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床孕婦側寫

網路上轉載著「一般座是給一般人坐的」(這邊)的經典笑話,孕婦在人情味的台灣的社會,即便有少數無腦人,孕婦仍多是被禮遇寬待的,認為應該多休息、多坐、少搬重物。但在人力短缺又面對生命交關的臨床,這裡的孕婦堅強到連醫護人員都會感到心疼。

先從臉很小的小萍學姐說起好了。大家都知道懷孕熬夜有可能影響胚胎發育,孕婦該早睡早起,但是學姐知道自己懷孕時已經輪了大夜兩週,即便單位人力緊急調度改班,仍是有單位人力配置及班別銜接的因素,得讓學姐繼續上個一週才能調成白班,於是乎,她在懷孕初期先是上了大夜班,接著快速的調整成白班,日夜顛倒加上時差,學姐那一個月,本來就很白的臉,更是一點血色都沒有,妳會忍不住低頭看她到底有沒有腳,因為她看起來整個人是在空中飄的。

所幸胚胎很堅強,沒有被亂七八糟的母體作息所影響,有骨氣的一分為二、二分四、四分八,成功的變成一個健康寶寶。挺著八個月大的肚子,學姐在加護病房裡一樣每兩小時幫病人翻身、抽痰、倒尿,一如我們這些沒有懷孕的人。這天,學姐的新接病人是個八月的產婦,之所以八個月就變成產婦,是因為流感造成病人嚴重肺炎需要插管,讓她肚子裡的寶寶住進新生兒加護病房,媽媽則住進了我們的加護病房。

學姐接到這個病人,病房姐妹們集體覺得這真是個不祥的預兆,想要讓小萍學姐遠離這個感染性很強的病人,但又礙於單位人力配置(Leader數不足)學姐必需要照顧那一個段落。小萍學姐倒是很不以為意,依標準配備戴上N95、手套,盡力做好自己的份內工作。但年輕人的流感病毒實在太強大了,沒一個禮拜,本單位所有人都感冒了。發燒、骨頭酸痛、咳嗽,身體的虛弱讓我們這些沒懷孕的人都想躺著不要動,每天到單位上班互相幫彼此打點滴,索幸放一大包衛生紙在護理站共用。

懷孕的小萍學姐身為主護更是首當其衝。看著她諾大的肚子被劇烈的咳嗽震動著,即便是很擔心小孩被震到頭暈,更糟的是怕她也步上這位病人的後塵,現實的單位的人力不允許有人脫隊。硬著頭皮,一群生病的護理人員,其中還有個孕婦,靠著過人的意志力與僅存的抵抗力,撐過那段頭很昏的日子。

轉眼也40週了,學姐的小公主差不多該出來和大家見面了。學姐一定是那根筋不對,或許是上次流感燒壞了腦,居然肚子大成那樣,還心繫著單位人力不足,回絕了阿長要讓她從預產期開始排假安心在家待產的安排,只讓阿長從預產期開始排後補人力。如果她在上班前或是上班時突然開始陣痛,再讓後補同事出來頂替就好,讓單位多一個人力可以安排。那一段日子,我們都好怕她用力搬病人(至少都有60公斤以上,有些到100公斤)時破水或是小孩掉出來。

很幸運的,小公主出生後活潑好動,跟媽媽一樣擁有甜美的笑容。

另外一個孕婦是我們的內科住院醫師。本來就有強迫症的她事事要求做到120分(妳知道我在說妳!還不快去看精神科!)鉅細彌遺與小心謹慎的個性讓她在臨床上的表現卓越,又加上事必親躬不愛麻煩別人的個性,讓她在懷孕之前本來就異常忙碌。話說她看到小萍學姐沒有太多孕期不適,天真的以為懷孕過程都是如此順利簡單,把種子放在肚子十個月,然後歡唱收割。

事與願違,從懷孕第三週,她開始了無止盡的孕吐直到八個多月。話說她的孕吐已經需要用劃「正」字記號才能方便計數,有句話是這麼形容她的:「不是在馬桶旁,就是在前往馬桶的途中。」試過的止孕良方吐像是少量多餐、薑片、檸檬、B群點滴等等,每天她都有各路善心人士提供古今中外各式各樣的花招,但她仍然佔領著我們的廁所,吐完這次後,就開始等待下次孕吐的到來。

