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帶不起來的新人,只有不會帶的學姐!」

「沒有帶不起來的新人,只有不會帶的學姐!」

新進三個月的小王振振有詞,她開始大罵單位學姐人機歪、什麼都用罵的、連好好講話都不會、一直罵一直罵!

「你們那種變態的『電人』文化早該跟恐龍消失了!」小王一路飆髒話,咚咚咚的節奏跟打鼓一樣。

「不然說來聽聽,妳都被電什麼?」不當新人這麼多年,還蠻想聽聽現在學姐們有沒有新創意。

「什麼都電!」

小王開始一件一件的細數,我就稍為整理一下方便閱讀:

1.「CPR時不過是拿藥慢了一點、AMBU扣歪了、lead貼反,但這些學校都沒有教啊!」
2.「白班才三點,晚了一點叫血來輸,不過就是給小夜,我有去問當科可不可以DC啊!是當科說還是要輸的!」
3.「病人自己愛亂動點滴out,VS查房時被發現,家屬又沒來告訴我!」
4.「學姐自己為是老愛問我學理,我才剛來三個月而已,下班都累死了,怎麼有辦法看書!」
5.「病人AAD少記價了一個胸管,病人都快死了,送他又怎樣?胸管又沒多少錢!?」
6.「交班比較少見的診斷還不太會念,這很合理吧?」
7.「消毒用三消很麻煩啊,我用一消也有用力刷啊,學姐飆我像是我殺了她爸一樣!」
8.「不過是忘記抽痰次數,多記了一次,又不是沒抽!」
9.「K 7.2我知道要報啊,想說查房再一起跟VS講啊!」
10.「準時下班有什麼不對?V/S明天再連起來還不是一樣!他又不是等下就出院了!」

看來臨床上始終如一啊!

當初我會被罵的那些,現在也還是會被罵,在我學姐那個時代也會,應該在師祖那個時代也會。

「不過啊!我回家就一直哭啊,還瘦了兩公斤,我媽叫我不要做了,打給阿長,阿長被我媽罵了一頓,現在可乖了!學姐們對我講話也都很客氣呢!」小王有點得意的說:「好好講話不就得了,要給我下馬威,下輩子吧!」

她的一段話,讓我想起我剛從一般病房進到加護病房,二度當新人的事情。

那時所在的加護病房,是院內屬一屬二的高品質單位,單位內有四根ANH支柱,平衡著整個單位,學姐做為表率,整個單位的學理與態度都非常好,留任率也高,只有一個準備升N2的資深N1,其它都是五年以上的資深學姐,有VIP的話,首選我們單位。

這些不是我說的,是我換單位之前,向科內總醫師打聽的。

剛進單位時,病房跟加護病房的深度落差,著實又挫折了我好一陣子,好不容易撐過無知混亂的日子,來到了換單位後的第二個月。

從換月的那天起,我的Leader下班前都會衝過來幫我整理病人單位,對齊床單、病人水杯補滿水、確認order與表單,弄得整整齊齊的,她說:「妳小夜要交班的是最可怕的AHN,我只能幫妳到這裡了!」

我心頭一驚,居然還有比第一個被兩大發電機夾殺更可怕的情況,我跟著抖抖抖的再檢查個五遍。

AHN學姐來了:「嗯,交班。」AHN學姐抬頭看了一圈:「嗯,好。」然後,然後,我就下班了。

這樣的日子差不多又過了半個月,這位傳說中很可怕萬事電的AHN學姐一起上了白班,在幫病人翻身時,她突然跟我說:「妳在病房待了兩年,學理跟技術實在是不怎麼樣,」

靠北!

現在是把握機會要電我!怎麼這麼突然?我交感神經都興奮的毛都站起來了,正在準備看是要逃跑還是戰鬥?

「可是妳對病人實在很用心,」她邊幫病人翻身邊看著我,笑著說:「想電妳,真的是電不下去!」說完,她自己沒有形象的笑得很大聲。

學姐的一番話,我實在聽不出來是褒還是貶,一種很複雜的情緒,好像同時被打了巴掌又被摸了兩下頭。

一直到很久以後,我終於有機會帶著學妹或是實習生,那個時候,我理解了當時AHN學姐的心情,那是一種:「好啦,學理跟技術慢慢教啦!對病人用心,至少不會長歪啦!」的期待。

親愛的小王學妹,護理可以是一份養家活口的職業,也可以是一份自我實現志業,差別只在妳的心。

如果妳願意把護理當成是志業,那請記得保持一種希望可以把事情做到最好、讓病人得到最好的心,那麼其它語言與非語言其實都是表面,只是個過程,如果妳同一個錯不會犯第二次,不會過了半年還在被罵的。

你說:「只有不會帶的學姐,沒有帶不起來的新人!」但我長大當了學姐,才知道學姐的分法是:「以後會一起上法院的學妹,以及接班好安心的學妹!」面對不把人命當命的學妹,我想任誰都不會有好臉色,那可是會惹上長達數年的大麻煩的。

其實,被罵也好、被電也好、好好講也好、拉著手帶著做也好,單位感覺好也好、單位感覺不好也好,這一切的目標是為了讓病人得到妥善的照顧,一直往這個核心目標走。

如此一來,在臨床業務時,就不要被那些外在的表面所干擾,而且妳都長這麼大了,必需知道,並不是好好跟妳講話的,就是好人,相對的,講話大聲的,也不見得是壞人,亦或者學姐是不會帶,還是不想帶?

下次,不愉快的時候,先要問問自己,有沒有做到以病人為核心的這個目標,妳做的所有一切,會不會違背了這最高原則,再以這個原則看看那些態度好、或是態度不好的學姐說的話、做的事,是只是圖個方便、為了己利,還是她也在為了病人這個最高原則,跟妳有一樣的努力?

親愛的學妹,為自己訂個目標,護理可以是一份工作,也可以是一份志業,能夠在工作裡得到自我實現的機會,我們其實都是很幸運的。


ps 我們也來賭賭,不只臨床,光這篇文章就有多少人會只看標題(表面)不看內文(核心)就開始評論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