態度不好

「這是傳說中的stool face嗎?」林醫師從病房大門進來,書記小姐立刻友善熱情的和他打招呼。林醫師拿下綠口罩,「嘖」了一聲走到病歷櫃前準備開order,其他在station的護理人員聞聲也好奇探頭。「怎樣啊,說來聽聽?」小萍學姐是今天的Leader,她無法忍受她當班時病房有她不知道的事,任何一切,包括家屬和女朋友吵架她也會過去危機處理。 

「我剛被我們主任約談。」邊抽病歷,林醫師冷冷的說,看得出來他很不爽。語音一落,所有目光都轉向林醫師,連收垃圾的阿伯都有一張一直夾不起來的紙屑。「院長叫我們主任叫我不要對護理人員太兇!」 太兇?對護理人員太兇?這個前幾天一直吵著自己會過勞死,要去吹海風睡一整天的林醫師,我們還真心誠意的建議他去曾母暗沙群島,他會對誰兇?「還不就你們門診的那個無li(cence)王姐。」聽到她的大名,大家「喔~~~~~~~」一聲,打算各做各的事了。 

林醫師發現大家興致缺缺,打紀錄的打紀錄、點藥的點藥,連地上那張紙屑都被撿走了。突然失去焦點,林醫師顯得有點尷尬:「那個….主任說…王姐逮到機會去跟院長說我對她很兇…..,說我門診………」 林醫師話還沒說完,小萍抬起奮力寫日誌的頭「你有揍她嗎?」,聽到小萍問題,林醫師嚇一大跳「當然沒有啊!我怎麼可能揍她?!」,學姐低下頭:「如果你揍她,我再請你吃大餐,金額任選,被抓去關的話,我也會帶雞腿給你。」「我帶酒!」、「我帶水果!」、「我帶色情雜誌」,此起彼落,不知情的人會以為我們要去野餐。 

王姐是院內護理人員中的名人,最囂張的是她雖然是護理科畢業,但遲遲沒有考過護士及護理師執照,但她卻是早期跟著院長赤手空拳一起草創的資深員工,曾經有想拉她做行政,但能力不足,又被放護理部,她又囔囔著病房很累,也不想輪班,所以最後在門診落腳。因為是學姐又沒licence,她的工作只想把病人叫進來,然後拿單子出去,接著下班。遇到侵入性治療或是抽藥打針,她兩手一攤,說自己沒有licence,不能違法,走出診間,叫隔壁診的學妹過來,自己則泡個熱茶,敲敲手機。 也因為沒有licence,只要評鑑她就不用來上班。

最經典的是,某天學妹跑去找阿長抱怨,自己的班又花又連班,常常夜診十一點結束隔天接早診,她上得都快憂鬱症了。阿長納悶的把班表拿出來:「沒有啊!妳的班只有一天有夜接早啊?然後妳就off了。」學妹想說阿長是老花眼看錯行還是看錯月,拿過來一瞧,才發現阿長手上的是一份完美的官方班表,而自己手上這份則是王姓學姐pure早診及見紅就放的過勞班表。兩份一對, 阿長與學妹都傻住了,怎麼想也想不到,當組長的王姐,連阿長一起騙。

對待病人就更不用說,裡面病人還在跟醫師講話,她在旁邊跟下一位家屬聊颱風來了菜很貴,不然就是三番兩次的打斷對話,只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更過份的是,遇到焦慮自己病情的病人,她還會擺出一臉「誰叫妳自己騎車去撞車」的態度。被她跟診的醫師三不五時醫師就要安撫被她惹毛的病人及家屬。拖累看診時間,也拖垮看診醫師的耐心。

「被她跟到好像被窮神附身喔」玩過大富翁的人都知道,那是一種烏雲罩頂,但怎麼甩也甩不開,做什麼都不順的灰暗感受。小萍學姐還在算病房的管路數量,頭也不回的說:「就跟你說你揍她我會去看你嘛!雞腿兩隻!」、「我帶5L的大瓶酒!」、「我帶整個水果籃!」、「我帶色情雜誌一打!」

「你看,你人緣多好!」書記學姐邊辦出院邊微笑的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