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傷患…

有時候我會忍不住的想,到底是我的氣的關係還是上天對我有旨意,怎麼我遇到別人受傷的機率這麼高、次數這麼頻繁?

話說總算忙完了哥哥的婚禮,睡得少又來回奔波處理流程一整天的我,窩在飯店的一樓大廳的黑色沙發裡,不顧形象的脫掉高跟鞋,頭靠著沙發背,聽著四歲小姪女用童言童語講著她前幾天聽到的小故事,等待著塞車在路上的表弟回來載我。就在我已經快從十五分跨入七分半昏迷之際,後方一個小孩的尖叫哭聲硬生生的把我重新拉回十五分,轉頭看見一部載滿精心打扮參加喜宴人群的電梯裡,有個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臉漲紅、冒著汗、奮力的想要拉開電梯門,走近一看,一個年約五歲的花童樣小男孩,左手四指卡進了電梯門縫裡,可以從透明的電梯門看見他小小的手指,因為缺血已經發紺。
顧不得腳上的鞋還來不及穿,我光著腳跑到遠遠的櫃台對著工作人員大喊,請他們過來關掉電梯門。小男孩用右手緊抓著左手縮著,大哭的樣子看得出來他真的嚇壞了,我轉頭指定工作人員拿冰塊、餐巾布,同時把哥哥婚禮裡的座位圖看版折斷,做成一塊適合小孩手長度的固定板(哥哥抱歉),就地取材的要做簡易的固定架。我跪坐在他的前面,半哄半強迫的請他把手伸出來借我看,後面還聽見我表姐妹們在跟圍觀的人解釋我的身份。
小男孩還是痛的大哭、大叫,不敢亂動。在等待固定用物時,我看了看他緊抓住的的手,看起來應該沒有斷,有一點點破皮,還有一點紅腫,發紺的問題已經在拔出電梯門縫時緩解了,這時飯店工作人員拿了一整桶的碎冰走過來,場面已經很混亂了,他是在開我玩笑嗎?還是他以為是要小孩整個手插進冰筒裡冰敷?我心裡這麼納悶著,在小孩哭叫聲中,我請他重新裝成冰袋給我。在一陣缺東缺西、兵慌馬亂後,用物都到齊了,我要來固定他的手,避免移動過程中的疼動與傷害,在包紮之前,要把原始證據留下來,要找人拍照,ㄟ?他的爸媽呢?怎麼沒有聽到爸媽在旁邊哭天喊地的呢?現在爸媽不是都很寶貝小朋友,意見無敵多嗎?
我回頭問了站在我身後觀看的大人,請問他的父母呢?正在看旁邊的男生聞言回頭:"我就是",他平靜的語調確實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沒有緊張的問東問西、也沒有一直插嘴給意見、更沒有質疑我的做法,這對父母站在我的身後兩步遠,安靜的讓我做我的工作。我問他們,要不要拍照?若是日後要求償,他們需要證據。爸爸好整以暇的拿起手上的照相機,連拍了三、四張,有閃光的沒閃光的、左邊的、右邊的,說真的,我挺佩服這對父母的,因為這時這個小朋友還是在大哭,我可以感覺到旁邊的無關人們的焦躁,但是這對父母卻完全沒有被小孩情緒牽著走。
固定時,小孩還是在大哭,他的媽媽抱著他,要他聽護士阿姨的話,叫他不要哭,我盡量輕手輕腳,不知道是害怕還是移動時的疼痛,他哭得更大聲了,我用餐巾布包起冰塊(工作人員包了超過一公斤的冰塊袋),抬高他的手,邊做簡易的固定制動,邊問他的父母有沒有開車,請他們送小朋友去醫院確認有骨折或是其他拉傷,他的爸爸很有禮貌,客氣的問我最近的醫院在那邊,飯店的經理到了現場,很緊張的告訴爸媽他要叫救護車,請大家移動到飯店門口,這時,我聽到他的爸爸說�"讓護士做完,再過去“,然後,所有人停住,等我把工作完成。說真的,聽到這句話,讓我很感動。
我扶著因為太大包一直掉的冰塊袋還有固定好的小手,示意可以移動到門口了,爸爸牽起小孩的手,往大門口走去,邊走邊交待記得領診斷證明,爸爸點點頭說"我來固定冰塊就好,謝謝妳",救護車還沒有到,在飯店的安排下,他們搭計程車去醫院了,我遠遠看他們上車,小孩已經不哭了,我的小姪女們目睹這一切也看呆了,突然間回神過來,三個小鬼一搭一唱的說"還好妳是護士~"、"對啊~還好妳是護士~",是啊,就算如柯南一樣,總是遇到傷患,但是,我真的很開心,也很驕傲,我是護士。
後記:應該再做一個三角巾固定的,效果會更好~殘念。

又見傷患…”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