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師都離職,病人怎麼辦?」

術場景是許久不見的同學見面會,在場八個人,只有三個還在當護理師,另外五個在臨床累積了一些經驗,早各自去做各自的事了。

「大家都離職,病人怎麼辦?」其中一個仍在醫學中心病房的A同學,聽見另外兩個還在職的護理師,也在「已遞離職單」以及「醞釀離職」的階段,赫然發現自己是在場同學碩果僅存有機會領25年金牌的人,驚訝的喊出這句話,剩下七個人面面相覷,還有一個笑出聲。

「都是照顧人,只有護理師不會被感謝」

「干我屁事啊!」B首先開口了,他就是那個笑出聲的人,是我們之中第二離開臨床的,大概待了2年多,存了一筆錢,跟幾個朋友合開了一間小夜店,現在做得也有聲有色,雖然不算賺大錢,「反正都要清嘔吐物,」她笑了一下接著說,「我寧願去做清了會有人感謝的。」

她說的是她還在急診時,有個醉倒的病人被朋友丟進來,朋友自己也酒駕,人丟了就跑了,她整個大夜都在處理這個病人的嘔吐物以及發酒瘋,搞得人仰馬翻,沒想到早上家屬才剛趕到,病人怕自己喝酒被罵,先聲奪人的說自己頭痛,好死不死他頭上有個被他朋友丟包時的烏青,便聯合家屬揚言要告急診醫護人員,說他頭上的烏青是醫護過於暴力造成的,要求誠意,一連串的無賴行為,弄到她心灰意冷。

「我顧自己都來不及啦!顧病人?!笑死人了!」

「單位學姐只出一張嘴電不停,兩套標準!」

C接著說,「是啊!自己都顧不了了,誰管病人!」C是最早離職的,差不多只有半年多的資歷,被分到一個老牌的醫學中心,內科病房,單位的學姐都無比資深,但分成兩派。她一個新人想說兩邊都不要加入、都不要得罪,沒有選邊站的結果,是兩派都會刁難她。

每天上班,她都得先想交班給我的左派還右派,他們的點滴是怎麼固定的?那我交班又是給左派還右派,下班前要不要換方式?這些與學理無關、也講不出所以然,如果稍有疑問,一秒變成兩派公敵,被貼上「對方打手」的標籤,再加上學弟妹進來後,都聰明的選了邊,電不得、也講不得,背後有人撐著腰啊!

「護理界被這些學長姐搞爛,要玩他們自己玩!」

「病人無上限,家屬秀下線!」

D之前也是在急診,她說自己真的是來修行的,建議各大編劇都來急診當護理師,可以對人性有深刻的體驗。首先是醫院收急診病人收到飽,上班時是1-10床,下班時也是1-10床,但卻是1、1-1、2、2-2……….,「跟聚寶盆一樣,放十個進去,出來變成20個」她誇張的比了一個盆子的手勢。

「20個病人!沒讓病人死就是盡責了!」D語氣兇狠的說。

在已經忙亂不堪的急診現場,20床病人=40up家屬,「每個都要來問『他怎麼了?』,跟他說剛剛解釋過了,家屬也可以推說『我媽剛聽不懂,妳再跟我解釋一遍!』那幹嘛不派一個聽得懂的來啊!」然後,D就收到一張具名的院長信箱投訴,大家都知道,護理部只檢討自己人的潛規則,我就不多說了。

D至今離職已經三年多,急診人的狠樣還寫在臉上,看來憤恨難平,髒話都快飆出來了,我們連忙叫她小聲一點,暗暗可惜,又一間店不好意思再進來了。

「長官有功攬自己身上,有過絕對推給你!」

E可是在我們之間,最會寫paper的,在校期間就常拿到優良作業,文筆很好、邏輯很好,常被長官任命為學術股,自己也發表了不少篇院內院外研究。

「督導為什麼會在我文章的作者群裡?」她攤著手,輕蔑的哼了一聲「督導也就算了,護理部主任、副主任都要放進來!」原本忍一忍也就相安無事,心想,「反正整個護理部都是你的就對了」,大不了作者特別多而已,也沒什麼不行的,沒想到發生某篇研究,有個受訪者後來跟醫院產生醫糾,連帶把當時所有接觸過的護理師一起提告,當然也包括我這倒霉只是去收案的同學。

