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病人之前,先保護自己」

家屬跪求醫師救救他的家人的時代已經和我們說掰掰了,取而代之的是立下「醫生是提款機」的里程碑。嚴格說起來,現代人對於醫療比起過往更是充滿了信心,相信醫生是神,可以手指一揮,從死而復生、3分恢復正常、訂做完美小孩到醫護本身可以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也就是說,民眾不滿意,一定是醫療失誤,無論如何,告看看,反正一定會有個什麼可以認定異常,至少有錢再說。

灰心一直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我們要比前輩們更懂得保護自己

防禦性醫療下的保護自己,不同於口罩、手套、隔離衣、不回套等基本生理保護,重點是-留下證據!量化你的判斷與處置。

一個孕婦自己走到婦產科門診掛號報到櫃台,說尿尿時有點紅紅的,好像有點出血,所以來看個醫生。她的臉色紅潤、活動力佳,你一樣收了健保卡和媽媽手冊,常規的將病歷送進診間,一如往常的等待叫號。然後,你被尖叫聲嚇到,這名孕婦突然大出血,接著休克倒在候診椅上。你在法庭上為自己抗辯,說病人還可以走、沒有臉色蒼白、她自己也沒有說不舒服,看起來還好!所以才請她等叫號啊!

法官覺得你在鬼扯,翻開你的紀錄,病人03分報到,12分就發生出血,沒有人相信你說病人好好的沒事。「主訴陰道出血」你的問診替自己挖了一個墓,缺乏專業判斷的證據,你親手把自己埋進了萬劫不復之中。

太習以為常的臨床業務中,我們常忘了基礎而相信經驗,忽略了萬分之一可能發生的危機。Vital sign,vital sign,vital sign,病人當時的血壓是否已經下降?心跳是否加快?是不是有低血容休克的可能?這個基護就開始練習的最基本判斷,最簡單也最能顯示一個病人的生理狀況,也是你可以拿給法官看,證明自己是依照病人當時正常的生命徵象,判斷出該病人不屬於緊急狀況的最佳證據,可是你什麼都沒有,只能一再自言自語式的辯解:「她也說她還好啊!」

病人總是搞不清楚自己的狀況,但又以為自己搞得懂。而病人與專業之間的落差,就是我們常被告得莫名其妙之所在。

胸腔科病房的隱藏版內規,當病人主訴咳血、吐血時,我們會送他一個大痰盒以及一天滴500cc的IV line。大痰盒的目的是要病人有咳血,留下來給我們看,因為病人都會說自己咳很多、很紅、很大量,覺得很嚴重,要立刻輸血!

但是,經過要求病人吐到大痰盒留下來給我們看以後,我們發現絕大部份的情況都是小小小小的小細微血絲,就是那種你挖個鼻孔不小心流鼻血的那種。可能只是病人咳太用力,喉嚨微血管小破裂。但當病人認為你沒有積極處理他的吐血問題時,你的紀錄已經詳實的紀載了當班對於這血絲痰形、色、狀、量,你可以大聲的說你的專業判斷是其來有自,甚至還可以把痰盒拿給前來處理的阿長及督導證明自己的判斷合理。

另外,紀錄要寫清楚人、事、時、地、物、甚至錢。幾點幾分跟誰講,把病情解釋的家屬名字及關係寫出來,而不是只用一個「家屬」總稱、盡量站在攝影機照得到的地方、不逞強做事,特別是新人IV on不上,打了兩針未上請找學姐、該簽名的要簽、按醫院常規執行等等。當然,提供量化的證據已經是自我保護的下下策了,臨床上偶爾要耍一些小手段避免危險上身。

前述和大痰盒一併奉送的IV line,是用來讓病人不要亂跑的好工具。前一種病人是覺得任何事情都很大條,要求處理所有小事,不然就告你態度不好、處理不佳,這些病人通常摸摸頭都會平息。

比較麻煩的是另一種病人則是覺得自己神功護體,就算是咳血到住院檢查,還是要下樓抽煙,履勸不聽。跟醫師討論這病人亂跑成性,是否可以送他一條iv line?讓他困難移動,也讓他每次出門都要到護理站借點滴架,盡可能的把點滴打在困難彎動的手腕上,最好是慣用手,竭盡所能的讓他覺得出門亂跑真是困難重重。如此除了可以在病人大出血時有現成的輸液管道,也可以避免吃飯吃到一半,聽到院內廣播999,送回來的是叫他不要亂跑的趴趴走病人,以及如自己數年醒不過來的惡夢般的訴訟及官司。

總而言之,醫療環境進入醫病自保的階段,信任感蕩然無存,「燃燒自己、照亮別人」換不來民眾的一聲感謝。還是老話一句:「照顧病人之前,先保護自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