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心



我怎麼會沒有寫過這個阿公的故事?還是我寫過了,但是搜尋不到?一般來說,我寫過的故事我都會記得,因為這些病人故事總會特別鮮明的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還是讓人感動,還是讓人眼眶紅。而這個阿公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病人之一,總是會在我聽到「同理心」時,他的面貌和說過的話總會出現在我腦海裡,提醒我,別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真能配得上這三個字,難道是因為每次想到他,我都會紅了眼眶嗎?

照顧他的過程中,他用他的人生狠狠的教會我別把自己的框架罩在別人生上;也是因為他,我才知道,「同理心」不是課本裡印刷出來的油墨,那麼理所當然的寫著:「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也不是老師嘴裡一直喊的口號:「想想如果自己是病人呢?」;「同理心」,原來,是一個永遠都達不到的虛幻字眼,因為,我們永遠都不可能經歷過病人所經歷過的痛苦,有些經驗,想破頭了也不可能想到。

阿公其實也不是阿公,他才五十出頭,小孩還比我小,但是因為遺傳性的肌肉疾病,讓他的身體肌肉慢慢的萎縮,看起來像是年紀很大的老伯伯,改口叫他叔叔好了。我照顧他的時後,他開著氣切(他有一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氣管內管,裝上那支是可以講話的喔)只剩頭和左手掌可以揮舞。


叔叔很客氣,他長期因為肺炎進進出出加護病房多次,所以對我們的常規、習慣都非常的配合,也很體恤我們的工作辛苦,他有需要的時後會拿個棍子敲敲床欄(不按紅燈是怕驚嚇到大家),告訴我們需要抽痰、換尿套或是幫他翻個身,頂多叫我們幫忙打電話叫他太太買粥過來給他吃,他客氣、有禮、不抱怨、不生氣、不龜毛、不複雜,就是學姐會排給新進學妹照顧的那種好病人。


這天我上小夜班照顧他,晚上七點,他拿著棍子敲敲床欄,要我幫忙打電話給他的太太,問看看為什麼總是六點應該要送粥來的太太還沒有到,我打了她的手機,原來是出門的時間晚了,所以被塞在馬路上,還要半小時才到。我轉告了叔叔後,看得出來他的臉色不好看,他向我點點頭,閉著眼睛不多說什麼。

阿姨到了,急忙忙的按了加護病房的對講機,語氣急促的想要快點進來餵粥,叔叔臉色不太好看,兩人安靜的一個餵、一個吃。我在旁邊看到阿姨驚恐的樣子,覺得很不忍,於是我走過去和他們聊聊天,問問他們,如果叔叔因為怕麻煩別人,一天只吃兩餐,每次吃兩大碗,那要不要在中午時候多買兩碗,阿姨上班忙了晚下班,我們就可以餵叔叔,這樣阿姨不用趕、叔叔不會餓?

阿姨感激的看著我,對我的建議非常的心動,轉頭看著叔叔,卻看到叔叔搖搖棍子,說不用了,不用麻煩我們,說是阿姨會幫忙送過來,因為他想要吃熱的,不想吃微波過的。看得出來頗失望的阿姨幫忙餵完後還是趕著要走,叔叔沒有看他,揮揮手說他要睡了。等阿姨離開以後,我再問了叔叔,告訴他我們是可以幫忙的啊!或是跟我們一起買飯也可以啊!叔叔看著我,沒有太多表情的看著我,然後他說,他的人生也只剩下每天這兩次的期待了。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在一碗粥的背後,還有很多是我怎麼想也想不到的深沉。


隔了幾天,還是我照顧叔叔,他的情況已經好很多了,可以準備轉去病房了,這種需要居家護理的病人在離開我們手上前都要好好的衛教一番,不然很快病人就會再來跟我們say hallo。我趁著吃飯的時候問問阿姨,叔叔平常的生活方式是怎樣。沒想到阿姨第一句冒出來的就是:「他平常都在家喝高梁,請朋友過去苦勸還把朋友灌醉!」叔叔一聽到,立刻轉過去瞪了阿姨一眼,嚇得阿姨加快腳步餵完飯,逃離了加護病房。