「長官們完全撇得乾乾淨淨,說自己沒指導過我呢!」

「根本下不了班,那有人生可言!」

F猛點頭,「就算學長姐、阿長都超好,也下不了班啊!」E在學生時代就是個康樂,最喜歡四處走走看看結交新朋友,但當了護理師以後,上班時間是表定的8小時、週工時不超過40,但在臨床待過的人都知道「是假的」。

撇開下不了班跟提早點班的事不說,舉凡每6年120小時的換照上課時數、ACLS、BLS、各職級在職訓練、小組長訓練、急診加護訓練,還有無數的升等報告、床邊教學、讀書報告,再加上評鑑的文書資料無中生有式的修正及補件,以及院慶、護師節、望年會的表演等等,上面每個都是耗時幾個小時起跳,但那一條可以算加班費的?

「對啦!我就爛草莓,苦留給能吃苦的人去吃啦!」

「薪水只是賣肝錢,能賣到什麼時候?」

G也嘆了口氣,說了自己很幸運,單位不錯、學姐與同事也不錯,但眼看要邁入中年了,「輪不了大夜了。」這幾年,她開始有失眠的問題,日夜班轉換時,常常會睡不著,吃了藥後的睡眠品質讓她頭昏腦脹,身體一直都不太舒服、狀況連連。

但是現實考量,上大夜的薪水才夠支付幼兒的學費與維持家庭,每個月的家庭開支,不出國玩、不買名牌、沒有什麼娛樂性的消費,「也至少要八萬啊!」她之前忍著上大夜,是大夜至少還有個六萬,加上老公的五萬,還勉強能存個緩衝,「但繳完稅、過年包紅包,又是一場空。」她很無奈的說,但身體實在已經不堪負荷,也只能提出育嬰假領半薪。

「先把肝養一養吧!」

「老公小孩根本顧不了,外遇時間還能對班表!」

H從剛剛都一直沉默不語,她是我們所有人當中,最熱血的加護病房護理師,看到ECMO會興奮、接到移殖病人可以整天待在隔離室不尿尿也甘之如飴的。

「我老公有小三,」

她突然冒出這句話,「他有我班表,他們不管白天、晚上、情人節或是清明節都可以約會,根本不用喬,因為我上班也不會打電話回家、也不能接、更不可能翹班,假日也要上班。」她眼眶泛紅,看得我們幾個同學都跟著鼻酸了。

「已經快一年了,我都不知道,」她說,是有一天有個病人原本要排訂開刀換lung,她是小夜班,但是在開刀前,捐贈者不知那國回來的家屬臨時反對,所以手術喊停,她難得的被借休,以為老公小孩都睡了,就沒打電話,沒想到一到家,就跟電視上演的一樣,她的位置上,躺的是另一個女人,「可能想說我下班都是半夜兩點之後,他們還可以把握時間再來一場吧!」

離不離婚是一個議題,現在的她,得重整自己的人生,「也許,也該換個工作了。」她淡淡的說著,語氣過於輕巧,反而重的讓大家都沉默了。

「護理師都離職,病人怎麼辦?」” 有 2 則迴響

  1. 小依

    我志向是護理,但做了急診兩年多以後真的會很想離職。

    如果不是因為現實考量,我還真的想要找一個薪水可以而環境可以給我散播愛的地方工作。

    想要關心病人但學姊的吼叫。命令,甚至醫生對於護理師的不尊重,又能忍幾年?

    我不能理解都是救人的,為何一定要搞成這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