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榮幸,臨床的日子是與你們同行

FB跳出某位醫師前同事,終於千辛萬苦完成博班口試的照片,下面留言招喚了曾經在臨床一起共事的大家,看見這些熟悉的名字,那段既快樂並痛苦的時光,突然間在腦海中翻踴,過去的那些感動與血脈噴張,瞬間交感都興奮了起來。

沒有勞權概念,只想把事情做好

我身處臨床的那個年代,沒有什麼勞權觀念,連護理師入勞基法,都是好多年後的才發生的事。

那時候臨床醫療工作者,都是「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什麼超高工時、連88,都是理所當然,但那時只覺得上班時間好長,很想off而已。不過,沒有比較沒有傷害,護理人員是工時長,但住院醫師是「沒有下班」。

現在想想還是覺得蠻不可思議的,住院醫師一個月要值十班,顧2~3個病房(100~150人),復健科會高達200人up,值十班的意思是每月有1/3的日子要睡在醫院裡,半夜還是要繼續處理病人狀況,然後再接著上隔天的班,有些日子會需要隔日值班,再加上臨床工作量非常的龐大、雜亂,基本上沒有上班或下班的界限,讓住院醫師的在院時間看起來就會像下圖那樣:

截圖 2020-07-08 上午11.25.50.png

常常是我白班off回來上大夜,會在大門遇到已經兩天沒有離開過醫院的醫師同事,在午夜12點時可以踏出醫院,回家換套衣服,心裡想著「終於有完整的時間能夠準備明天早上7點的morning meeting 個案報告」。

曾開玩笑與小君醫師說,換算下來,住院醫師的時薪也太低了吧?她笑著說:「我有算過,比麥當勞高一點!」對她來說,就只是想把事情做好,臨床變化多,病人就是會在下班前需要on endo,開完order 通常會到八九點,「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她總是聳聳肩,輕鬆的說。

只想要病人好、再好、更好!自己不重要

外面的人常常會覺得自己工作也很辛苦,一樣要輪大夜、高工時、高壓,但沒有醫師領得多,覺得他們憑什麼?但你真的在臨床看過醫師們工作,正常人都會覺得這真的是個拿自己的命去拼病人命的工作,領這些錢真的很少。

上完正常班要接值班,再接正常班,雖然正常情況下是可以回值班室睡,但如果是跟小張醫師一樣帶塞,就常常是在ICU一晚上送三床又收三床,整個晚上都不用睡。每次大夜電腦要關機重開,跟醫師說要重開機5分鐘才能繼續打病歷喔!他會如釋重負的用感激的眼神看妳,說「好」,然後在妳按下關機的那一秒鐘,他已經趴在電腦前面休眠,然後神奇的在五分鐘後電腦系統跑完,自動又醒來繼續未完成的部份。

又或者是從受孕開始就吐到翻的小雯醫師,每每艇著她的八月肚深蹲準備on endo時,我們都好擔心她會不會一用力就吐出來?看她一on 上就衝進廁所大吐特吐,吐到需要吊著點滴繼續值班。有一次,ABG data一出來,我們立馬情商來拿飲料的其他R幫忙on 個 endo一下,讓她可以在值班室休息一下,沒想到才備好料,她又挺個大肚出現在ICU,淡淡的一句「我來吧!」親力親為的把所有事都做完,再去邊吐邊開order。

甚至,她的老公三天沒見到她,也只能到單位來探望值班的她,在會議室裡吃個便當就算約會。

醫療團隊的每個人,併肩一起向目標航行

這天單位來了很年輕的個案,病人的血鉀無論怎麼補都補不起來、鎂也低、尿多,並有關節疼痛的問題,代謝性鹼中毒被收入我們ICU,最後在讀了非常多書的小家醫師手上,確診出Gitelman Syndrome。這是一種發生率只有1/40,000的體染色體SLC12A3基因突變(鈉氯離子運輸蛋白病變)造成遠曲小管NaCl再吸收降低,讓體內電解質不平衡。

當小家醫師拿到足以確診的檢驗報告後,立馬充滿教學熱忱的向我們解釋了一輪,「說中文好嗎?」眼看著學妹們眼神逐漸煥散,耳朵裡聽到的都是亂碼,主護學姐立馬把本周的會議內容改成Gitelman Syndrome,好好的、認真的,在兩天把資料準備妥當,向單位所有護理人員做一次完整的個案報告,讓所有人都一起了解這個百年難得一見的罕見疾病。

在那樣的環境裡,不只是醫師,護理師學姐們,個個也是不搞到底,絕不罷休。

很榮幸,曾身處這樣的團隊之中

這樣的工作環境,我身為一個護理師,也從沒有覺得誰瞧不起誰,或是被誰瞧不起,大家就是同事,會一起訂早餐、一起訂午餐,再一起訂宵夜,然後一起解決病人的問題,一起為病人拔管歡呼,也一起為病人逝去悲傷。有很長一段時間,這群住院醫師們無論有沒有值班,總是會待在我們家的會議室,雖然嘴上說的理由是「這裡食物比較多」,但真正讓大家都願意待在一起的理由,我們心照不宣。

現在離開總是百米衝刺的巨塔,來到塔外過著安逸的生活,赫然發現那些不吃、不喝、不尿、不拉、不下班的日子,原來一點都不正常,也過了好一段才能接受「生理期要請假?」、「明天才能完成?」、「已經下班了?」在工作之外還有人生要過的想法。

當時那樣沒人性的工作環境不該再繼續存在,但我真的很感謝當年的自己,天真的選了最血汗的醫學中心、選了最常CPR的單位、爭取進了更難的ICU,讓我有機會能夠與他們相處同一個時空,一起共事,雖然留下一些非常厭惡擺爛人的症頭,但這些經歷,確實讓我的新鮮人時期,用力刻下了那些拼過命的痕跡。

現在,看著他們一個一個在自己的領域發光發熱,我居然能夠曾經是他們的同事,曾一起併肩跟死神拔河,真的,感覺萬分榮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