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酬

一歲半的翔翔雖然39度多燒了三天,揮動小手逃離打點滴的求生意志還是十分堅強。陳總醫師邊閃躲翔翔有力的小手,右手熟練的拿緊IC needle(打點滴的針),嘴裡邊哄著邊微笑的接近他。「不要~」翔翔大眼裡滿滿的眼淚,小臉蛋脹得通紅,哭叫的想要掙脫這白色的恐怖行刑室,在他眼裡,我們跟德洲電鋸殺人魔是同一等級。小兒病房的其他小孩全都停止活動,定格在原地,深怕一亂動,下個就會輪到自己。

小小的身體被媽媽緊緊的抱住、小小的手臂由護士姐姐按在床上。總醫師看準短短的血管,下針!唉呀!不曉得是媽媽心疼了,抱得沒那麼緊了,還是翔翔腎上腺素大分泌,小小人兒硬是扭動了一下,原本就因為脫水塌陷很難打的血管,就這樣破了。

「你到底會不會打針啊!」破掉的血管泛出來的血腫在小人兒的短短手臂顯得好大一塊,加上翔翔哭到抽咽的可憐模樣,完全不會懷疑如果現在是在幫小獅子打針的話,這頭母獅子早已一口咬進總醫師的咽喉,接著將總醫師大塊朵頤,現場彷彿在看Dicovery的非洲實況轉播。

針還是得打的,不管這任務多麼堅難,總醫師不屈不撓的想要使命必達,他的專業告訴他,無論如何,這個脫水的小孩要立刻補充足夠的水份,不管將來是魂斷非洲大草原或是法庭,再try一針吧!

在一陣兵慌馬亂之後,翔翔在媽媽的懷抱裡,哄著哄著睡著了,紅咚咚的臉上還帶著淚痕。左手打上的點滴,用綑著紗布的小木板固定起來,被媽媽小心翼翼的放在翔翔的小肚子上。一滴一滴的水份帶著眾人的期待進到翔翔的身體裡,他一定會慢慢好起來的。

走回護理站的路上,總醫師轉頭說道:「請妳喝飲料!」剛剛明明很驚恐,為何總醫師如此心情愉悅的大請客?「我剛剛替醫院賺了約莫20點」什麼鬼東西幫醫院賺二十點?「就是打一個小兒留置針健保給付二十點啊!」什麼?你說我們一個總醫師外加一個護理師弄了快一個小時,用了兩支針、兩套消毒、被家屬吼,以及險些有醫糾,健保給付我們20元?

「喔!不是20元,是20點,還要打八折,所以是16元左右」16元?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那一人一瓶養樂多還找兩元,算是勤檢持家。「唉呀!」總醫師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搞不好健保局那根筋不對還會被核刪!抱歉,我沒辦法請妳喝飲料了喔!」

報酬” 有 1 則迴響

  1. 匿名

    變態的台灣"賤"保(真是有夠賤價!)~給尚未出社會的孩子們:要用功唸書喔,不然將來不幸考上醫學系(護理系),賺沒幾塊錢不打緊,還會動不動就被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