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層的護理價值,是從混沌中開出的一朵小花

前面寫了加護病房護理的深及專〈展現護理能力與專業,存乎一心〉,今天要來聊聊一般病房的廣及雜。說穿了,能在加護病房為了一點小血漬,就更換掉整套床單,而非像病房那樣是用雙氧水局部清洗,最大的差別就是「護病比」。

在ICU裡,1:3已經是上限,大部份的情況都是1:2,一樣是五個人上班,需要什麼大叫一聲,外面就會有人支援,四手聯彈非常常見,但是在病房裡,地大人稀,就算在病房裡叫破喉嚨,破喉嚨也不會來救你(好老的梗),再加上來來去去一大群的家屬更是稀鬆平常,而這樣的環境,才能創造更深一層的護理價值。

「地者、遠近、險易、廣狹、死生也。」-孫子兵法

在雜亂中建立脈絡,是護理的延伸

說到「混亂」,一般人可能很難理解病房到底有多雜亂。以白班來說,手上有10~13床病人,意味著至少要量10床的血壓up,增加的部份除了病情不穩定要多量幾次以外,還包括來拜訪的家屬A跟朋友B跟長輩C「順便」的要求。發藥、換藥起跳都是10以上,還有至少三五次的量血糖,以及主治醫師查房、檢查室call溶血、藥單到期、治療到期、管路到期各式各樣雜事,別說吃飯了,忙起來有時連尿尿都忘了。

偏偏,在我當時覺得希望「醫院被炸毀好了」的崩潰累情況之下,小芳學姐像在跳華爾滋,左一轉圈右一個轉圈,華麗的完成所有工作。在我回來拿缺的D5W時,學姐還在護理站大交班,我心中暗暗竊喜:「今天我應該比妳快吧!」沒想到,當我志得意滿回到護理站時,她已經發好藥、換好藥、退好藥,在檢查學妹們的order有沒有重要的要先處理。

我滿臉油光狼狽的問她,「為什麼妳已經回來了!」她只淡淡的說了一句「帶腦來上班就可以了。」徹底了讓我感受了一次什麼是「身心靈皆創」的人生經驗。

隔了很久以後,我終於理解為何學姐當時看我就像隻無頭蒼蠅一樣的四處亂竄(我把我的血淚經驗寫成了這篇〈給剛當白衣天使的你〉希望能夠幫助新進找到上班的腦),其實原理很簡單,就是我們在基護課上過的「鋪床技術」,老師耳提面命的告訴我們「不要繞床」,前提就是建立在混亂的情境中,靜下心來,了解自己的目標與方向,一次準備好,然後一次完成,是最省事、省時、省力的作法

能夠在同時有十件事情要處理的情況下,權衡輕重緩急、拿捏分吋、分配時間、用力得當,槓桿出最小力氣而最大功效,說到底,只是再基礎不過的護理延伸。

全人至全族的照護,是護理的極致

另一個病房的特點,是「人很多」,是的,標配病人跟一位家屬,還有數不清的三叔公、八姨婆、五大娘或是小曾孫,而在這些圍繞的家屬當中找出攻破點,趁早為病人找到人生的最佳解,則是護理的極致。

臨床工作人員都知道,要家屬照顧病人其實不難,難的是要家屬願意放手

如果這世界上有天使,那應該就是小華學姐的這個模樣。她動作總是輕柔,笑起來眼睛彎成兩道彎月,不需要言語,她的存在就是光明與信心。

經過病房時,我看著她表情嚴肅的在病房裡,與黑壓壓一大群家屬談著,在圍繞的家屬之間,隱約看到個頭嬌小的她,穿的粉紅色護理師外套,若隱若現。

那是一床很年輕的肺癌病人,才三十幾歲,兩年多前雙喜臨門,現在小朋友長得圓滾滾的非常討喜,一家和樂,幸福的像是一部汽車廣告。但就在前幾個月,開始時不時的咳嗽,本以為是感冒不在意,但過了一個月也沒好轉,身體越來越不舒服,到大醫院就診時,已經是廣泛性小細胞肺癌,心包膜積液、胸腔積液,讓他越來越喘,越來越喘。

小細胞肺癌生長速度較快,在肺癌種類裡也較惡性,若是早期發現,在腫瘤小尚未侵犯到淋巴結之前,還有機會手術切除,但因為小細胞肺癌惡性度高,容易轉移,即便治療,常一年內就產生抗藥性而復發 ,能活超過 5 年的患者不到 5%,更不用說,在骨掃描檢查裡已經發現他脊椎那閃亮的轉移證據。

「你無法延長生命的長度,卻可以把握它的寬度」-托馬斯布朗

生命有始,必然有終。

在內科病房裡,多的是為家屬「捨不得」或是「孝心」而被困在軀體裡的靈魂,他們因為意識不清無法表達自我意見,只能任憑旁人替他作決定。一次又一次的CRP、插管,只為了家屬能多看他一眼、多感受一天體溫。

即便眼前看著的乾涸的身體,已經不是記憶中眼神明亮的親人、即便主治醫師明確的告訴家屬,已經來到疾病不可逆的階段,但想到要簽下那張DNR(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手就抖到連筆都拿不起來,只能把同意書折了又折,丟在床旁櫃的最深處,心裡小小聲音喊著:「插了管,至少可撐一年吧!應該有奇蹟吧!」勇敢承擔讓病人好走的家屬,少之又少。

這天,主治醫師查了房,再度向家屬提議了安寧是對病人最好的解法,早已哭不出聲的妻子,緊抱著他們共同創造出的小小孩兒,另一手握住躺在床上先生略為冰冷的手,像是仰賴著他們的體溫,才能支持著自己不至於倒下。

「我該簽嗎?」

妻子仰著蒼白的臉,在主治醫師離開轉往下一床後,她悄聲的問了小華學姐,所有家屬聞聲一同轉向小華學姐,閉著氣,渴望得到指引。

學姐沒有直接給她答案,她輕輕的把手放在妻子的肩上,望著她已然空洞的眼神,「妳是最懂他的人,妳知道他想要什麼的。」再也忍不住的妻子,放聲哭了出來,像是把這一陣子的壓抑,一次傾洩。

她轉身拿出抽屜中的同意書,簽了。

護理,是醫療與人性的黏著劑

明快正確的建立醫療脈絡也好、讓病人順利的得到醫療照護也好,協助面對至親將離開無法接受的家屬也好,護理的存在,是醫療與人性的黏著劑。正因為護理的柔軟與黏性,讓醫療不是冰冷的程序與流程,也不是面對不可逆的死亡便無情的轉身離開。

護理師是個引導者,我們無法改變生命的必然,但能夠指引著人們往更好的地方前進,體認生命,並陪同跨越生、老、病、死的人生必經過程。

而護理的價值,本就不只侷限於用在「病人」身上的技術,在雜亂臨床中建立流暢的脈絡,只是護理基礎的延伸,而能夠推及全人至全族的照護,更是護理的極致,正如同能夠在乾涸土地裡,毅然綻放的小花。

我護理人,我驕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