回到家,哥哥一臉臭臉,爸爸則是左手有繃帶包裹,一問之下,原來是爸爸的左手虎口在工作時不甚被玻璃割傷,劃傷的小動脈噴著血,讓一旁的哥哥尖叫連連,想趕緊把爸爸送到急診,但正在工作的爸爸最討厭別人吵他,他不急不緩的用右手拔出插在手掌裡的碎玻璃,再拿了些衛生紙壓迫止血,還有空轉頭喝止鬼叫不停的哥哥。一直等到工作結束了,才到急診把血塊清理乾淨,縫了好幾針才又回家。

我的爸爸一向走在醫療的尖端,不假他人之手的自行處理各式各樣的傷口。曾經有一次,我爸伸出大姆指,並不是要讚美我,而是要秀他一條黑黑髒髒上面還有點透明的膠的傷口。那次又是被劃傷,反正在工作檯旁,他索性拿起三秒膠塗在傷口上,然後用另一手強迫傷口黏在一起,很得意的告訴我這樣就不用縫了。沒想到多年以後,真的有人發明了醫用三秒膠。

在三秒膠之前,我爹則是使用橡皮筋止血,就直接把橡皮筋捆在傷口下方,還在我面前甩了好幾下,說明他的橡皮筋血管全阻斷法,已經有實證醫學的證實。我看著那被畫得很深的割痕,因為血液不流通而呈現蒼白色的表皮組織及肌肉,隨著爸爸手掌的揮動在我面前晃啊晃的,漸漸朝著青紫色邁進。

前兩天,爸爸去種田,在田裡不曉得被什麼東西給刺了腳掌一個小洞,爸爸一回到家,就拿著縫衣針拼命的往那個已經週邊整片大發紅的小傷口撮啊撮,原來是爸爸懷疑有東西殘留在肉裡,會有發炎的問題。我壓了壓傷口,已經沒有尖銳的刺痛感,看來是沒有異物在裡面,但我的爸爸仍然撮啊撮的,把針刺向那小小發紅腫脹的傷口。最後在我的發火堅持下,上了藥膏,貼上敷料,不讓他再去刺激那個很無辜的傷口。

我想大家都是一樣吧~在臨床上病人好好講都會聽,反而是自己的家人,總是和自己的專業相左,對了,剛剛說爸爸被縫了好幾針,最後也是他自己拿剪刀,把線頭剪一剪,把縫線拉出來,自己在家拆了線,完全不用專業人士評估無菌還有傷口狀況,如果人人都這麼省,健保就不用調漲了。

走在醫療尖端的爸爸”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