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愛說是「態度問題」,怎樣的態度沒有問題?

來信白色天空的信件中,以「新人迷失方向」為主,在學弟妹最常提出的困境中,則以「態度」為最大宗。

  • 「學姐說我態度不好。」
  • 「學姐說我沒有進入狀態。」
  • 「我已經很認真了,還是被說不夠用心。」
  • 「學姐自己上班態度也很差,還要電我。」
  • 「誰不是從白紙開始,需要態度這麼差嗎?」

我曾經在護理界當了三次新人,從一般病房(2次)到加護病房(1次),中間間隔了半年以及兩年,第一次是工讀,接著是正職,雖然都是在病房,但工讀與正職的心情略有不同。

而後到ICU去,病房的知識除了知道地下街那家排骨飯是真材實料以外,其它病房學理、技術或是與家屬應對以及修馬桶跟找輪椅的能力,在加護病房都派不上用場,反而是帶了一些病房的壞習慣,在加護單位需要打掉重練。

但即便如此,我從工讀後順利回到原單位,又在病房時被ICU護理長在一週內硬拔到ICU,引發兩邊阿長間不小紛爭。後又在ICU離職一年都無法成功,最後弄到ICU的阿長在護理長會議時跟其它護理長大罵我擺爛非要離職時,讓之前病房的阿長挺身說,「她不是這樣不負責任的人。」我不是個多優秀的員工,但至少讓幾位主管覺得,留住我是對單位有幫助,而願意爭取。

我想,我在「態度」方面,應該是有點心得可以跟各位分享,讓大家可以踩在我的屍體往上爬。

1.遇到爛學長姐,把重點放在「工作能力提升」,期待未來

最常見困擾,是後進不理解為何學長姐要用這樣的態度對自己,從小到大大家都是好好講,為什麼要用罵的?誰沒當過新人?誰是一開始就會?接著覺得學姐就是爛、就是機歪,然後自我否定,離開護理界。

我知道確實有很多護理界的學姐用踩扁新進為證明自己的存在的作法,我自己當新人期也遇過不少。第一次被這樣對待時,我整整在一個月內掉了五公斤,但在第三次當新人時,我反而胖了2公斤,因為我理解了這是她存在的價值,比起厭惡,我產生更多的同情

同情是來自於我已經知道,「情緒失控,是因為對情境無法掌握」,所以只好亂罵一通掩蓋自己的無能,而真的內功強大的學長姐,在指派任務時,已經知道新人會犯什麼錯、做什麼事,在哪時候該收,哪時候該放,口氣都十分溫和但是堅定,很有一套自己的訓練系統,我的地下師父就總是香噴噴、溫柔美麗,不曾大小聲過,看著我的紀錄,也只是輕輕的說,「妳的重點,跟我的重點,好像不太一樣」。

而總是爆跳如雷的學長姐,往往是用這樣的方式向大家訴苦,用聲音與肢體而非能力在刷存在感。算一算,我大概半年後能力就可以超過他們了,到時候,很難說是誰電誰。既然看得到未來,現在看著那樣的頤指氣使,更像是看已經知道結局的無聲八點檔一再重播,其實蠻有趣的。

2.理解護理工作現場再入行,不甘不願一直抱怨只會惹人嫌

你的事,是個人的事,跟別人無關、跟學長姐無關、跟阿長無關,更跟病人無關,無論是失血、失眠、失心瘋,都不要讓自己失常,那是你的事

曾經有一個學妹上班時都在打瞌睡,只要坐在電腦前打紀錄,五秒沒講話就睡著,我們一直以為她是生病了,後來才知道,她覺得自己當護理師很辛苦,都不能跟同學、家人、男友出去玩,所以她就都上大夜,然後白天再跟朋友去玩,晚上七八點沖個澡睡個一兩小時,再來上大夜,有時甚至沒有睡。

如此上班的精神狀態,leader只敢把超簡單的case排給她,即便如此,也常接班時endo23公分,交班只剩15公分,病人喘到30、HR 130,她大小姐的紀錄還跟昨天一樣。

當然,工作只是人生的一部份,但是我們的工作不是警察願意幫忙顧店糾甘心的便利商店,也不是同事想要cover你,就有辦法在ICU護病比從1:2變成1:4,而是像馬拉松那樣,一棒交一棒,穩穩的、順順的,前提是,每個人都自己搞定自己,才能合作

搞定的不只是學理,還有對人生的期待。

護理工作就是這樣,沒有連假、颱風要上班、常會晚下班、跟一般人作息不同、站得起來就是要上班等這些,在十年內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入行前,應該就知道臨床的情況,要嘛離開、要嘛征服。硬要留下,但又不甘不願,造成的是整個單位同事的困擾,甚至困境,沒有人想背人命在身上、一再跑法院,長達數年。

而那些「好累」、「好煩」、「好討厭」等無意義語助詞,除了讓大家也覺得很煩以外,沒有任何實質幫助,並不是就要奴性強全盤接受,而是光是喊喊,情況不會有任何改變,只是覺得很吵而已。

3.準確到位,表現在「說的話」、「吵的架」、「做的事」上

護理工作是馬拉松比賽,「接棒」與「交棒」,建立在「信用」之上。

學弟妹常被學長姐質疑,主要就是學長姐對自己能力的不信任,不相信學弟妹ON 的IV可以撐過三天、不相信學弟妹確實衛教、不相信學弟妹看的order是正確的、不相信學弟妹交下來的病人是好好活著的。

下面是臨床常見的「信用」建立的方式,新進可以參考:

(1)說話精準,確定的才說出口,不是百分百肯定不要講

「病人好像去樓下買飯」、「家屬好像晚上會來」、「VS好像在上刀」、「R好像有解釋病情了」、「同意書好像簽好了」…….聽到這些,這任何接班的人都會火大。

若是交班時你說的是,大家會覺得輕鬆:

  • 「病人六點去樓下地下街買飯,我請他七點前回來護裡站報到量血壓。」、
  • 「家屬八點從內湖出發了,交班前打電話確認已經在高速公路上,八點半前會到,電話是XXXXXXXXX。」
  • 「VS早上八點上刀會找不到人,早上七點半已經來查過房,下午一點會再過來一次。」
  • 「R已經跟她先生解釋完病情了,DNR拿回去考慮了,說晚上會客會給我們答案。」
  • 「手術、麻醉、自費同意書都簽好了,我們一起對(拿病歷一頁一頁翻、一格一格對)。」

若是真的不知道,那就說「不知道」,不需要猜測,交待你做的嘗試,告知你盡力的部份,交待下一班該怎麼做:

「家屬聯絡不上,已經打給他太太、兒子、女兒,都聯絡不上,病人說他們可能班機延誤,請晚點再打看看。」

(2)吵架精準,反駁要有憑有據,要吵就要達到目的

用「學理」這樣說,取代「學姐」這樣說。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護理界的學姐老愛問學弟妹「誰教你的」,然後學弟妹就會端出個資深學姐,若不去對質,變成學姐之前相互對立,懷疑對方做法,若去對質,發現學弟妹誤解,又是一陣發火,但不管是那一種情況,「誰教你的?」這個疑問對事情都沒有幫助,不會解決問題,無論是誰教的,做正確的事就是了。

在ICU的做法是,無論職級,大家對照護有不同的看法,就是各自查書、查文獻、查標準手冊,遇到真的模糊的,會打給藥師、營養師,或是直接打給主治醫師,問他確實的想法是什麼,我從來沒有聽過我的ICU學姐說過,「我們以前就是這樣」,對他們來說,沒有「以前」,只有「現在」。

當面對愛亂電的學長姐,拿書出來給他看,他也會閉嘴的。

同理,如果你真的覺得制度不對、不合理、不合法,那就去找法條、找律師、找證據、找媒體,寫存證信函也好,找院長也好,確實具體有用的爭取自己該有的權利,這些都比在原地無止盡抱怨來得有益處。

(3)做事精準,千萬別偷工減料,偷的是自己的信用,減的是自己的聲望

三消只一消、該換的IC換貼紙、換藥三片紗布只塞兩片、該全套無菌只戴半套……,這些臨床的偷吃步,一交班就會被發現了。

對我來說,我只要知道哪位同事有一次這樣的偷雞摸狗,從今以後,我只要接班,就會把他當班所有的事都檢查一次,除了所有order,還會早半小時來上班,先run過一次病房,看完所有的點滴、氧氣、床旁、傷口、管路,最重要的是確定病人還活著。

然後,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再信任他,我會怕。

4.今日錯,明天不再犯

每個人都會犯錯,問題是錯的是不是同一件?

後進總覺得學長姐愛罵人,撇開那些真的是罵人為樂的學長姐,絕大多數都是真心要訓練未來同事的,這樣的思考邏輯下,也許後進可以理解,學長姐其實是覺得你做得到才會罵你,若是真心覺得你做不到,會微笑的勸你離開臨床,轉身去跟阿長說,「真的不行。」

在正常情況下,第一次犯錯,學長姐不會罵,會用講的,直到二犯,才會扳起臉,口氣與臉色都變得很差,「一講再講!」學長姐通常會很氣這個。

不過,我當然可以理解,臨床工作常規、學理、技術,每個都要記,多如牛毛,怎麼可能新進都會記得!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不要犯同樣的錯,同樣的洞不要掉進去兩次。至於其它未爆的雷,我們有一生的時間可以去除雷,總有一天,我們會學會如何走一條安全的路,如何安全下庄。

5.請在意人命,不要待在臨床「假裝」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有沒有「把人命當命」。

以上都可以慢慢練,但是對護理工作有沒有心,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裝也裝不來。曾經有位學妹,在剛上班時總是一臉無辜的問我該怎麼照顧新人,很殷切的感覺,但在一起上班超過兩天,就知道她只是「做一個有心的動作」。

交班總是最忙的,護理站交班,其它單位也是在同時聯絡事情,護理站前後兩支電話總是響個不停,若是位置沒搶好,在電話旁邊交班,常常會被打斷,但這學妹很屌,她在交班時接了第三次電話,索幸就把電話拿起來,不掛回去,當我驚訝的問她在幹嘛時,她氣定神閒的說,「他們打不通會打另一支。」我反問她,那如果是病人在檢查室CPR呢?她那一臉「那檢查室也已經在處理了啊!」的不在乎表情,我記到現在。

另一個學妹是ICU的學妹,她也是很愛在交完班後跑來問「該怎麼提升照護能力?學姐我該怎麼做」,直到我們幾個學姐聊起天後才發現,那只是她跑來討好學姐的方式,臨床工作一犯再犯,也並不在乎,我史上第一次接班接到K 7.2的,就是從她的手上,她說,「主治醫師還沒查房啊!」

有趣的是,這兩位很快就離職了,離職前要求主管給她們高分與高評價,因為她們要去當實習老師,雖然這樣不太道德,但我們主管為了送神,真的給了好分數,讓她們又快又順利的去當實習老師了。

說到底,所謂的「態度」,只是要達成大家一起「平平安安出門,快快樂樂回家」的目的罷了。護理工作只是一個工作,沒有那麼偉大到要獻出自己的人生給病人或是給同事,任何職務與工作,學長姐都沒有義務要教後進,後進當然也沒有義務要尊敬學長姐,但我們可以透過知道如何一起往同一個目標前進的處事原則,一起好好的完成一天的工作,這樣就算功德圓滿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