我拍拍叔叔,問他是不是在家都拿高樑把朋友灌醉喔,叔叔笑了笑說:「沒有啦!他是喝啤酒!我才喝高梁!他酒量很不好,一下就醉了!」我看著叔叔笑了,接著跟他說,喝酒對身體不好啊,不要喝太多啊!叔叔頓了頓,又轉過頭來看著我,問道:「那我要做什麼?」很簡單的一句話,但確實問倒平時總是伶牙利齒的我,對啊!他要做什麼?如果我是只剩下能夠揮動棍子的人,我真的能夠接受一個四肢健全的人用這種「人生是美好的!要積極向上!」的樂觀態度來面對自己的人生嗎?難道我不會想惡狠狠的回一句:「你懂什麼?!」我沒有說話,就是沉默的靠在床欄上安靜的陪他。

叔叔接著說了,他有兩個小孩,也許是看到哥哥還有弟弟都發病了,都癱在床上一直到其他併發症發作而過逝,他很怕自己早晚也會這樣,所以為了給家庭無後顧之憂,他白天一份工,晚上開計程車,好不容易買了間房子、手裡存了三百萬、小孩也到高中了,去年,他發病了,不能走、不能自己呼吸,剩下的人生只有躺在床上看電視,吃喝拉撒都要別人照顧。他說他沒有什麼藝術天份、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人生經驗,更沒有讀過什麼書,沒有辦法畫畫、出書,他能做的,就只有躺在床上看電視,一直喝高梁是因為清醒時,但是在家裡,他怎麼樣都睡不著。

叔叔休息一下順順氣,接著說,前兩天,他在加護病房裡把名下的錢還有房子都過給了他的妻子,因為最近反覆的進出加護病房、還有呼吸也越來越費力了,他看過哥哥和弟弟發病的過程,他知道自己的生命應該也快到了盡頭,先把財產都處理好吧!就簽名同意將財產轉出。他說他什麼都沒有了,他也什麼都握不住了,他也不曉得錢給他妻子以後,他還願不願意照顧他?而他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太太每天兩次的送飯給他、餵他吃稀飯,因為那是他僅有的唯一了。我問他,那他的小朋友呢?怎麼很少看過他們來看他?叔叔的臉上閃過一絲的難過,他說,因為年輕時他總是拼命在工作,沒有好好陪小孩,現在他病成這個樣子,他的小孩能閃多遠就閃多遠。

叔叔說著說著,心跳變快了、呼吸更喘了些,我讓他先休息一下,告訴他我們之後再聊。我把叔叔擺成他最舒服的姿勢,幫他洗臉刷牙,沒多久,他就睡著了。我想他在家裡睡不著,是因為不曉得自己會不會一覺不醒吧!在加護病房裡,設備、人員都在旁邊,他可以放心睡,我們會二十四小時關心他。


同理心到底是什麼呢?我很努力的設身處地的想要站在叔叔的立場想,但我怎樣都想像不出來那種對生命隨時消逝的恐懼、那種為家人奉獻而錯過陪伴兒子長大,最後兒子不願意接近的父親心情;我也沒辦法想像把手裡最後的籌碼給了出去,那別人還願不願意送救生圈給自己的忐忑不安;我更沒辦法想像每天每天的期待,只是自己妻子準時送兩碗粥過來的心情......。我會難過,我真的每次想到都很難過,可是我知道我真的沒辦法懂得叔叔的心情,因為我不是他。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擁有了同理心,我想我應該是會帶著兩打高粱去讓他繼續酗酒的吧?!

同理心” 有 2 則迴響

  1. 章魚學妹

    同理心真的不是我們在課本上所學的這麼簡單很多病人在他們身上發生的無奈,是我們難以去想像的在臨床上工作半年,再加上之前在學校實習的五年看過太多太多的病人,是我們無法用同理心去體會的因為我們有的時候自以為的同理心在他們身上反而是一種同情課本上說的我了解你的意思可是當我們這樣跟病人說病人卻說你又不是我,你怎麼會了解是不是這樣呢?= ="我想同理心如果不是當事人應該都很難體會吧

  2. 匿名

    有時候,對人~過度~的同理心,對當事人或許是一種~負擔~,所以,只要讓病患好過ㄧ點,讓他覺得自在一些,或許才是以病患為主的~同理心~吧!有些人有時候並不希望別人~特別~觀照他,因為這可能是某種程度的壓力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