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rr is human, to forgive divine

「To err is human, to forgive divine」

 同坐在長椅上的陌生人,突然小小聲的冒出了這句話。我被聲音吸引的轉過頭去,那是一名年約60歲的白髮男子,整齊的髮線、乾淨但蒼桑的臉部線條,眉頭間的平行直線,看來常為世事煩惱。淺藍色的襯衫,配著深藍色的領帶,黑色的西裝外套,襯出他腿上的那束鮮花嬌豔萬分。

 「人皆有錯,唯聖者能恕」他被我粗魯過大轉頭動作所驚嚇,停止了自言自語,微微笑的告訴我剛剛那句話的中文語意。 「這是那位奶奶教我的」他用下巴指示我視覺轉移,看見了前面燙著捲捲短短頭髮、眼睛彎彎、無比慈祥又充滿氣質的奶奶笑臉,就是過年時你叫她一聲「奶奶!」她就會笑出聲,把紅包塞給你的那種。

我點點頭,聽著男子繼續說著這句話的故事。 原來他是間大醫院的醫學教授了,在他剛升上主治醫師沒多久,這位奶奶來到了他的診間。那時他30歲,奶奶68歲。「不知道是不是美國和台灣氣候差太多,從美國回來後,總是咳個不停!」時節一樣是四月天,忽冷忽熱、忽晴忽雨。做了簡單的問診與身評,診斷是上呼吸道感染,讓奶奶拿了些藥,先回家休養吧! 再見到奶奶是八個月後他去急診會診。他接到通知,一名69歲女性因呼吸困難及意識不清到急診,X光發現肺部有陰影,疑似肺癌,故會診胸腔科醫師。

拉開急診圍住的小小床簾,奶奶虛弱的模樣讓他心頭一驚。細細研讀了所有檢查與檢驗報告,奶奶是 SVCS(superior vena caval syndrom ;上腔靜脈徵候群),腫瘤壓迫上腔靜脈,使得血液無法回流心臟,造成的腫瘤急症。 入院後一連串的x光、超音波、CT、支氣管鏡、細胞切片確診了奶奶肺癌且轉移的事實,接下來的電療、化療、標靶藥物,讓奶奶原本就瘦弱的身體更加的枯槁。

家屬不捨,埋怨他為什麼不早八個月診斷?如果早八個月,也許癌症就不會擴散、也許只要開刀就會好、也許不會昏倒、也許奶奶就不用受這麼多苦、也許奶奶還可以多陪我們一些日子!早八個月,也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奶奶揮揮手,隔著氧氣面罩,費力的說出:「To err is human, to forgive divine」奶奶深吸一口氣,接著說:「肺癌…….不是醫生害的……很用心了…..」氣喘吁吁的奶奶,還是露出一抹眼睛彎彎的笑容。 治療的效果很差,三個月不到,奶奶離開了,醫生運用他所學的一切知識與專業,仍是徒勞無功,「之後我每年都會到這裡看奶奶」,男子說到這裡,停了。

「紙錢燒完了喔!要走了!」我的家人喚我的聲音打破了沉默,我向身邊的男子點頭微笑,揮揮手,謝謝他帶給我一個感人的故事。在清明陰雨的山坡上,我回頭看見他起身,細細的拿起紙巾擦拭著黑白相片上的慈祥笑臉,把手中的黃澄澄的鮮花,放在笑臉前,恭敬的向這位活在後人心中的奶奶,深深的,深深的鞠躬。

To err is human, to forgive divine” 有 5 則迴響

  1. 小章魚

    或許不是每個醫生都能很準確的診斷出所有的疾病。但只要有做對,並且問心無愧。我想大多數的人是都可以諒解的!如果每個疾病都能早期就診斷出來的話,或許這世界上就不會有病人,但相對的,就也不會有醫生了…

  2. 匿名

    醫生又不是神,醫生只是人,可是往往都要用神的標準去看待!我也不諱言有壞醫生的存在,可以的話是要把壞醫生抓出來,把好醫生留住,而不是裂幣驅逐良幣,真的很難做啊!

  3. 這件事讓我想到以前護校實習的時候在病房遇到的奶奶, 她的笑容,即使帶著MASK還是看的到。 她握著我的手,一句簡單的"謝謝妳的照顧" 影響我很深。然後清晨她即撒手人間。

  4. Sophia

    用"心"作每一件事,像是為自己,為最心愛的人,我們會怎麼決定?用誠實的同理心出發,人間有感動,一念之間而已,真的!祝福大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