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說,一秒搞砸護病關係

在醫院裡待了幾年,我覺得沒肩膀主管、機歪家屬、黑心學姐都還蠻好處理的,至少可以預期或是能夠承擔後果,而最失控的,其實是管不住嘴的醫護人員,就是他一句話講完,我要花至少三天以上擦屁股的白目人,跟大家分享這些白目語錄:

1.「他都3分了,聽不到你叫他啦!」

背景是在加護病房,一個剛中風的病人轉上來,會客時間家屬在旁邊輕輕握住病人的手,不斷的跟他說話,希望下一秒鐘病人就能張開眼,對著整人節目的隱藏鏡頭揮揮手,然後大家就能手牽手一起回家,笑著說今天的故事。

但真實世界沒有那麼多橋段,在事實面前,往往比虛假更讓人難受。

學妹剛上班半年,一直以來都以天真浪漫做為個人特色,身為主護的她,就在家屬會客淚汪汪時,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出去玩昨天整晚沒睡的理智斷線,就對著家屬說了這句:「他聽不到啦!」家屬猛然提起頭,眼淚戛然而止,驚慌的問著主護:「他聽不到嗎?」

當時同段Leader的我,手刀秒奔到學妹面前,面帶笑容的請跟家屬解釋聲音對刺激腦部很有幫助,即使是無法對外反應,也很可能聽得見的事,學妹突然又冒了一句:「難怪往生時都要家屬跟病人講話,原來是這個原因啊!」

家屬一聽「往生」眼淚又掉了下來,那一刻,我真的好想讓學妹親自感覺看看是不是往生時還聽得到。

2.「胃癌十幾年了,能活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

說這句話的,是位住院醫師。

病人是位九十幾歲的阿公,在近八十歲時身體還不錯,切除胃癌後家屬一直細心照料,經過了十幾年,也都安安穩穩的過著簡單的小日子,家屬們圍繞著,十分疼愛這位長輩。

但畢竟是年歲已大,這次的小感冒讓阿公直接肺炎插管住進加護病房,之前胃切除後都一直十分消瘦,一個小感染,身體根本毫無招架,加護病房住了好久都拔不了管,接著又反覆院內感染,最後開了氣切,但仍離不開呼吸器。

這天是假日,阿公的狀況時好時壞,他的當科便趁家屬人多時想跟家屬聊聊是否要DNR的事,也許是之前阿公連癌症都能戰勝,家屬仍不太能接受只是個小感冒,怎麼會嚴重到要談不急救的事?就在家屬七嘴八舌的跳針說阿公過往有多輝煌之時,住院醫師以一句在科學上很合理,但在人性上很無理的:「胃癌十幾年了,能活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做為斷開句。

說時遲那時快,CC學姐直接往旁邊一步把自己塞在住院醫師與家屬前面,我在後頭把住院醫師往後拉,低聲的跟他說:「你先在旁邊休息一下。」讓CC學姐去發功讓家屬進行身心靈修補。

3.「你們都不讓練習,我們怎麼學會打針?」

是的,這是護生與N0最喜歡也最認同的話了,但說真的,你會不會技術干家屬及病人屁事?人家是來治病的。

好了,不要扁嘴!

每個人的技術都是練習來的沒錯,學校就是沒教插管、打針、抽血沒錯,但真的不要以為病人就是天經地義要讓護理師練習的,對於願意讓自己練習的病人及家屬,請保持感謝,而不是理所當然

某個學妹履履打不上針,又遇到很介意的家屬一大群圍著看自己打針,試了2次後家屬酸言酸語,常聽的「我們是白老鼠喔!?」、「拿我練習不要拿我爸練習啦!」、「學校沒教怎麼畢業的?」、「找學姐來啦!」一句都沒少。

學妹也許是面子掛不住,暴氣丟了這句話就走回護理站,一臉委屈的跟leder我抱怨了一番,原本以為只是去幫忙打個針,沒想到走進病房,整群家屬已經在門口集結要到護理站找護理長理論「什麼態度啊?」、「我們有欠你們醫院嗎?」、「我爸都生病了!還要被練習?」

這下好了,該打的針沒打上、該抽的血沒有抽、想幫忙打針的我也覺得很尷尬,連帶拖阿長下水,就為了一句狠話的爽快。

是,不是病人都有意務要讓我們練習,遇到願意的請保持感謝,遇到不願意的,不需要狠給誰看,解決方法有很多種,選蠢的那個,解決不了還惹了一身麻煩。

4.「我超喜歡你的,可以幫我簽名嗎?」

這個超經典的。

是某位藝人因病住院,一位小影迷學妹翻到病歷發現是偶像,蹦蹦跳的拿了紙筆手比愛心的想要跟巨星簽名,當她害羞的向偶像表達自己的心意,希望可以拿到簽名時,對方說:「我就右手中風,怎麼簽?」

藝人也是人,也會生病不舒服,請拿出專業給人家一點基本尊重。

5.「你們可以哭小聲一點嗎?」

場景是病房裡,一位剛剛宣往生的病人,在等待往生室來接手之前,會把病人整理好後,讓家屬圍在病床旁邊說說話,若是基督徒的話可能會唱唱詩歌、佛道教會放經文,透過一些儀式,讓家屬慢慢接受事實。

有時候事情來得太突然,家屬可能趕來時病人CPR結束,換好衣服在等待去往生室,這對趕來的家屬而言,屬於「見不到最後一面」,有時情緒上會難以接受,但因健保病房的關係,常常是三人、五人一間,家屬若是情緒過於激動,左右兩床的病人及家屬也會受影響,有時會來護理站請我們過去處理。

然後,小燕學姐就猛然站起身快步走去病房,把床簾拉開,大聲的對著情緒失控的說了一句:「你們可以哭小聲一點嗎?」然後轉身回護理站,跟隔壁床家屬說她講了,繼續完成她辦理expired的文書作業。

其實啊,我覺得每個人都是從白目學弟妹們成長的,只是有些人長了年紀但從未長腦,白目還以為自己個性率真;還有一些人,從未長出人性。我們都在生命這條路如履薄冰、緩緩而行,正因為站在人性的低點與生死的交點,護理這份工作才能更有意義,而護理的深度,正是展現在這些輕巧不著邊際又意義非凡的時刻。

正如豪哥所期盼的「希望我們能更有智慧處理衝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