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訕

那天閒著沒事從台北坐交通車回醫院
擁擠的車站 喧囂的人潮
好不容易排到位置擠上車
放下手上重物想要喘口氣
耳朵卻忍不住一直豎起往右邊靠去
小心的偷聽起旁邊的女生說話

“妳知道嗎!就是我說我那段很瘋的病人啊!
他今天就有點叫不太起來
整個人怪怪的
就是有腎衰竭的樣子
昨天我小夜班看他整個叫不起來
想要讓他快點去洗腎
然後我就打電話給洗腎室
洗腎室小姐叫我打給他們總醫師
結果我打去了 那個總醫師竟然問我是醫生還是護士
我就說我是護士
他還兇我 說是要請醫生打給他
我學姐也說為什麼不能打!
但是我看病人不對啊!
我又趕快打電話給夜間值班的總醫師
沒想到總醫師說這打給住院醫師就好
不用打給他
就這樣一個推一個 跟踢皮球一樣
我只好打給值班住院醫師啊
然後妳知道嗎!我掛掉電話時
學姐問我洗腎室的總醫師說什麼
我說他問我是醫生還護士啊!
沒想到超糗的
後面就傳來一句 “就是我問的"
那個洗腎的總醫師竟然已經出現在我背後!!
對啊!!真的很尷尬說
還好我還很鎮靜
趕快拿病歷給他 跟他說這病人怎樣怎樣
嚇死我了!!!

結果啊!他們看一看抽了一些血
又說不用急洗腎
口孔~~~病人都已經叫不醒了
還不快點去洗
你知道嗎!今天我遇到學姐
那病人抽痙 已經被插上氣管
急救後被送到加護病房去了
叫他們洗腎都不洗 弄成這樣!
而且很衰ㄟ 大家都還要罵我
喂…喂..我聽不到…收訊不好..喂….!!!
聽不到….我到了再打給妳..喂….!!"

坐在旁邊的我已經笑翻了
而且我還猜得出來那位洗腎室的總醫師是那位
醫院就這麼一點大
內科部裡的醫師大概也都合作過
我完全可以想像他的臉有多臭

大家先別把錯都怪在什麼沒醫德或是踢人球上面
聽她的用字就知道這是個來不到一兩個月的菜菜鳥
搞不清楚醫院流程和病人狀況 但滿懷熱忱 想要拯救病人
天真可愛的永遠摸不著頭緒 也無法理解為什麼總是被罵

每一科夜間都有值班醫師
從下到上是實習醫師->住院醫師 ->總醫師 ->主治醫師
實習醫師大約負責人半到一個病房(25-50人)
住院醫師則是一到一個半(50-75人)
總醫師是三個病房東(200人)加夜間的急會診
主治醫師則是要扛起全部責任
也就是當有人不爽要告醫生 主治醫師要負責上法院
而外科有外科的值班醫師
腸胃科有腸胃科的 大家各司其職 各就各位

往往一個能力夠強的住院醫師就足夠掌握病房的狀況
而意識昏迷也只是每天都在發生的事
找出原因給藥處理一下 大不了插個管送到加護病房
一小時內就可以解決
正常的流程是狀況發生聯絡住院醫師
搞不定病人狀況時他會打給總醫師
或是通知他科的緊急會診
層層分工會比較有效率 處理事情能更快速

學妹越過了住院醫師直接call他科的總醫師
並不尊重當天的住院醫師及總醫師
好在那位腎臟科醫師是一位對病人、醫護人員都相當好的醫師
所以雖然這位學妹亂call 他還是馬上到病房看病人
也順便教育一下學妹遊戲規則

但我覺得我才是這整件事中最無聊的人
就在我憋很久的笑後
我忍不住和轉頭趁著她收訊不良的空檔 向她自我介紹
在她的驚慌失措之中強調著我不是壞人
也沒有要對她怎樣
只是想要解釋她為什麼會被罵
也告訴她為病人著想是非常好的
要她一直保持這樣為病人著想的心

在學妹仍是忿忿不平的為病人抱怨沒有人要排他洗腎時
我順口問了一下病人的抽血結果
是的 這病人的腎臟功能是挺爛cr 7.0
但尿量還有2000cc/天
孩子 他真的不需要洗腎
“但是他昨天開始沒尿了 只有50CC~
而且也叫不醒了!!我用力捏他 他只有抖一下!"
她嘟著嘴覺得事情不是這樣
她要為病人奮鬥到底
孩子 那個叫做E2V1M4 以後請用術語報病況
接著妳說他的PH7.42 K5.2
孩子 那真的不到要立刻拖去洗腎的地步
我接著再問
整天的輸入/輸出呢? 腦神經學撿查呢?
肝功能呢?以前的腎功能呢?電解質呢?
孩子 疾病不是只有腎衰竭那麼單純而已
學妹睜著大眼睛有點聽不懂我在講什麼
緩緩的點點頭 眼神有點茫然
我開始心想
我會不會嚇到這個只是想和同學抱怨自己很衰的學妹
怎麼有這麼無聊的人專程講這些有的沒有的
意識到自己的無聊後
我鼓勵學妹為病人奮鬥的精神
也讚美她很想把事情做好的認真
轉換話題聊一些病房煩悶的瑣事
像是評鑑啊~家屬拿棉被啊等等做不完的雜項
學妹很用力的點點頭
瞪大了眼睛像是我一直都在監視她一樣
真是個單純沒心機的孩子
感覺會被金光黨騙走

護理並不是一門好走的學科
他不像業務拿到一百萬的大案子
或是學生考上研究所那樣明確
再加上升遷管道狹窄
做了25年都一樣工作
說好聽是安穩順利
說難聽則是不長進
每天壓力大的工作環境
大小夜班的輪調
你說說看 為什麼我們要當護士?
但說來矛盾
是來自家屬的一句謝謝
或是阿長的口頭嘉勉
就可以撫慰一整天的辛勞付出
護理是一份很簡單執著的工作
信念只有一個-保護病人
盡所能的保護病人
不用汲汲營營爭奪主管位置(因為很少)
也不需要拼命攔客人拼積效
偶爾學姐妹之間聊聊八卦 互相鬥嘴
一會還是合作急救病人
這樣的工作 其實也挺不賴的
可惜高壓的環境留不住人
像學妹這樣天真的孩子
往往會被淘汰在洪流中
所以我很誠懇的要她仔細想想護理對她的意義
別輕易的放棄這個行業

最後我們下了車
在寒冷的湖邊小聊了一下
揮揮手 要學妹加油 向她說再見
也結束我第一次的搭訕

只可惜

沒要到電話

搭訕”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