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劇

年輕女性 30歲
診斷是癲癇突然發作意識喪失插管
上來後人是清醒的 沒有再抽慉的情形
原本在打的安眠藥物也很快就停掉
嘴裡插著的氣管內管也隨即拔掉
是什麼問題呢?
病人住院前一個月就有感冒 發燒
那會不會是中樞性的腦膜炎導致腦波不正常放電?
於是我們抽了脊髓液 初步排除細菌感染
但是會不會是不知名的病毒感染?
於是我們戴起口罩 穿上隔離衣
採取完整的隔離措施
做腦波檢查 小心謹慎的避免疫情擴大
幸好一直再也沒有亂抽痙
耐心的等待脊髓液的培養報告

夜間會客時他先生拿了晚餐陪她一起吃
突如其來的全身蝦米狀的抖動嚇到了所有人
照顧她的是一個剛來一個月的學妹
一起嚇得驚徨失措大聲叫學姐幫忙
30分鐘內裡發作四次 每次都小於十秒
血氧沒有掉 意識都很清醒
學姐來了 看一看 喬一喬
心裡已經有個底
簡單交代幾句 就留下錯愕的學妹

隔天會客時家屬急急忙忙的跑向主治醫師
那時主治醫師正拿著別人送他的耶路撒冷十字架向我們炫耀
衝到病床旁時叫喚沒有反應
搖搖她也都軟趴趴的
量了生命徵像都穩定 瞳孔也等大 對光有反應
請家屬出去後
接著我做了一件事讓她立刻醒來-捏乳頭
是的 那非常痛 而且我捏的很大力
醒過來的她讓我們更確定了心裡的底
之前叫不醒不是她昏迷
而是她不夠痛
過沒多久又有一連串的抖動和不理人
很抱歉 我再次捏的很大力
捏到她突然醒來瞪大眼睛看著我
像是殺父之仇不共載天一般
我們決定會診精神科和神經科
還有五樓的佛堂與七樓的神父
沒錯
她的抽痙是假的

怎麼說呢?
癲癇是一種腦部的不正常放電
會讓全身的肌肉收縮
而當肌肉收縮時會產生一種特殊的姿勢
正常人要用意識做成那樣很不容易
還會伴隨著一些典型的生理特徵
有興趣的各位請找護士朋友表演一下

可是她是蝦米狀的
像是水母一樣抖抖抖
關節的彎屈需要一側的肌肉收縮
另一側肌肉放鬆 才能關節活動
還能這樣抖抖抖
這不符合腦部異常導致的全身肌肉收縮
再來
每次的發作都在家屬噓寒問暖後
沒有會客的時間裡
從來沒有發生
接著
只要請家屬離開
情形會立刻好轉
再加上她每次發作後都好像沒事一樣
對於自己有意識改變竟一點都不感到害怕驚恐
如果你突然昏倒
自己不覺得很恐怖嗎??
這太離奇

剛好是會客時間 家屬來到病房裡
恰巧神經科醫師來了
東摸摸 西問問 那裡緊?那裡痛?
約莫看了十分鐘後突然她又再度的抖動起來
神經科醫師在旁不作聲的看著她抖
抖完後醫師立刻收起她的工具
只交待了一句
”她可以轉普通病房了
所有的抗癲癇用藥都可以停掉
請會診精神科”

後來我們才知道
現年三十歲的她
過著很辛苦的人生
從小家庭父母離異
父親曾經對她性侵
早早離開家的她和另一人共組家庭
對方是傳統的三代同堂
和公婆一起住的她每天要煮三餐
生了三個小朋友
最小的是兩歲的妹妹
因為先天的心臟病
腦部有些缺氧變成了遲緩兒
每天她都要陪她去復健運動
而她先生固定上夜班
沒有娘家的支持 也沒有什麼朋友
生活重心繞著家庭轉
而先生也都因作息時間不同無法陪她說話

精神科醫師診斷是轉化症
是一種精神壓力過大導致身理反應的精神症狀
她是生病了
但不是身體的病痛
她生的心裡的病
這些我們不能幫助她
還是讓她轉出了加護病房
請精神科醫師追蹤她

只是和學姐討論著
也許某天我們會在社會版看見她
可能是自殺 可能是殺了全家
因為一個精神病病人 通常都是生病家庭裡的犧牲品
她沒有能力和家人溝通
而若是她的家人知道她生病並不是想像中那樣
又會以怎樣的眼光去看待她
真的會捫心自問是不是給她過多壓力
還是會不屑的覺得她只是在裝病?
我感覺遺憾
因為 我幾乎可以看見
在眼前上演的那一場悲劇

悲劇”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