我其實是相信孕吐的目的除了荷爾蒙的改變以外,更是上天要孕婦呈現非常不舒服的樣子,好讓身邊的人能夠感受到這個訊息,讓孕婦休息以利受精卵著床、分裂,是生物演化的某種神奇機制之一。偏偏這位內科住院醫師逆天而行,就算是吐到進什麼出什麼,她還是要凡事親力親為,不願意請人代勞。

有一次,我們抽了病人動脈血,等著檢查室出報告決定病人是否要插管。當數據出來,病人確定需要重新插上氣管內管,我們一看這位住院醫師正處在上次吐與下次吐之間的半小時休息空檔,想讓她多點時間休息,補充昨天整晚未睡、今天又上一天班的眠,於是我們直接商請在隔壁加護病房當班的醫師過來協助插管,不想驚動難得可以休息的孕婦醫生。

正當我們企圖偷偷摸摸、快手快腳在十分鐘內把病人處理完,爭取強迫症孕婦醫師的休息時間時,加護病房門打開了,頂著大肚子一晃一晃的走了進來。原來她在值班室裡也沒有休息,盯著病人的檢查報告,一發現數據不好、病人需要插管,立馬起身回到病房。

隔壁醫師拿著喉頭鏡正半蹲在病人頭頂,只差十秒左右,病人就能完成插管;只差十分鐘,他就可以幫孕婦醫師開完所有醫囑,讓她可以稍稍休息一下,也讓我們不那麼為她心疼。場面有點尷尬,這位孕婦頂著七月肚,硬是擠進了床頭與牆的小空隙,搶走了隔壁醫師手中的喉頭鏡、彎著負重的膝蓋,親自完成病人的插管及相關處置,然後霸佔著我們的馬桶,接著回到護理站開完醫囑。

所幸,她的小王子也是聰明可愛,能夠常常跟媽媽鬥氣。

白色巨塔裡的標準與外面的世界大不相同,這裡沒有感冒流鼻水病假、沒有小孩幼稚園運動會事假,更不可能有淹水走不出家門颱風假;懷孕的醫療人員沒有一般上班族可以一通電話打來說身體不適、拿假產檢的權利。這裡請假的標準是:「本人站不起來及三等親中有人過世」。所以往往懷孕時請假,都是出血或宮縮到需要安胎的程度(符合站不起來原則)。更多的學姐都是邊陣痛邊撐著腰上班,不到最後一刻不輕易借休,反而加速把手邊工作完成,等到宮縮的受不了了,再衝到產房辦理住院。

這是白色巨塔裡的小小孕婦側寫,不曉得其他行業是否有一樣的狀況?人們往往會記得住院的病人是人,要有人權!但請別忘了照顧你或你的家人的醫生與護士也是人,也許我們表現得過度堅強,但我們也是會生、老、病、死,就跟你所關心的家人一樣,我們也都只是人。

臨床孕婦側寫” 有 8 則迴響

  1. 這樣死撐還是害死自己. 人手不夠就關病房, 關不了病房也不是護理師的責任. 死撐次數太多, 沒有人會感謝, 只有管理階層食髓知味地繼續人力開天窗. 護理師的過勞除了制度的缺失, 醫護不平等, 管理無腦之外, 基層的各位的縱容也是主因之一.

  2. 説得非常有道理!理論上我們應該罷工、拒絕上班,強迫醫院處理人力不足的問題!但事實是-加護病房的病人一小時不抽痰血氧就會掉、兩個小時不翻身就開始長壓瘡、三個小時沒有人在現場,可能就會掛掉一個誰誰誰的親人。或是我們可以拒絕接病房插管的病人,讓加護病房空床,那我們就可以罷工的理所當然,可預知的事實是,病人放他在一般病房裡直接增加病房的負擔、急診會大爆滿,明天新聞就會爆出誰誰誰被人球轉了三、四間醫院才入院。人手不足就關病房,關不了病房當然不是護理師的責任,我們也知道撐到流產也沒有人會感謝,但是要我們放下手上的病人,我們目前還做不到。

