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得了強迫症的小黃學姐

都說什麼帶學妹要有愛心耐心又有恆心,愛是永不止息,我來說一個,「太害怕傷害學妹,讓自己變成強迫症」的學姐故事吧。

小黃學姐溫柔又可人,總是笑臉與鼓勵

我不相信這世界上還有比小黃學姐更溫柔的人了。

那一年,我仍是個每天出八次包以上的菜鳥,是她還能微笑的拉著我的手,一個錯誤、一個錯誤的細心解說、指正,永遠是這麼溫柔淺笑的對我說,「學妹,妳比昨天好了!」

新人那一個月,每天白班三點我都會胃痛,一個月掉了五公斤,總是滿臉油光,只有一早看到小夜是交班給她,才能順暢的吐口氣,上班也能順利尿尿,UTI的情況略為改善。

單位可說是「ICU前站」,流動率異常高

我的單位,是個流動率非常高的地方,常被其它醫師及單位戲稱是「ICU前站」,接的病人通常是差一點就要進加護病房,或是剛從加護病房出來,或是剛出來馬上又要進去,進去出來又到我們家的單位。

每天on endo至少一支,每周少於七支我們會覺得這次有拜對神,覺得這週好輕鬆。什麼急救車來不及補,需要到其它單位借用的情況是每天日常,defibrillator通常都是fix 在誰家bed side的一個地方。

這樣的單位,偏偏又有自覺是大老的小燕學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想當年,我來第二週,就變成學姐了呢!後面的半年,至少流失了有五位還是十位的學妹,在還沒記得名字之前,就已經離職。

新人流動的狀況,可以用「我不是已經離職,就是在離職的路上」來描述。

當小黃學姐越來越早上班、越晚下班……

任何單位有新人的學姐,都知道接新人班的感覺:提心弔膽。

小黃學姐也是如此,當單位從原本一個新人變成一盤新人,小黃學姐赫然發現自己永遠是三班中最資深的人員時,開始變得很早到。

原本只是早到十分鐘換裝、再變成早到二十分鐘點班、變成早到30分鐘看一下病人、再變成早到40分鐘順便看一下order、再變成早到50分鐘看一下單張,接著再加上早一小時來看一下病人是否活著……..。

有一天我白班不過才吃完午餐,發現學姐居然還在會議室,她不是早到,她是根本沒有回家。

每個ORDER、每個TPR的點,都要確認三次以上

小黃學姐不知道何時開始,幾乎是沒離開過單位,頂多回去洗個澡,馬上又回到單位了。

「我真的好怕出錯喔!」小黃學姐說,在長官下令阿長必需對「流動率」做交待後,單位最高指導原則是-留住新人。

當新人變得越來越多,我記得還被戲稱是「七仙女」,學姐逐漸從班前的確認學妹的狀態,變成連自己的狀態都得再三確認,也許是睡眠不足、也許是壓力太大,每個藥單、TPR的點點、數字、紀錄、order她都得至少確認三次,有時確認太多,忘記之前到底有沒有確認過,又會再確認一次。

她的交班單上密密麻麻各種顏色的打勾、打叉,但總是沒辦法讓她對自己的上班有信心,總是擔心「學妹會不會漏交?」、「我會不會漏做?」,反覆確認到滿滿的到不知道自己的勾到底是什麼意思?那時,我們一個白班只有Leader是十床,其他人是11-14床,大夜是16-18床,這樣的確認法,有再多時間,也確認不完,更何況她要確認的是三個班都百分百無誤*3次!

精神不濟、狀況連連,也只能離開

運氣好時,她可以跟小夜一起下班,後來,甚至小夜都下班了,她還在會議室。時不時看到她累倒在電腦前面,畫面是開著的紀錄。白班比小夜還晚下班、紀錄還沒完成,演變成本該是白班就印出紀錄的小黃學姐,還得幫小夜紀錄印出來,原本每床只要印一頁,現在變成至少得兩頁以上,小夜也得隔天補蓋章。

當學姐的狀態已然影響到單位運作時,阿長請她考慮離職,即使她在反覆確認醫囑與單張正確性時,發現學妹的錯誤,從來沒有大聲過一句,依然輕聲細語,好聲好氣;即使她總是對於學妹的請益,溫柔教學、細心指導,但她持續無法成功下班、上班精神狀況不佳,最終還是被認為「不適任」,得離開我們單位。

聽說,學姐離開後,有整整一年都沒有去工作,後來的事,我就不清楚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