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班

今天的病房會議氣氛有點詭異,坐在阿長旁邊的未破蛋菜鳥學妹頭低低,阿長則抿著嘴等著白班的同事把手上事情告一段落一起進來開會,同樣在會議室這個空間的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交換「怎麼啦?」的眼神,但沒有人敢問一句。

「有件事要跟大家討論」阿長開口了,她看了一下菜鳥學妹,像箭一般的眼神,讓學妹的頭更低了。「學妹在做儀器保養的時候,因為用濕抹布擦IVAC(點滴控制器),裡面的IC板燒掉了,目前廠商已經拿回去修理看看,可能幾千塊到好幾萬都有可能,我想跟大家討論一下,是不是以病房費來平均分擔,如果不夠的話,大家再一起出一點。」

學妹咬著下嘴唇,雙手在桌子底下扭啊扭的,她才來一個月,上個月的新水都還沒入帳,身上又背著助學貸款,若是機器真的要這麼貴的維修費,下個月她該怎麼過?大家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平常就不太管別人的人臉上寫著「又不是我弄的,幹嘛要我賠?」已經結婚有小孩的學姐透露著「學妹好可憐,可是我也有小孩要養」沒有家庭但被卡費纏身的人想著「很不想要一起出,但我怎麼好意思講?」我則是心理納悶著「為何護理人員要保養儀器?我又不是念電子或電機的?」

這真的是很奇怪的情況,我念了七年的護理,那一科教我如何「保養儀器」?鬼曉得IVAC脆弱到不能用溼布擦?我是否該慶幸因為懶惰的關係而從來沒有實實在在的去擦這些東西,倒楣的學妹因為剛來不敢偷懶,所以認真的要擦掉硬在上面的碘酒痕,才會造成儀器損壞,結果因為她的認真與不合理的工作負擔,造成她現在有可能賠大筆錢的窘境。說到底,為何這個責任要由護理人員承擔?從來沒有人教導我們這些高級儀器該如何處理,最多告訴我們儀器課分機為xxxx,結果壞了賠錢的是我們整個病房。

相同的例子還有會走失的輪椅、磨藥缽、點滴架、枕頭等等,護理人員的工作除了照顧病人以外,還要照顧這些沒長腳但比病人更容易走丟的病房財產,點班、點班、點班,一上班的工作不是看病人,而是點班「3號點滴架呢?」賠到後來演變成連撿到別的病房的財產,也會神不知鬼不覺的改變標號,變成我們病房的補充兵,不是我們貪心或小氣,是我們賠怕了,走在路上也會看到看似我們的前輪椅,被巧妙的改成別的病房的財產編號,這些,真xx的干護理人員屁事?

我在心裡狠狠的罵了醫院的政策一大頓,這時阿長說話了:「我知道大家賺錢很辛苦,那這樣好了,我們把金額分四份,學妹賠一份、我自掏腰包賠一份,剩下的二分之一再由大家一起分?」阿長開口拋磚引玉,其他人也不好再說些什麼,護理工作賺的是賣肝錢,大家也沒有有錢到不顧自己的日常生活以及家庭生活,默默的點點頭,算是通過了這個提案-阿長跟倒楣學妹多賠,剩下病房費出。會議結束,看看時間我要準備上小夜了,抬起頭看看白板今天被分配照顧的段落,SHIT!,又輪到要點班了!

點班” 有 9 則迴響

  1. Judy

    給學姐拍拍,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啊,想要繼續努力,我想,要調整滿腔熱血的想法吧…政策的方向,老闆的想法,學妹越來越難帶,很多很多,一點一滴,想要在這領域裡繼續堅持下去,我倒覺得除了毅力與決心之外,還要有勇氣跟與世俗不同的理想與目標 :-)妳是個很棒的學姐,學姐要加油

  2. 小章魚

    點班是一件很沒道理,卻又不得不做的事。每個月都要儀器保養,還隨時都會有人來評核,一個小地方漏寫,不僅要被扣分,護理長還要念妳幾天,我們就已經夠忙了,為什麼還要去做這些根本就不屬於護理性質的工作呢?看完這篇文章,結果我突然想起我這月還沒去用儀器保養…:(

  3. Judy謝謝妳,我難過的還有護理界的支持不是來自政府、不是來自醫院現在也不是來自病人家屬,而是靠我們自己彼此給彼此"拍拍",護理路越走越窄,很想要翻身,但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4. Judy

    說真的,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很多事我們都要攬在身上做,明明不是我們的事,到頭來都變成我們要做,只因為我們是始終都在病房的人嗎?瑣事耗掉了很多本來該用在專業上的時間,只是順手的事,到頭來都成了妳們應該做的事…是說,我有兩三個月都沒去管我的儀器保養了…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