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妹的心理落差

有個只念了兩年護理二技的學妹來到了我們單位。她之於臨床有如看到一歲嬰兒開焊馬車般的突兀,帶她的學姐怨聲載道:「妳知道什麼是 IV嗎?」、「妳有看過Chest tube嗎?」、「妳拿的是點滴的D5W,我是要抽藥的N/S」、「Gas是什麼?難道是瓦斯嗎?」、「Digital妳解釋給我聽是什麼?」、「護理紀錄是這樣寫的嗎?」、「Vital Sign 畫錯顏色了!」

臨床很忙,忙到連一分鐘都不能等。加護病房的複雜與忙碌,連我在病房待了兩年都覺得困難重重,更何況是個剛畢業,只有實習過三個單位的新人學妹,每天只能把大家在實習學到的知識搞懂,企圖理解臨床是怎麼一回事。

「帶妳很累!」脾氣一向很好的小齊學姐大爆發!「妳連消毒都不會!」面對帶新人及照顧病人的壓力,小齊學姐三番兩次要阿長放生,「什麼加護病房比病房有更多時間教學妹!她太誇張了!!」小齊學姐覺得自己很像帶基護的實習老師,但卻又要實際照顧病人,這是怎麼一回事?「病人的命不重要了嗎?」學姐在護理站大吼。

學妹拿著棉枝咬著嘴唇,現場氣氛很僵。「妳!過來教她On IV!」被盛怒的學姐翻牌子的我,乖巧的立馬衝到學妹床旁,先恭請學姐回會議室喝口水,再轉身請學妹看一下隔壁床已打好的點滴長什麼樣。「妳比對一下自己少備了什麼東西,我們再重新開始。」

帶著學妹眼眶紅紅的重新把op site貼上貼紙、紙膠撕好、把IC 針順好、要接上的點滴接好掛在旁邊。解釋三消的順序與原理,模擬了幾次打針的順序。我帶著她,一起找病人的血管,教她如何繃緊病人的皮膚,告訴她,下針進到血管時要挑一下,看到回血時想像是要把針插進平行的血管,而非魯莽的直接穿破血管,針頭進去大概0.5cm沒有破,用食指把軟針順順的推進去血管。要拔硬針接點滴時,記得止血是要壓在妳推進去的軟針的針頭處,不是壓在入針處喔!

「恭喜妳!學妹!妳第一次on IV就成功了!」學妹打上點滴興奮的尖叫起來!!「別動!!!」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先把妳手上的硬針丟到針頭回收筒!!學妹打上點滴的成就感讓她瞬間忘記剛剛被學姐電的不愉快。在收東西時,她小聲的告訴我:「妳真好!跟機車的小齊學姐完全不一樣!」喔!不是這樣的,親愛的學妹,以帶小孩來說,她是妳的媽媽,我只是妳的阿姨,她才是要為妳負責的人,所以她必需要對妳嚴格,等妳當了學姐,妳就會知道了。

學妹沒作聲,我心想,她一定是覺得學姐們都是一丘之貉,向妳示好妳還擺譜。我看著原本跳跳跳像是到天堂的學妹,頓時回到了人間,然後她繼續向小齊學姐報告照護進度,又掉到地獄,短短十分鐘,學妹臉上的表情可說是千變萬化。

學妹的心理落差” 有 1 則迴響

  1. 吳用

    傲慢是護理界最大詬病,我只看到臨床與教育體系在深刻的鬼打牆,卻要下一代負起責任,怎麼會進步呢?!MD,就還不是為了混一口飯吃,有需要講得這麼高尚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