  3. 當然這麼有奴性的醫護人員不榨乾真是太對不起管理階層的專業,但是不用擔心,這樣的醫護人員已經越來越少了,正如Rick所言,我們的縱容也是醫療崩盤的主因之一(醫護不平等倒是與護理師過勞沒有什麼關係,因為基本上他們也是過勞的,薪水多但是責任和賠的錢也比較多),現今醫護界越來越多人體認到自己犧牲自己也得不到感謝之後,醫護已經大量的從臨床流失,很快的,強迫關掉的病房就會一日比一日多、能夠照顧的病人也一日比一日少,我想我文中這樣的學姐與住院醫師,也不復見了。

  4. 這十幾年, 以一個局外人的角度聽到好多臨床的故事, 坦白說, 弄死護理人員的, 不是別人, 正是各位的前輩. 從公會的進修學分, 一直到單位的人力調派, 這些人不是這樣走過來的嗎? (好啦, 有不少不是), 換了位子之後, 反正不是死自己, 就用力玩到殘. 醫護不平等這個在不同單位不同醫院有不一樣的影響, 當intern和R都不夠, 拉護士來做他們的事, 這也不是新聞. 在各位苦撐的同時有沒有想過, 如果照顧人的人都已經搖搖欲墜, 那麼被照顧的人風險並不低於沒有人照顧? 大家都不是神, 沒辦法保證在極端的身心狀況下不犯錯, 病人也不是神, 沒辦法保證能受的了一次的錯誤.萬幸的是, 你第一個故事的阿長還有點人性, 不是那種天人共憤禽獸不如的leader.

  5. Rick說的沒有錯,弄到醫護凋零、人力崩盤的,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的前輩。只是遺憾的是,所有會生病的台灣人,沒有人會是能夠置身事外的局外人,我們與自己所愛的親人,都將為這些大老玩壞了的崩潰醫療,付出代價。我其實很開心非醫護的人會注意到醫護界這樣苦撐是很不合理的(猜想是醫護的家屬?)臨床上遇過太多次,在我好不容易可以利用10分鐘吃冷飯時,硬是要站在護理站門口要求馬上去處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像是拿棉被、修病床、問我主治醫師幾點查房之類的,當然,他們在乎自己躺在床上的親人遠勝過我們這些看似強壯的醫護人員是可以理解的,但總會覺得心寒。我真心的希望能夠有更多非醫護的人能夠了解我們的現況,像你一樣同理醫護也是需要休息和尊重的,期待最後量變而質變,或許當某一天民眾的聲音響亮的支持醫護有合理工作量及工作時數之後,我們能夠不軟弱的躲在巨塔裡抱怨而已,而是真的能夠以行動還給醫護界一個施展專業的清淨地。 至於阿長,其實護理界還是很多貼心、善解人意的好leader,只是在現今的制度下,她們要麼換腦袋,要嘛就換工作。基層主管夾在長官與member中間,為了生存,他們最終也是得選擇作出順應上級的決定,然後被下級痛恨,我想這應該不鮮見於護理界,也同時是各行各業基層主管的悲哀之處吧!?

  6. 匿名

    只有同理跟尊重也不會讓所有醫護變成金剛不壞的超人!我倒是希望醫護可以拒絕不合理的管理方式,沒有什麼工作值得用生命去付出.這篇說的孕婦是順產了,但有更多人是不堪負荷流產了….這些血淚難道一定要變成醫護的原罪嗎?!合理的環境才能永續經營,真正被壓榨的不是前輩,而是近十五年來在臨床工作的資深學姐們~因為在十五年前…或著說健保開辦前,新進護士前三個月都不用當人力,一個禮拜至多增加一位病人,扎實的培訓三個月去適應臨床。我會知道是因為有學姊民國82年踏入臨床,現在她聽到臨床現況只會驚呼不可思議!所以現在的護理長跟督導們,甚至更高階的護理部主管們~學校的教授們~他們真的知道現場有多苦嗎?!他們高升主管後,配合政策一起壓榨後來的學弟妹們,偉大的是近十五年來持續在臨床工作的護理人,但是這樣默默的忍受不作聲,難道就不是把自己害慘的幫兇嗎?

  7. 沒有錯,同理與尊重只能讓一線的人員至少甘願一點,但確實無法解決問題。也沒有任何工作值得用生命去付出,只是很尷尬的是,當醫護硬起來,抗拒不合理的管理時,還是需要用生命去付出,只是付出的是病人的生命。護理教育教我們安靜認份,但沒有人教我們為自己的權利抗爭,除了離職轉頭不看,有什麼抗議方法是在線上護理人員能做的呢?

匿名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