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姐就是針對我!」

「就是針對我啦!」

我的同學傳了Line截圖給我,他們單位最近來了位新進人員,到今天年資滿3個月,剛剛在單位line群組(可以不加入嗎?)發飆,火氣很大的傳了這句話到公務群裡,我同學立馬截圖寄給我,圖片下加了一句:「她終於發現了!」(灑花圖)

學妹幫阿長寫報告,學姐幫學妹顧病人

這位學妹很有趣,剛大學畢業,在校實習及學業成積都非常好,是書卷的常勝軍,一心想往護理教授的方向前進,在那之前,認為自己應該有兩年臨床經驗,跟我準備離職的方式的像,到最難、最累、但學最多、最廣的醫學中心等級醫院,直奔重症病房,目標是快速用兩年累積經驗,然後往學術走。

這學妹真的很會寫報告,文筆流暢、語句通順,沒有錯字,就算不看內容,光是在排版方面就屌打大概九成的護理師,是份拿在手裡,就會想給她高分的好作業,恰巧進單位的時機,是阿長要交paper以及有許多簡報要交的時候,學妹自告奮勇幫阿長做自己最會的寫報告。對於臨床上雜務爆多的阿長來說,可說是如獲至寶。

舉凡資料查找、word排版、順語句、做簡報等大多護理人員不擅長的文書工作都給學妹做,兩人常在阿長辦公室打得火熱討論報告,而外頭的事,就「學姐幫忙cover一下」啊!

阿長paper一直交,學姐loading一直加

後來演變成學妹若是上小夜,四點上班一交完班去抄個Vital sign(血壓那些數字),然後就被阿長叫去討論paper進度,整個單位都翻好身抽好痰在feeding,學妹還沒翻身,眼看著都要五點了,leader 去阿長辦公室叫人,學妹才匆忙跑出來,後來演變成學妹乾脆先翻好身、抽好痰,然後要leader 幫忙灌,人就躲回阿長辦公室到下一趴再出來,病人交給leader 1:4。

ICU的作息是2小時一次,前面的feeding耽誤了,後面翻身拍痰、洗澡就得延後(怕病人吸入性肺炎),很像許旺氏細胞(Schwann cell)落一段,原本用跳的電位不知漏流去那了,令人感覺很不爽。

「阿長,幹嘛不早點叫學妹來啊!」Leader 受不了自己段的落漆感,去辦公室不太爽的跟阿長攤牌,表示這樣不就等於病人都是學姐在顧?學妹上班時間拿來寫paper?還是阿長的paper!

「學妹說她家比較遠,太早來或是假日來,就沒有自己的生活了!」阿長一臉很無奈的說,表示她有努力過了。leader頓時恍然大悟,難怪阿長會排學妹上小夜,就是因為白班雜事多,會客也有兩次,還有VS(主治醫師)查房、轉進轉出,根本不可能讓學妹上班還有空檔可以討論這麼久!而阿長也不想大夜來單位討論,那當然就是衰到小夜班啊!

學妹忙著弄阿長的paper,嚴重度高的病人自然無法排給她,而要教學時,她又總說阿長要她明天交什麼什麼,她必需把握時間把東西弄好,儼然是阿長小秘書來著。

阿長顧自己,學姐也只好顧自己了

能夠在醫學中心重症單位待這麼久,學姐們個個也都是聰明得很,阿長盤算著小夜可以討論就吃小夜豆腐,「那我們就讓她多學一點吧!」幾個學姐評估、確立問題、擬定計畫,開始執行措施。先從交班交得很細開始,交完班都過了半小時了,另一個學姐就會走過來要學妹一起協助翻身,leder再接手指派各式臨床雜事確認,弄到學妹至少晚上六點半過後才有空坐下來,肚子餓得要命、腳超痠的!那有心情跟阿長討論報告?而阿長,也要趕著下班了。

而每當阿長企圖要打斷這流程時,其它學姐就會輪番找事找阿長討論或是找個病人的臨床教學纏住學妹,像是一直打斷鵲橋的狠心人,讓牛郎織女無法相見。

學妹漸漸在上班時開始擺臭臉,畢竟過去三個月,上班雜事都有leader扛掉,討論到忘我沒抄vital sign,學姐也會幫忙抄,翻身管灌都會幫忙,頓時全部都要自己來之餘,還要幫別人,加上爆多的臨床教學,「學妹資質好,多學一點啊!」學姐如是說。

紙上談兵是一回事,真上戰場又是另一回事

學妹的專長是寫報告,實習分數也超高,但有當過護理師的都知道,學校跟臨床大概是0.1跟100的差別,學校功課再好,在臨床上不可能直接使用(好奇怪的養成模式),學妹感覺像從聖誕樹上的那顆伯利恆之星,變成流星,CVVHD、ECMO、PICCO(簡單說就是加護病房常見各種管線)光那條管從那裡來要去那裡,就夠頭暈了,學妹的文書技能完全無用武之地,畢竟醫中重症加護病房,往往是死亡的最後一道關卡。

阿長一直等無人,把學姐們叫來問怎麼最近小夜變這麼忙時,所有人都口徑一致的回答:

  • 「病人狀況不好啊!」
  • 「學妹很多不會的啊!」
  • 「這些是她的工作啊!」
  • 「不教她怎麼獨立啊!」
  • 「我們單位屬性就這樣啊!」
  • 「最近狀況真的很糟」
  • 「可能是要端午節了吧!」

爬得越高,跌得越重

學妹從「阿長說我好棒棒」,到「學姐說我好糟糕」,可說是天堂跌到地獄,從可以給阿長意見到被學姐「教」到體無完膚,自信上可說是被打得扁扁扁。這次Line事件是她又漏了很多小雜事給下一班,大夜學姐在群組裡不指名的提醒,剛下班的當事人一看就知道是自己,壓抑不住心中的委屈,學妹直接就在群組裡爆了!而大夜學姐只淡淡的說「對事不對人」就不再回覆了。

直到早上,阿長看到愛將哭哭的留言,問清狀況後發現確實都是臨床業務,學姐並沒有刻意刁難,而是來單位三個月該注意的事情,像是抽痰的基本技巧、Endo不要綁在病人嘴角、翻身衣服要拉平、尿管固定要留緩衝等等再基本不過照護技巧,那些在臨床有心顧好病人,就一定會注意的小事。

只不過是學妹之前被阿長捧得太高,回到真實人生而已。

「阿長,跟主任爭取公假寫報告啊!」

學妹不爽,護理長也不爽,原本有人可以幫忙弄資料,能力很強,雖然她不想下班弄,但是佔用一點點上班時間也運作良好,現在沒有人幫忙處理這些雜事,這一陣子交出去的報告總算不會被督導盯「為什麼交手寫版?」、「頁碼跳掉了!」、「電腦技能宜加強」等狀況,現在又開始要被盯,臨床雜事樣樣都要管,還有無止盡的評鑑、考核、檢討,弄得阿長心中也十分不快,忍不住murmur,「阿長很難當!」

幾個學姐雙手一攤,「阿長,跟主任爭取公假寫報告啊!」語氣無奈,畢竟在現在的護理職場制度下,沒有誰不過勞,自己的權利,只能自己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