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長的擔憂

阿長嘆了一口氣:「有時候看她們這樣,我真的很擔心!」

坐在我對面的,是我以前的阿長,她很年輕、很有能力,短短八年就當上醫學中心的護理長,甚至跳過加護病房出身的護理人員要有一年病房經驗才能當上主管的潛規則。說話柔柔的,當她的下屬兩年多,我未曾見過她發脾氣,但卻總有被推著,不得不向前走的感覺。現在的她,已經在我的舊單位待滿三年,換到胸腔內科病房當護理長,不像加護病房資深學姐很多,單位自然會維持恒定,她總是要透過她的玻璃窗向外看有沒有家屬來亂、主管來巡、病房急救、人員出包,同時像總機小姐一樣有接不完的電話。我看著她,似乎比一兩年前眉頭再皺了一些。

「她們不想要一直當護士,也不曉得自己未來要做什麼」一陣騷動,我們一起轉頭看到外面衝進病房CPR的陣仗,一種熟稔但又有點遙遠的感覺,令我五味雜陳,阿長沒有讀出我眼神中的感慨,她接著繼續說:「就這每天這樣上班、下班,回家也什麼事都不做,對現在沒有熱情,對未來也沒有想法」我點點頭,了解阿長對於現在單位護理同仁的擔心,記得還是她的下屬時,從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要求整頓環境、苦口婆心要求我們考專業證照、升等、甚至英文證照,以及聽交班、電我們學理,指出我們的不足,更不用說她三番兩次靠手腕替我們爭取到大老級醫師親自授課,以前覺得怎麼有上不完的課、考不完的照、寫不完的作業,現在回想起來,這些當時痛苦掙扎的一切,早已成為我日後紮紮實實知識力量的一部份,也成為我離開臨床不畏懼的根本。

「其他的都不會,不當基層護士她們要幹嘛?」護理長的眉頭更深了「我每天病房會議時帶著大家念英文單字,她們還嫌我煩」我笑笑,回想起以前在加護病房時,我跟一個不願意升等,但是熱愛念書深化學理的學姐十分要好,她念書的目的不在於拿到更高的職位,而是想要好好照顧病人,於是經過了好多年,同期的都當上副護理長了,她還是不肯寫N3的個案報告,停留在N2的位置,以求專心的做好護理人員的工作,離行政工作越遠越好。有天交班,她不滿意醫師開的藥物,跑去跟主治醫師討論起病人的心臟用藥,我看著她如數的把心臟科用藥倒背如流,作用、副作用、機轉、禁忌,我訝異她鑽研學理的苦工,她聳了肩,很沒什麼的說了一句:「背病人常見用藥不是應該的嗎?」這個學姐也同時熱愛學英文,好把英文寫成的病歷讀懂。受她影響(常被電)我們這些學妹自然而然的會跟著回家把書念熟,日子久了,需要拿起字典的機會也越來越少,我想,我和阿長都很幸運,單位裡有個這樣的學姐,不需要阿長親自逼迫,我們自然而然會慢慢的往前走,把學習當成是快樂而非痛苦,也因此,我們不曾在原地踏步。

「我以前好好培養第二專長的機會錯過了,我不希望她們也跟著錯過」阿長說,她現在跟著她幼稚園的女兒一起念英文,一點一點的,把過去沒想通而錯過的事情做個彌補,她又嘆了口氣,看看玻璃窗外,那些似乎用不完的青春和時間的學妹們,還在整理剛才CPR完的用物,邊討論著晚上要吃什麼或是想要好好睡到長壓瘡,聲音穿過門縫溜進了阿長辦公室,她給了我一個苦笑,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是啊!護理環境這麼差,資深人員留不住、有心做護理工作的人也被磨盡,整個病房這麼資淺,常規做不完、班也下不了,人力越流失,工作負擔越大,這樣的情況下,回家還要念書、早上還要背單字?別傻了!!你說是嗎?

阿長的擔憂”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