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溝、待溝

晚上九點半,推著藥車逐間發著睡前藥,一群一群下了班的家屬還圍著各自躺在病床的爺爺奶奶,有些是女兒陪著媽媽吃水果,有些是孫子扮鬼臉。雖然身上有著病痛,倒也不至於死氣沉沉。

15C的王爺爺獨自坐在靠窗的床上,在三人健保房最裡面的床位。
「爺爺!吃飯後藥啦!」爺爺的法令紋深的把臉的下半部分成了三個明顯區塊,空氣中的氣氛不太對。他指了指床旁桌,示意要我把藥物放在上面,他完整未動的晚餐旁邊。
「爺爺,你沒吃晚餐啊?」我掀開環保餐盤的塑膠上蓋,蒸氣凝結的水珠滴得我一手都是。「沒吃!沒吃!吃不下!」爺爺揮揮手,勉強的吃了藥,縮上了病床,拉著棉被,轉身不再說話。
「爸,你上週自己說不用每天來的啊!」隔天一樣是小夜,還沒進到病房,就聽到中年男聲傳出。「叫你不要來就不要來!叫你吃大便你吃不吃!?」火藥味十足,震得另外兩床也都靜悄悄。
靠門那床的家屬拉拉我,小聲的對我說:「先不要過去!在冤家!」

爺爺住院已經兩個禮拜,第一週的時候,他的獨子媳婦每天早早八九點把麵店關下,急忙忙的過來看看爸爸,和爸爸吃吃飯。爺爺總是沒十分鐘就邊吃飯邊趕兒子媳婦回家,要他們以工作為重,不用每天來看他。
這幾天突來的冷氣團讓麵攤生意特別好,一忙就忙到十點多,兒媳兩人累得澡都沒洗就睡著了,沒有過來陪爸爸吃晚飯。沒想到,今天趕過來,卻迎來的是爸爸大大的臭臉,開口就趕他們回去,說是當沒有這個兒子,連自己爸爸生病都不聞不問。
兒與媳滿腹委屈,解釋也解釋不通,兒子與父親變成意氣之爭。

病房的空氣降的比外面的冷氣團還冷,兒子突然站起身,拉著老婆氣呼呼的走出病房,撇下爺爺,回家去了。

藥還是得發,推著車,探頭看了爺爺,深深的法令紋讓他顯得臉更瘦了,獨坐在病床上的老人,眼裡不是生氣,而是落莫,還有長長的嘆氣。

其實爺爺是很孤單的,他好想要他兒子媳婦常來看看他。他想要,但嘴上說的與心裡想的,往往南轅北轍。晚輩猜錯了,他要不到,不懂得怎麼表達,也不好意思表達,期待落空,最後用兩敗俱傷的發脾氣來表示。

以前聽過媽媽臨終前才說不愛吃魚頭的故事,大多人都解釋成母愛真偉大、孩子不會想。但對我而言,若是這位媽媽懂得溝通與表達,或許會是另一個母慈子孝的故事。

壓抑的上一代,直來直往的下一代,我想這就是所謂的「代溝」、「待溝」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