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價值

有一種熱情叫做堅持
有一種選擇叫做覺醒
有一門功課叫做自己

回頭 終於明白 勇敢是帶著恐懼向前走

愛 可以穿透孤獨與分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是謝錦老師的紀錄片,十分鐘預告版

護理教育的這些年來,應該說,在台灣求學到出了社會的這些年來,有沒有人問過我,我到底在幹嘛?念書是為了什麼?考試是為了什麼?修這課是為了什麼?做這件事是為了什麼?我認真的想了又想,想了再想,好像…..沒有。

影片中的小朋友們,從一開始低頭不語,能躲則躲,到後面可以一連串的表達自己的想法,我想老師應該花了很多時間在做引導的工作,讓學生能勇敢面對自己和表達自我的想法,認真去思考「我」的定位。

我們都在傳統的道德教育下長大。我們不喜歡聽下位的人說話,我們覺得那個不成熟、太幼稚、不該去思考自己的位置在那裡,反正就是聽話、讀書、不要標新立異、不要想太多….;我們也不喜歡去想自己在幹嘛,反正前人走過的路一定就是康莊大道,跟著走就好了!這樣的想法用在護理界,好像也是這樣。

學妹犯錯一定是因為她學理不足、能力不夠、反應太慢;學妹被罵也會覺得自己學理不足、能力不夠、反應太慢。於是乎,學妹們停止思考,只努力讓自己COPY成學姐一代、學姐二代,讓護理界的「傳統」能如長江一樣綿延流長。

好久以前,有個學姐接了小妙學妹的班,發現她照顧的腎衰竭病人櫃子裡的灌裝奶五花八門,有肺衰竭、低脂、低蛋白、糖尿病等等五顏六色的不同種類,看起來十分熱鬧。學姐把小妙叫過來問,為什麼腎衰竭病人的櫃子裡有這麼多奇奇怪怪的配方奶?小妙是個很天真的小菜鳥,想法單純直接,她說:「這樣病人才不會喝膩啊!」小妙的想法是,我們吃飯也是雞腿、排骨、麵啊、飯啊,換來換去,病人每天都喝一樣的,口味應該也要變化一下啊!

學姐臉色一青,把小妙對於管灌飲食的學理電了一遍,包括各種不同種類內容物、功能與熱量,接著電她病人的病理機轉,問她為什麼病人要限定腎衰竭飲食?小妙學妹答得支支唔唔,最後學姐再叫她好好看清楚,這幾種奶的調味都是同一種,都是香草口味的,所以就算學妹換來換去,無論這病人是不是植物人,他都是只能喝同一種口味。小妙學妹在常常出這種包的情況下,變得沉默了,她覺得自己不適合護理,常常犯錯,而且都太跳Tone。她一年後離開了臨床,到其他地方發展了。

多年後,我有個可愛的學姐因為感冒,病毒感染到腦部,被插了管送進加護病房。她有點嚴重,神經學的症狀全部都有,E1VEM1慢慢恢復到E2V2M2,再到清醒但是眼睛沒有辦法對焦、吞嚥困難等等,長達三個月的時間她都需要臥床,插著鼻胃管。連被灌了三個月的配方奶,她說-很噁心!對喔!這樣真的很噁心,沒有任何其他味蕾的刺激,每天六餐、一連90天,連反胃都是也都是香草口味,那真的感覺很可怕。

在長期壓模式的教育下,我們會告訴病人、教導學妹,這樣才是對的,才是符合醫療的。但是我們還有站在病人的立場去思考,有站在專業的促進者的角度去思考嗎?剛當護士的小妙有想到,可是她的小火苗被我們一腳踩滅,變成一模一樣的薑餅護理人。當然腎衰竭的病人還是該喝低鉀、限水管灌奶,但也許我們可以順著這個想法,給病人其他味蕾刺激,用棉枝沾沾有鹹味、酸味的湯或飲料,一方面刺激病人的食慾,加速腸蠕動及胃排空,另一方面也安撫病人沒有辦法進食的痛苦,可是我們都沒有想到,或是說,我們根本沒有去想。

後來,我到了加護病房去,做好心理準備去學著如何當個加護病房版的薑餅人。某天,一轉頭看到一個插管的奶奶手一直往嘴巴靠(加護病房也是有清醒可以動的,只是不能自呼要用呼吸器而已),我很緊張,害怕奶奶一把拔掉她嘴裡的氣管內管,突然又看到奶奶又把手放下,過一會又把手靠近。我走過去一看,發現奶奶手上有個小小黃黃的條狀物-魷魚絲。原來是學姐給了她一條魷魚絲,讓她感受一下過年吃零食的氣氛。

我看著奶奶嘴裡插著管但笑得好像四歲的小朋友,因為含著那條小小的魷魚絲讓她心情好、胃口好、口水也變多了。學姐在旁叫我不用擔心,奶奶只是在「含」零食而已,不會拔管也不會咬管,奶奶笑著對我拼命點頭,舉起那前端已經沾滿口水的魷魚絲對我招招手。喔!原來護理是這樣,站在我們與病人的生命現場,是用簡單、有人性的做法,讓痛苦不堪的疾病過程變得柔和;原來護士是這樣,是用聰明、溫暖的雙手,讓病痛人們也能有陽光普照的時光。

謝錦老師的紀錄片,讓我想起這些小故事。在經過這些年之後,我才慢慢會思考原來人生是這樣,要經過一連串的衝擊還有反省讓自己能夠找出自己的價值。人生的價值是這樣,護理的價值也是這樣。謝錦老師的學生很幸運,有個老師願意激發學生長滿蜘蛛網腦袋好好去思考、去感覺,就算他用的方法很另類,就像那位學生說的「也許不是全部,但最少一半以上的同學,不想要修這堂課!」(有多少老師聽到這句話還可以繼續教的呢?)

但換個角度想,人生不就是這樣,那麼多震撼我們不想要經歷、這麼多痛苦我們不想要承擔、這麼多責任我們不想要肩負。我們可以選擇逃避針鋒相對,也可以選擇面對侃侃而談。在無法缺席的人生的必修課裡,評分的方式不是ABCDE,也不再是12345,說到底,不過就是這段短短數十載的歲月中,自我的價值罷了。

自我的價值” 有 2 則迴響

  1. 匿名

    就我自己而言幾年的教育下來真的思考變得很僵化,只懂得接受訊息 思考的能力早已不知跑哪去了 看完這篇我想把他找回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