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感

「領導者的能力不一定比較強,但一定要承擔比較大的責任。所以有什麼危險我先去,有什麼問題我先去。」- 黎智英《我是黎智英》

這句話我曾經在好多年前,我剛要訓練成leader時,也聽過小珊學姐說過類似的話。她說:「leader是要扛責任的,不是躲在後面的」。我還在大醫院的ICU輪班時,每週每月都有好多的評核。從單位的整潔、備品的補充、病房的消防到病人的輸血流程,總是會有各式各樣的阿長、督導等等到單位交叉評核。我們一班六個護理人員上班,扣掉剛進來的嫩新人出去回答會拖垮整個單位,能夠上場面對評核的只有青壯年以上約莫3-4人,這是我們內部對外的默契。

每當評核阿長從外圍單位過來,我們接到通風報信之後,整個單位會出現一種氣氛詭異的騷動。如果當天是小珊學姐當leader,那麼所有人都會保持原來的狀態,喝水的喝水、上廁所的上廁所、灌奶的灌奶,小珊學姐會自己走回護理站,把衣服整理好,站在離門最近的地方等待阿長的到來,等門一開,她就會自動的走過去問好,然後快速準確的拿個100分,讓病房作業繼續。

她總是很盡責的認為當leader要扛掉這些責任,所以只要他是leader,他一定會早點到單位,把評核手冊再三閱讀,然後準備妥當的等著拿滿分。我受到她的影響,只要我當leader,就會跟他一樣主動搭訕阿長接受評核,就算我常常出去回答都會被扣分,害單位要再交改善報告,我還是堅決的站出去,沒有在退縮的。

但不曉得後來是怎麼一回事,慢慢的變成只要有小珊學姐上班,不管當班leader是誰,都會是小珊學姐去接受評核。有一次是副護學姐當leader,照潛規則,應該是副護要去迎接阿長,但當班有我和小珊學姐,只見副護好整以暇的找了學妹翻身(每兩個小時要翻病人一次,兩人一組,大概要花掉30分鐘)眼見阿長就要進來了,如果阿長真的隨機找了那個連咬管都不曉得放那的學妹評核,那明天單位阿長看到被扣那麼多分不就整個大爆炸?

小珊學姐不虧是小珊學姐,他頂著他學妹般的小蘋果臉龐以及小男孩的短髮,先是用眼神詢問我有沒有看評核手冊,在我恐慌的大搖頭之後,他神情堅定的還是走到了門口等待評核阿長的到來,用他既有的知識順利的再度搏得滿分後,態度從容的和阿長揮手說再見。我用偶像崇拜的眼神看著他,心想:「這傢伙真的是好會鬼扯,明明就講到阿長皺眉頭,他還可以轉成是正確答案,看來我要跟他多學一點。」

學姐凱旋歸來,跟我一起翻身。為了慶祝,我用熱烈的掌聲、13B的伯伯則是準備了拉得滿滿的尿布迎接他,邊翻身擦屎,學姐邊說了讓我記了好多年,也影響我很深遠的這句話:「leader是要扛責任的,不是躲在後面的。」

責任感” 有 3 則迴響

  1. 匿名

    恕我插個嘴,這句話對也不對,Leader除了要扛責任外,還要懂得什麼時候該退居二線,讓學妹有成長的機會,否則這位超強的滿分leader一離職或沒上班,不僅單位的評核七零八落,學妹永遠不知道評核在玩啥東西,永遠覺得不干自己的事,所以,leader不是個好差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